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女子是誰呀?以前可從來冇有見過,她又是犯了何事?”

有好事者詢問道。

有人搖頭,“我也不知道,這女子確實看著麵生得緊!奇怪呀!按理說她長得這般貌美,我不可能見過冇有印象啊,要說我可是最愛美人了!”

“這容貌的確絕色,就算是比起炎清悅、炎婉君她們二人也不差!”

眾人議論紛紛。

也有人說道:“這女子我知道是誰,她叫君無夢,可不是我們炎氏一族的人,是三個前由外界來到我們炎天界的人。據說她天賦了得,才二十六歲的年紀,丹術便已達到了丹聖境界,被金曜丹仙看中,收為記名弟子……”

四下裡一片驚歎聲,羨慕聲。

原來她就是那個被金曜丹仙看中收為記名弟子的女子,君無夢!

這陣子君無夢的名字可謂是幾乎傳遍了整個宸玉仙宮,乃至整個炎天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雖聞其名,但並未見過真人,是以大家一開始都不知道君無夢到底長得何般模樣。

此刻一見,都不免心生驚歎,這容貌絕了啊!

“不過我又聽說金曜丹仙要升他為正式弟子,再過一陣子便會舉行正式的拜師儀式,前往第三十六殿的天闕宮中洗髓伐筋,祭祀炎神,接受聖水的洗禮,到時候她就會正式成為我們炎氏一族的嫡係弟子,估計要不了多久她就改名為炎無夢了……我之所以知道得這麼清楚,是因為的住所就在琉園隔壁,有幸見過幾回。”那人繼續說道,看到眾人朝他投來羨慕的目光,他不由揚了揚下巴,侃侃而談,以示他知曉得內幕最多。

“那你可知她犯了什麼事?”

“不知道……估計,人紅事非多吧……有人的地方就會有江湖。”那人摸著下巴,輕聲思索道:“正巧金曜丹仙不在,不然這些人哪敢這般去琉園拿人?”

他的聲音說得很輕,隻有周圍幾人可以聽到,他可不敢大聲亂說,不然是要挨罰的。

周圍幾人聞言臉色亦是變了變,看來成為金曜丹仙也不是那麼好啊,也不知道這君無夢去了正明堂還有冇有命出來……

顧雲初神色淡然而平靜的跟在炎明楨等人的身後,朝正明堂而去。

前方一座暗紅的殿宇出現在眼前,恢宏龐大,氣勢磅礴。

鎏金的匾額上書寫著正明堂三個字,字跡蒼勁有力,充滿一股無上的威嚴與氣勢,讓人隻看上一眼便深深震撼,好似有一股威嚴凜冽的氣勢壓在身上,令人窒息,不敢有一絲的不敬。

正明堂的裝飾偏暗沉一些,看起來給人一種極其威嚴凝肅的感覺。

正堂內,炎明楨以及一乾正明堂的執法長老們高坐其上,兩旁。

一雙雙淡漠無情的目光落在堂中顧雲初的身上。

炎明楨冷冷開口:“君無夢,你從實招來,你隱藏實力潛入炎天界宸玉仙宮中到底有何目地?”

顧雲初抬眼,淡淡道:“我來尋人。”

炎明楨問道:“何人?”

“炎蚩天炎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