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鈺麵色一片冷然,“萬俟太子,如今比賽已經結束,你卻貿然出手傷我玄武國的人,當真欺我玄武國無人嗎?”

萬俟乾坤臉色鐵青,“他犯規,是他該死!”

蘇鈺冷哼:“這是公平的比賽,連炎前輩都不曾說什麼,你憑什麼說啟英犯規?

啟英一則冇有偷襲,二則冇有使用暗器,此乃公平競爭,若要說也是你青龍國的聖女實力不濟,並非如傳言般那麼強大,纔會輸了比賽。”

眾圍觀者皆紛紛讚同點頭,比賽時說了不管用什麼方法,能取勝便是,何況慕啟英是光明正大的與軒轅夢戰鬥的,這萬俟乾坤實在是有點無禮取鬨了。

炎陽喝道:“萬俟太子,若是你再胡鬨,老夫隻得取消你青龍國的比賽資格了。”

萬俟乾坤雖然心中怒火翻湧,但是麵對炎陽還是畢恭畢敬的,不敢生出一絲不敬來。

無論是炎陽的實力還是炎陽的身份地位,都不是他青龍國可以匹及的。

炎氏一族的地位遠遠淩駕於四國之上,是以連父皇見到了炎陽前輩,都要恭敬七分,何況是他一個太子。

當即萬俟乾坤立刻伏小做低,一副謙恭和順的模樣,“晚輩知錯。”

炎陽點了點頭,一副孺子可教的神情,“比賽繼續。

青龍國僅剩一人萬俟太子,玄武國還剩四人,不知玄武國接下來派誰出場?”

炎陽的目光落向玄武國這邊,蘇璋立刻眼神一變,他本想上台,但一看到萬俟乾坤那氣勢冷厲殘酷無情的模樣,便眼珠子一轉,他看向了身旁的蘇鈺和顧雲初、蘇星瑤三人,“本太子定是要最後出場的,你們三個誰先上?”

萬俟乾坤陰沉著臉,目光陰惻惻的鎖定在蘇鈺的身上,朝台上走去,他朝蘇璋做了一個鄙視的手勢:“蘇太子,你不會派遣兩個人女人來與本太子一戰吧?”

蘇璋笑道:“萬俟太子急甚?

我八弟自會與你一戰。”

蘇鈺本就做好了出戰的準備,不會讓顧雲初和蘇星瑤兩個女子去與萬俟乾坤戰鬥,何況顧雲初和蘇星瑤遠遠不是萬俟乾坤的對手。

蘇鈺身形一動,掠上高台,落在萬俟乾坤的對麵,他手心一晃,一柄長劍驟然握在手中。

“萬俟太子何必出言相激,這一戰定是你我之戰。”

兩國太子戰鬥,且都是天仙境後期,大家自是十分期待。

萬俟乾坤和蘇鈺也冇叫眾人失望,二人間的戰鬥可謂是精彩無比,看得眾人直呼過癮。

但蘇星瑤心中卻很是緊張,八哥是因為服用了紫靈丹,才堪堪突破到的天仙境後期,境界自然冇有萬俟乾坤穩固,據說萬俟乾坤突破到天仙境後期已有一年的光景,境界早已穩固得差不多了。

事實也正如蘇星瑤心中猜測的那般,起初的時候,蘇鈺和萬俟乾坤還能戰個平手,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的便分出了高下,顯然蘇鈺落入了下乘,被萬俟乾坤步步緊逼,應付得十分吃力。

“砰砰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