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二人一聽聞是醫師,便立刻收斂起臉上的警惕戒備,臉上的神情變得恭敬起來,拱手一禮,退到兩旁,其中一人手指彎曲放於唇邊,吹起一道嘹亮的口哨聲。

口哨聲未落,天空中便響起了一道驚空遏雲般的鷹唳,一隻身形足有十幾丈的火鷹飛了過來,巨大的翅膀遮天蔽日,投下一片陰影,整天空都好似昏暗了下來。

“還請醫師乘坐火鷹前往隕星閣。”

兩位守山弟子恭敬說道。

顧雲初身形一動,掠上火鷹的背,納蘭淩羽緊跟著上了火集合的背上,火鷹嘶嘯一聲,雙翅一展,朝山頂處的隕星閣而去。

星岱山巍峨壯麗,連綿起伏,似一條盤臥著的青龍,山間雲霧繚繞,優雅沉浮,披上了一層夢幻的紗衣,好似睡著了一般,但即使在沉睡中,那渾厚磅礴的氣勢依舊令人心驚。

須臾,一座大氣恢宏金碧輝煌的宮殿漸漸的從雲霧中顯露,彷彿是一隻沉睡中的巨獅,威嚴無比。

火鷹到了宮殿前便落了下來,顧雲初和納蘭淩羽身形一動,自火鷹背上掠下。

在顧雲初說明瞭來意之後,守在宮殿前的兩名年輕弟子將顧雲初迎入了殿門,請到了一間花廳中休息,便立刻有美貌的婢女端上沏好的靈茶,奉上靈茶後,婢女便乖巧的立刻在一旁,低首垂目,甚是恭謹。

納蘭淩羽提著藥箱站在顧雲初的身後,麵無表情,老實沉默,像是不敢多看多一眼,實則暗中偷偷的散發出神識檢視周圍的情況,不過納蘭淩羽也不敢太膽的用神識探查周圍,隕星閣是仙聖大陸的大宗門,其底蘊必須深厚,實力強者,神識強者,不在少數。

“還請醫師在此恭候,我這就去稟報。”

其中一名弟子扔下一句話後便轉身進了殿門,過了約摸一盞隻見一名年約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

中年男子皮膚黝黑,目似金剛,生得虎背熊腰,下盤極穩,如龍盤虎踞,走起路來虎虎生威,遠遠的一股濃鬱的煞氣、血腥之氣撲麵而來,令人心生忌憚。

“參加楊使徒。”

花廳內的婢女福身行禮。

楊使徒走到顧雲初的麵前,在看見顧雲初是一個極年輕的小姑娘後,不由眯了眯眼睛,一縷淩厲的精芒在他眼底氤氳,透著一股似能洞察人心的銳利,冷聲問道:“小姑娘,你可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顧雲初臉色不懼,唇角微微彎起一抹弧度:“楊使徒這話問得好生奇怪,這裡是何地難道你不清楚麼?”

楊使徒聞言一愣,似冇想到有人竟敢這麼跟他說話,短暫的驚愕之後,他哈哈大笑出聲,但那笑意十分涼薄驚心,未達眼底,反而透著一股凜冽的肅殺之意,“竟是個不怕死的。”

“我是來給孤風閣主醫治的,可不是來尋死的。”

顧雲初坐在未位置上不動,手中端著茶盞姿態優雅的吹了吹碗中的茶葉,漫不經心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