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驚玄弓的全力一擊,可是相當於天仙境後期了!冇想到納蘭淩羽竟然可以一隻手就將其握住!這到底是什麼力量?

真是強到可怕!這對夫妻,看似平凡,卻神秘而強大!傅青鸞一擊不成,還想再次拉動驚玄弓。

蘇鈺臉色沉肅,抬頭看向高台處氣勢威嚴沉默不語冷眼旁觀的朱雀國君道:“比賽已經結束,貴國公主卻對我們大打出手,朱雀國君難道就這樣看著嗎?

這就是貴國的待客之道?

若真是如此,那我玄武國不參加這比賽也可,我定回去將此事如實稟報給我父皇!介時兩國交戰,還望朱雀國君向天下人解釋是何緣由!”

他聲音激昂,洪亮清晰,擲地有聲,如洪鐘一般清楚的傳入在場每一個人的耳中。

烈日下,他一身錦繡的青衫被狂風挽起,愈發襯得他氣勢不凡,如傲然立於山巔的青鬆一般,不折不彎。

青龍國、白虎國對傅青鸞如此無禮囂張的模樣,亦是十分不爽,於是紛紛幫腔。

他們幫腔不是隻幫玄武國,而是在幫他們自己,此次四國神會可以看出朱雀國的狼子野心,也可以看出朱雀國的強大實力,若是他們再不團結一下,隻怕會被朱雀國逐一吞冇。

朱雀國君臉色微沉,這才喝止了傅青鸞,“鸞兒,不得無禮!還不快速速退下!”

傅青鸞不甘不願的住了手,她目光陰沉的瞪了眼納蘭淩羽,心中卻是極惱怒,這個該死多事的男子是誰!竟然有如此強的實力!若不是他出手,蘇星瑤就算不死,也會重傷!害她白白錯失了一個重創蘇星瑤的機會,著實可恨!忽然,顧雲初感受到一股陰沉探究的目光落在自己和納蘭淩羽的身上,不用說也知道這道目光來自何處了,除了軒轅夢還有誰?

軒轅夢在錯身而過的時候,一雙如秋水般的眸光緊緊的盯著納蘭淩羽,她的眉頭越皺越深,眼底深處蘊上了一抹複雜的光芒,這人的氣息氣質為何像極了納蘭淩羽……青龍國太子萬俟乾坤見軒轅夢一直盯著一個陌生男子看,臉上快速的掠過一抹不悅之色,“夢兒,他雖然優秀,但是比起本太子,還差遠了。

那一箭,本太子同樣也可以徒手接住。”

軒轅夢迴過神來,見他一副吃醋的模樣,不由抿唇輕笑,她這一笑刹那間如繁花盛開,“乾坤,你誤會了,我不是欣賞他,而是覺得他的氣息有點像我的一個故人……可惜……”說到後麵,她幽幽淺歎一聲,眉宇間似染上了一抹幽鬱。

萬俟乾坤眸光一冷,“是那個曾經傷害過你的人?”

軒轅夢搖頭,“我隻是覺得他有點像。

他應該隕落了……”萬俟乾坤冷哼一聲,“這樣的畜生,隕落了也是他活該!你這麼好,他卻辜負了你,拋棄你,還與你悔婚,看來連老天都看不過去,收了他。”

“夢兒,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待你,絕不會像那個男人一樣辜負你!你這麼美,這麼優秀,值得天下最好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