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幕令萬俟劍元驚駭的瞪大了眼睛,雙眼中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這怎麼可能!

這可是他們萬俟族鎮族神器,由第一代族長傳下來的,至今有十幾萬年的曆史了!

這羅天神器怎麼會跟她親近!

這絕不可能!

然而事實就擺在眼前,容不得他不相信!

顧雲初淡淡的抬起眸子瞥向他,如王者君臨大地,俯視著腳下眾生,冷聲問道:“羅天為何會在你的手中?”

“羅天本就是我族的神器!”萬俟劍元擰眉,他雙手捏訣,想要將羅天神器召喚回來。

然而他驚詫的是,他竟然與羅天神器失去了聯絡和感應!

無論他怎麼做,都無法將羅天神器召回!

這令他驚訝不已,同時也憤怒不已。

顧雲初手握羅天神器,抬手一揮,便將萬俟劍元揮了出去,冇有了羅天神器的支援,此刻的萬俟劍元便如螻蟻一般,可任她揉捏。

萬俟劍元臉色一白,‘噗哧’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便已受了嚴重的內傷。

不過顧雲初此刻冇有空去管他,而是轉身將目光看向了身後依舊雙目緊閉的男子,又抬頭看了看祭壇上的星象,時間不多了,不能再耽擱了。

她再次盤腿坐在了他的身後,隨手打出一道神力落在羅天神器上,隻見天羅神器自動懸浮在祭壇上空,一股浩蕩磅礴的力量從羅天神器上散發而出,將顧雲初、薑芮柔等人一同籠入其中。

顧雲初閉上雙眼睛,雙手捏訣,手中星芒湧動,拍在男子的後背上,那璀璨聖潔的星芒便儘數湧入男子的身體之中。

薑芮柔見雲兒失去了自己本有的意識後,卻仍舊不忘保護他們,眼裡不由露出一抹欣喜之色,如此看來雲兒還是有些自己的意識的!

但是她現在不敢出聲打擾,看雲兒的架勢好像是要將無塵喚醒!

蘇鈺兩兄妹,以及金大川、古玄冰還有傀儡風厲行都安安靜靜的在一旁站著。

萬俟劍元見此,氣得雙目圓瞪,羅天神器是他帶過來的!如今卻被顧雲初拿來當防禦的!

有羅天神器在,以他的實力根本破不開!

萬俟劍元氣得想罵人!

萬俟聃目光冷冷的望了他一眼,“萬俟劍元,你應該知道羅天神器的含義!最初羅天神並非我們先祖手中之物,而是一位神尊給予的先祖,又賜了先祖一絲神力。那位神尊的條件便是讓我們組建一支隊伍,將來為他所用。”

“很顯然這上古神墓中的主人很有可能便是十幾萬年前的那位神尊!你如此做法,乃是以下犯上,是忘恩負義、大逆不道的行為!”

萬俟寂行亦是目光冰冷的望著他,勸道:“二長老,這位神尊很快便要醒來了,隻要你誠心改過,此事我們可以既往不咎。”

萬俟劍元聞言卻好似聽到了好笑的事情,臉上露出輕蔑不屑的笑容:“說好聽了,是賜予,說難聽了,我們無非就是他養的一條狗,世世代代子子孫孫都是他的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