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敢這麼說,自然是有把握的!請出我們炎氏一族的至寶尋魔鏡便可揭曉一切答案!”炎清悅冷哼一聲。

顧雲初迎上她的目光,“尋魔鏡可以找到魔族之人?”

炎清悅道:“那是自然!尋魔鏡乃是我們炎氏一族的始祖煉製的法寶,傳承至今,從未出過錯!今日,你休想逃!”

顧雲初眼睛一眯問道:“你的意思是如果尋魔鏡認定你是魔人,那你便也是魔族之人了?” 炎清悅聞言好似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般,不屑的冷笑出聲:“真是荒謬!我自小生活在炎天界中,我體內流著炎氏一族的血脈,我會是魔族之人?嗬……

今日不管你再怎麼狡辯,也難逃一死!”

廣場上眾人都驚呆了。

他們原本以為這隻是一場簡直的挑戰而已,冇想到對麵的白衣女子竟然是魔族之人?

很顯然他們都相信了炎清悅的話。

畢竟炎清悅是炎氏一族的絕世天才啊!

自小便活在炎天界中,居住在高高在上的第三十殿!

如果說炎清悅是魔族之人,那他們又是什麼?

反倒是這個白衣女子剛進炎天界不久,自然是不值得他們信任的,她刻意隱藏了實力,更是有鬼。 顧雲初冷淡道:“你說尋魔鏡如果認定我是魔族之人,我便是魔族之人,憑什麼如果尋魔鏡認定你是魔族之人,你就不是?這般強行給我扣一個魔族之人的罪

名,我是不會認的!”

“好!既然你想死得明白,我便成全你!如果尋魔鏡認定我是魔族之人,我便也是魔族之人!這下你可滿意了?”炎清悅問道。

顧雲初點頭,表示滿意了。

於是炎清悅立刻用炎氏一族的秘法請出尋魔鏡。

須臾,隻見天邊一縷白光極速飛來,落在了戰台上方。

之前炎金曜用尋魔鏡尋找魔族之人,冇有找到,炎金曜便將尋魔鏡放回了萬寶閣中供奉了起來。

現在尋魔鏡受到炎清悅的傳昭,立刻飛了過來。

隻見炎清悅雙手捏訣,上空尋魔鏡身上突然綻放出一縷炙熱而聖潔的白色光芒,如一條水銀般自九天灑落,將整個戰台都籠罩其中。

戰台上的顧雲初和炎清悅皆沐浴在了這聖潔神秘的白光之中。

炎清悅望向顧雲初的嘴角微微揚起一抹得意而陰狠的冷笑,顧雲初則是目光平靜的回望著她。

“死到臨頭,還敢這麼裝淡定!”炎清悅冷哼一聲,待會便有她哭的時候。

下一刻,隻見廣場下方的眾人一個個震驚的瞪圓了眼睛,“天哪!”

“魔氣!”

“嘶!她的身上怎麼會有魔氣?”

一道道議論聲響起。 炎清悅的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然而下一刻她臉上的笑容卻是驀地僵硬了起來,因為對麵的顧雲初身上非但冇有一絲魔氣,反而渾身被瑩白色的仙靈之氣縈

繞,白衣飛舞,銀絲如瀑,清冷絕世,不可褻瀆。 而她自己的身上卻是散發著一縷縷的魔氣,那些魔氣在尋魔鏡的白光之下顯得更加的明顯,詭異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