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已經十幾萬年都過去了,你們又何必糾結於過去?隻要我們得到他的傳承,便能真正的掌控羅天,便能成為絕世強者!令眾生臣服!而不用再聽命於他人!”

“甚至我們還能掌控神力,榮登仙界!甚至是重建神界!”

萬俟聃皺眉,顯然冇想到萬俟劍元的目標竟然這麼宏大!

萬俟寂行亦是有些傻眼了,平日裡二長老雖然沉默寡言些,卻性格溫和,十分好說話,今日是徹底顛覆了往日認知。

萬俟劍元說得無比激昂,神情顯得無比激動:“我們的實力明明早已經突破了仙人境,卻因為一個古老的約定,誓言,而不能登上九天仙界,以至於我們萬俟族的後人最後都無法突破到九天玄仙,修煉了幾萬年前都還隻是太乙金仙!”

“這裡的靈氣已經無法為我們帶來好處,也無法再供我們修煉!一萬年一場雷劫,當下一個雷劫來的時候,我們拿什麼去扛?扛不過,就是魂飛煙滅!難道你們就甘心這麼消失嗎?”

萬俟聃皺眉:“可是神尊甦醒在即,隻要他醒了,他必定會為我們解除禁製,讓我們可以進入仙界修煉。”

“嗬,你說的是輕巧,誰知道他醒來後會不會幫我們。再者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東西,纔是最實在的!難道你們都不想獲神力,不想獲得傳承嗎?”萬俟劍元眯眼,眼裡精芒湧動。

萬俟聃的臉上露出遲疑之色,似乎在考慮他的話,良久他輕輕歎息一聲,目光落在了祭壇上方的羅天神器上,“以我們的實力,是破不開羅天神器的防禦的。”

“我們破不開,自有人可以。”萬俟劍元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他手心一晃,一張紫金色的仙符頓時出現在手心中,他手中靈力暴湧,將仙符捏碎,須臾一道修長冷厲的身影出現在了這方天地中。

來者是一名青年男子,一身華貴的紫衫,青絲如瀑,隻用一根玉簪束著,舉手投足間充滿了仙氣,優雅無比。

萬俟劍元在看到來人時,臉上立刻露出了欣喜之色,他雙手放置身前,拱手作揖一禮,“老祖。”

老祖?

萬俟聃和萬俟寂行,以及萬俟族人都震驚了,一個個臉上露出震驚駭然之色。

“老祖,您不是早就坐化了嗎?”萬俟寂行驚訝的詢問出聲。

萬俟幽回過身來看向萬俟寂行,以及身後的萬俟族人,緩聲道:“我並冇有真的坐化,而是機緣巧合之下進入了天聖山中修煉。”

此刻,祭壇上

顧雲初手中的星芒漸漸消散,須臾,她收起法訣,緩緩睜開了眼睛。

下一刻,在他身前原本雙目緊閉的男子突然便睜開了雙眼,一雙狹長深邃的眼眸中似有淩厲的風刃湧動,駭人至極,而後才慢慢的歸於平靜。

“你醒了。”顧雲初緩緩開口道,清冷的聲線似不含一絲感情。

聽到身後的聲音,男子立刻起身,回身看向身後之人,隨即他的臉上露出極度驚喜激動之色,他幾番欲言又止,最終喚道:

“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