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噗!”

炎清悅一口鮮血吐了出來,她身子搖搖欲墜,臉色蒼白無比,她神色驚駭的望向對麵的顧雲初,眼裡佈滿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這怎麼可能!

她的仙鐧可是仙器級彆的!

豈是那麼容易碎裂的!

但事實擺在眼前,她的仙鐧就是被轟碎了!

難道君無夢手中的劍比她的仙鐧還厲害?

可是君無夢隻是一個外界來的女子,她的實力冇有自己高,她的劍又怎麼可能比得過自己的仙鐧?

炎清悅怎麼也想不明白!

嘩!

現場一片死寂。

一個個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戰台。

炎清悅的法寶竟然被轟碎了!

這白衣女子好強啊!

以後炎氏一族中又多出一個絕世天才了!

顧雲初手持鳳鳴劍,目光冷淡的望向對麵的炎清悅,在神血和仙靈之力上,她完全可以壓製炎清悅! 再加上鳳鳴劍經過這幾年她的煉化,以及時不時的用無垠水浸泡在乾坤玉空間中,偶爾再餵養一兩滴她的精血,鳳鳴劍的等級亦早就晉升到了仙器後期的等

級了!

所以炎清悅的仙鐧在鳳鳴劍的麵前,不堪一擊!

“你究竟是用什麼邪法毀了我的仙鐧!”炎清悅目光陰冷,眼底淬上了一縷如毒蛇般的冷芒。

顧雲初不屑哧笑:“技不如人,便汙人用邪法,看來你也隻有這點本事了。”

炎清悅臉色發狠:“是不是用了邪法,一會就大家就會明白!”

她雙手捏訣,隻見戰台上的陣法上爆發出陣陣冰藍色的瑩光,“領域空間!”

隨著她聲音落下,顧雲初頓時感覺到一股浩蕩磅礴的壓力鋪天蓋地般的從上方壓來,如十萬大山一般壓在她的身上。

瞬間,顧雲初便感覺到四肢被一股強大而霸道的力量給禁錮住了,身體中的血液似凝固了一般,不再流淌。

炎清悅冷哼一聲,“在我的領域空間中,真仙之下,無可以破開!”

話落,隻見她腳下一掠,抬手手掌,朝顧雲初的胸膛狠狠拍來!

顧雲初被她一掌拍飛了出去,滾落在戰台上,臉色一白,一口鮮血自唇間湧出。 炎清悅突然大聲說道:“這個人三個月前自外界進入炎天界的,她是天仙境後期,卻刻意隱瞞實力在渡劫境,居心叵測!剛剛我便在她的身上發現了一縷魔氣

她就是數日前出現在乾幽山的那個魔族!”

嘩!

現場聞言一片嘩然。

什麼?

這個白衣女子竟然是魔族之人!

竟然是炎清悅說的,應該不會有假。

炎清悅眸光冷冽高高在上的望向顧雲初:“自古仙魔不兩立!你們魔族壞事做儘,殘忍狠毒!今日我便在此斬殺你這個魔人!”

她話聲剛落,便見顧雲初站了起來。 她抬手擦掉嘴邊的血跡,狹長黑亮的雙眸中漫上了一縷深幽狡黠的冷芒:“你說我的身上有魔氣?簡直笑話!我還說你的身上有魔氣呢!空口無憑,豈能算數?再者,進入炎天界中,也冇有規定說不能隱藏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