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的話亦證實了顧雲初心中的想法。

炎婉君和炎楚天二人的臉色一片鐵青難看,他們二人幾乎是在同一時間看向了身旁的君無殤,又看了看半空中的妄魔君……

二人的臉色由陰沉轉為鐵青,再由鐵青變成慘白,猶墜深潭。

這回是真的完了!

掉入魔窟了!

本以為魔淵中隻有無儘的魔氣,冇想到先是遇到魔族的人,後又喚醒魔尊,現在就連妄魔君也解除了封印……

還和君無殤長得一模一樣……

他們這一路都是在和大魔頭交往,這回是真真正正的死路了一條了……

君無殤袖下的雙手拳緊緊握起,那一刻,他的眼底快速的閃過一抹驚詫,轉瞬即逝,又迅速的化為了平靜。

“啊——”

隻前眼前的妄魔君仰天長嘯,那在空中騰飛的魔氣惡龍被妄魔君儘數吸入體內!

原本氣息還有些不穩的妄魔君,立刻變得更強起來,周身魔氣滾滾,殺氣騰騰,駭人無比,如一座遠古的魔山,壓在炎婉君和炎楚天二人的心上,令他們二人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幾分!

“劈哩啪啦……”

妄魔君扭了扭脖子和身體,他身上的骨骼立刻響起一陣劈哩啪啦的聲響,清晰無比,響徹在這片死寂的魔淵中,猶如上古魔鐘在一聲一聲的敲響著,震懾心靈。

炎婉君和炎楚天二人在這無邊恐怖的氣勢之下,差點跪了下來,二人彼此摻扶著,握緊了手中的劍,劍尖駐地,支撐著身體,他們才勉強冇有伏跪當場。

狂風捲起他們的衣袍,獵獵飛舞,在空中劃出驚心動魄的弧度,一如他們的心情。

“恭迎魔君迴歸!”

饕餮單膝跪在了妄魔君的麵前。

“妄……”血媚一雙眼睛儘數落在妄的身上,她妖豔絕美的臉龐上佈滿了欣喜之色,眼裡佈滿了興奮的淚水,懸而不落。

妄真的回來了……

妄魔君好似冇有看到饕餮和血媚一般,他身形一動,如瀑的青絲肆意飛舞,下一瞬,他便來到了顧雲初的麵前。

一把將顧雲初摟入了懷中,“瑤姬,我終於等到你了!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救我的!”

“噗哧!”

鳳鳴劍穿透他的身體而出。

妄魔君的身體頓時一僵,他雙眼不可思議的瞪得老大,眼裡湧動無比震驚之色,以及深深的心痛,還有不可置信,他似不能相信,也不能理解,為何瑤兒會拿劍殺他……

“我不是瑤姬!”顧雲初俏臉冰冷。

饕餮驚呆了,魔尊大人以前最器重最信任的人就是他的主人,妄魔君啊!

如今,魔尊大人竟然親手將劍刺入了他的主人的身體中!

血媚飛掠到妄魔君的麵前,“妄!”

她目光冰冷而憤怒的望向顧雲初,一臉仇恨的罵道:“瑤姬!你這個忘恩負義的白眼狼!當年你被仙族和神界追殺,是妄收留了你,還將魔尊之位讓給了你,他為你不惜與仙族、神界為敵,最後更是為你隕落,葬身魔淵之中,如今他好不容易重生,你竟然還刺他一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