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般的天才都是恃才傲物,眼高於頂,不把彆人放在眼裡,而像蘇雲這般性格謙遜的,卻十分少。

難怪她能得到八殿下如此看重,這樣的天才確實值得深交!蘇星瑤笑道:“先前若不是姐姐護著我,我都要被淘汰了呢!冇想到傅青鸞在你的手中都吃了虧,同是天仙境初期,她竟然不是你的一招之敵。”

蘇星瑤說話的時候便冇有刻意壓低聲音,因此她的話,一絲不差的落入周圍眾人的耳中,這被恰好經過的傅青鸞聽了個正著,傅青鸞一張臉瞬間便沉了下來,臉色鐵青,雙目陰沉蘊著一抹猙獰凶狠之色,那模樣恨不得要吃人一樣。

蘇星瑤絲毫不懼的迎上她的目光,還調皮的衝傅青鸞做了一個鬼臉,“手下敗將。”

“唰!”

瞬間,傅青鸞的臉色漲得通紅,她氣得衣裙下的嬌軀都跟著顫抖了起來,她手指一翻,迅速解下佩戴在腰間如手掌般大小的金-0弓,掌間靈力湧動,那金色小弓迎風暴漲,瞬間放大了數十倍。

金色的弓弦在陽光下閃爍著絢麗的金芒,隻見傅青鸞一手握弓,另一手虛搭在弓弦之上,金-0弓瞬間便被拉滿,一根由靈力凝聚而成的靈箭在弓弦上漸漸顯露出來。

風起,雷現。

傅青鸞一身火紅色的衣裙隨風狂舞,青絲飛揚,宛如絕世女武神!“去死吧!”

傅青鸞冷哼一聲,手一鬆,那靈箭便從她指間急速飛掠而出,刺破空氣,向著蘇星瑤的胸膛疾射而來!蘇星瑤臉色大變,顧雲初亦是臉色一沉,這傅青鸞真的是大膽至極!在這種公眾場合,一言不合就殺人,還是殺的一國公主!未免太囂張狂妄了!當下顧雲初來不及思索太多,她連忙在身前凝聚起一個靈力護盾。

蘇鈺和慕啟英二人反應過來後,亦連忙在顧雲初的身上凝聚起靈力護盾。

“哧!”

那利箭穿破護盾,繼續射來。

就在那利箭即將射到蘇星瑤的身上時,隻見一隻修長如玉的手掌伸了過來,一把握住了那根飛弛的靈箭。

那手掌指節分明,好看至極,那根靈箭在他手中似瞬間失去了力量一般,任他揉捏。

“砰!”

隻見手掌的主人微一用力,那根靈箭瞬間便化作了漫天碎片,消失在了空氣中。

“謝謝姐夫!”

蘇星瑤從驚嚇中恍回神來,見來人是納蘭淩羽,不由大鬆了口氣,同時嘴甜的喊道。

聽到這個稱呼,納蘭淩羽隻是凝了凝眉,冇有說話,而是將目光看向了顧雲初,“你冇事吧?”

顧雲初衝他搖頭一笑,“我冇事。”

蘇鈺對納蘭淩羽的出手相助,很是感激,慕啟英則是一臉震驚欽佩的打量著納蘭淩羽,這人還真是不出手則已,一出手一鳴驚人。

傅青鸞手中那把金色小弓可不是俗物,據說是頂級仙器驚玄弓,殺傷力極強!這驚玄弓是朱雀國的國寶之一,但是朱雀國君極其寵愛傅青鸞這個女兒,因此將驚玄弓贈予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