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欲單膝而跪,卻被顧雲初隨手打出的一道力量扶了起來:“這一世,你是我的父親,你無須跪我。”

“好。”男子點頭。

一旁的薑芮柔聞言眼裡露出不可置信之色,剛纔她的話……

眼前之人真的是她的無塵?!

她想要問些什麼,卻見顧雲初雙眼一閉,昏厥了過去。

“雲兒!”

薑芮柔連忙接住了她。

這時,男子纔將目光投向她。

薑芮柔的心中不由緊張了起來,怔怔的望著他,他成了神尊,他還記得自己嗎?

她想問,又不敢問,害怕聽到那個令她心碎的回答。

慕無塵原本深邃的眼眸在看到她時,漸漸的變得溫柔起來,“柔兒,讓你擔心了。”

“無塵!!”

淚水如決堤的洪水一般洶湧而來,這一刻薑芮柔淚流滿麵。

慕無塵蹲下身子將薑芮柔和昏迷過去的顧雲初摟進懷中,“對不起,柔兒,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

他隻能緊緊的將她擁在懷中,一遍一遍一安慰她,喊著她的名字。

蘇鈺蘇星瑤兄妹二人卻是震驚了。

雲初的父親竟然是神尊轉世!

天哪!

這也太令人震驚了!太不可思議了!

這訊息傳出去絕對可以令整個仙聖大陸都沸騰起來!

神尊呀!那是無敵的存在!

即便在十幾萬年前,神尊依舊是受萬人敬仰和膜拜的存在!

金大川和古玄冰二人卻是激動不已。

走狗-屎-運了!

他們居然跟著了一位神尊!

有這樣的一位主子,將來還怕成不了仙尊,入不了神位?

這怎麼可能嗎?

這一刻他們無比的慶幸自己當初冇有傻乎乎的和慕無塵繼續作對下去,而是選擇了臣服。

同時金大川的心中也萬分的感謝老四古玄冰,若是不老四老奸巨滑一早就臣服了,還勸降他們,恐怕他們早就化為塵土了。

於是金大川朝古玄冰伸出了一個大拇指,輕聲誇讚道:“老四,還是你眼光獨到啊!”

古玄冰的臉上露出了興奮驕傲的笑容,“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誰。”

“以後我都聽你的,嘿嘿,四兄弟之中,就屬你最聰明瞭。”金大川咧嘴一笑。

古玄冰翻了個白眼,“聽我的作甚,要聽就聽主子的。主子說啥就是啥!不過,我有預感,我覺得小主子的身份更加神秘些……”

剛纔他可是聽到主子喊小主子天尊……

不過那不是小主子本人了。

不知道那控製了小主子的人是誰呢?

真疑惑……

金大川臉上露出讚同之色,一臉鄭重的點頭,“恩,我也覺得小主子非同凡響,將來定有一番作為,反正我們跟著主子和小主子就冇跑了!”

於是兩人心中決定了以後一定要跟緊主子和小主子,當然還要保護好主母,看主子對主母這一副情深的模樣,便知道主子是極其看重主母的。

……

而萬俟劍元察覺到不對,轉身便想遁走,卻被一股力量吸扯了回來,摔落在了祭壇之上。

那磅礴浩蕩的力量霸道無比,根本不給萬俟劍元任何反抗的機會!

“砰!”

下一刻萬俟劍元的身體狠狠的摔落在了祭壇上,他卻顧不得身上的疼痛,眼裡佈滿了震驚恐懼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