-

她手中的符筆在空間中不停的繪製著,繪完一道符文便打在那需要修補之處,“乾位!”

隨著她話音落下,納蘭淩羽身形一閃,整個人如疾風般掠出,避過空間中那些襲捲而來的空間亂流,手掌拍出,一塊靈石按在了乾位處。

“離位!”

“坤位!”

“坎位!”

“震位!”

顧雲初的動作越來越快,納蘭淩羽亦是能準確無誤的將靈石安放進去。

“九地!”

“太陰!”

“朱雀!”

“玄武!”

漫天金光飛舞,顧雲初一身衣裙被狂風吹起,墨發狂舞,但她纖細修長的身影卻宛如一根青竹筆挺堅韌,她墨色的瞳仁中更是蘊上了萬千星火,堅定而璀璨。

隨著一道道符文在她手中的符筆下生成,隨著一顆顆靈石安放進去,空氣中的亂流漸漸小了不少。

“隻差最後一步了!”顧雲初雙眼中漫上了一抹欣喜與激動。

為了這一天,她已經等了三年多了。

如今終於快要修補完臨仙橋,前往仙聖大陸,尋找爹孃!

她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激動,道“淩羽,放補靈晶!”

納蘭淩羽身形一動,手中的補靈晶拍入了陣眼之中。

“轟隆隆……”

整個臨仙橋劇烈震動了起來,漸漸的,四周的霧氣好似散了開一般,一座完整的仙玉橋呈現在眼前,直通向對麵的雲霧之中。

“淩羽,我們成功了!”顧雲初大喜,激動之下,她伸手抓住了納蘭淩羽的手。

納蘭淩羽唇間漫開了一抹笑意,“雲兒,你真厲害。”

“我們走。”顧雲初衝他展顏一笑,拉住他的手,正要離去,突然空氣一陣波動,一道凜冽的劍芒狠狠劈了過來。

顧雲初臉色一冷,她連忙鬆開了納蘭淩羽的手,迅速往旁邊一側。

納蘭淩羽亦是如此,他迅速往另一側避了一下,那凜冽的劍氣瞬間從他們二人的中間狠狠劈過,掀起一陣猛烈的罡風,震得顧雲初體內氣血震盪,有一種窒息感。

“孃親,我們不是他的對手。”

雲笙、雲澤二人從後方跑了過來,兩小隻臉色蒼白,嘴角掛著一絲血跡,雙眸惡狠狠的看著眼前的風厲行。

顧雲初眸光一冷,“你竟然還敢出現!”

風厲行嘴角彎起一抹冷嘲與不屑,“我為何不敢出現?你們二人的實力也就如此,若不是你們有冰棱那個叛徒在,你們怎麼可能是我的對手?不過,冰棱那個叛徒並冇在場。”

納蘭淩羽周身氣勢冷冽如霜;“就算冇有冰棱,我可以輕鬆完虐你。”

風厲行冷笑一聲,“我今天可不是來跟你們打架的,我來是感謝你們的,為此,我還特意帶來了一份大禮。”

顧雲初神情立刻變得警戒起來。

隻見風厲行整個人突地自原地消失,當他再次出現的時候,已到了顧雲初的近前,他手中長劍朝顧雲初胸口筆直刺來。

雪亮的劍身在空氣中閃動著懾人的寒芒,帶著千鈞之力。

顧雲初雖然早有準備,但是實力的差距亦讓她在第一次時間無法做躲避。

就在那劍即將刺在她身上時,納蘭淩羽手中一掌劈落了風厲長刺來的劍芒,同時另一手狠狠的拍在了風厲行的身上。

隻見風厲行的身影瞬間化作了菸灰消散在空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