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青鸞應該是廢了,隻怕朱雀國不會善罷甘休。”

慕啟英來到顧雲初的身邊,眯眼,眼底光芒閃掠,眸色深深。

蘇鈺站起身來,走至二人的身旁,他一手置於身前,一手負於身後,清俊的臉龐上露出前所未有的堅定,“這是她罪有應得,自作自受!顧姑娘,你不用擔心,有我在,我不會讓朱雀國傷你的!我玄武國兵力與朱雀國相差無幾,真若打起來,誰勝誰負,猶未可知!”

“妹妹,你放心,我也會保護你的。

義父義母一手創立的赤星閣亦會傾力相護!”

慕啟英周身氣息凜冽,代表了他的決心,他的立場。

義父不在,義母失蹤,保護妹妹是他的職責!哪怕舍了他的性命,他也要護得妹妹周全!顧雲初四人一起將吞岩獸埋葬在了一處青山腳下,山穀中繁花盛開,溪水潺潺,鳥語花香。

蘇星瑤眼眶依舊一片通紅,她抱緊了懷中的小吞岩獸,小吞岩獸亦是傷心的嗚嚥著。

“小吞吞的孃親死了,現在它還小,冇人照顧。

若是留在這試練空間中,指不定會被落入其他魔獸腹中,成了腹中餐,不如我們將它帶回去吧。”

慕啟英輕輕撫摸著小吞岩獸軟軟糯糯的小腦袋。

……磅礴恢宏的朱雀廣場上,一片肅殺駭人的氣氛。

在顧雲初蘇鈺四人一出試練空間時,便被呼拉拉的一片湧上來的朱雀國士兵團團包圍住。

為首之人一身明黃色的錦繡龍袍,頭戴玉冠,高大威猛的身影上散發著滾滾寒氣,駭人無比,站在他身後的眾人皆是大氣不敢出一下。

他劍眉星目,眼裡燃燒著兩簇憤怒的火焰,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擋住了顧雲初一行四人的去路。

“就是你傷了朕的女兒,害得她靈魂重創,丹田碎裂,九死一生?”

朱雀皇目光森然的望向顧雲初,銳利的雙眼牢牢的鎖定在顧雲初的身上。

傅青羽站在他的身旁,同樣目光森然不善的盯著顧雲初。

朱雀國的將士們紛紛拔刀相向,刀叉戟斧流星錘等,十八般武器統統拿了出來,銳利的刀鋒在陽光下閃爍著森冷的寒芒,令人膽顫心驚。

顧雲初抬眸,淡淡的掃向前方的朱雀皇,白皙的唇角輕勾起一抹弧度,“是我,那又如何?”

“好狂妄的口氣!殺人償命!”

朱雀皇臉色陰沉,“來人將這狂徒給朕拿下!”

“是!”

朱雀將士們蜂擁而上。

蘇鈺身上靈力湧動,將衝來的前排將士們全部擊飛,他抬頭一臉正色看向朱雀皇道:“朱雀陛下,蘇雲是重傷了傅青鸞不假,但那也是事出有因,皆是因為傅青鸞暗中偷襲,拿了驚玄弓想要置我們於死地!蘇雲不過是為了自保罷了!”

“好一個自保!”

朱雀皇怒極而笑,笑意卻不達眼底,冷如刀鋒,“自保就可以殺我朱雀國的公主嗎?”

朱雀國文武百官們俱是怒聲附和,聲討厲喝道:“一派胡言!你們分明是心狠手辣,凶殘狠毒,區區一個比試,卻下此狠手!真當我朱雀國好欺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