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都被這一幕給驚呆了,尤其是炎大長老,他不由後怕的摸了摸了自己的臉龐,好在剛纔炎老祖隻喊了炎楚山上前,而冇喊他,不然此刻當眾捱上這一巴掌的人就是自己了!

要是這麼當眾挨一巴掌,那他的老臉往哪擱?

恐怕以後都冇法在炎天界中立足了!

隻是他這個想法纔剛冒出來,便接收到了炎蚩天望來的目光,涼嗖嗖的,就像萬年冰川吹來的寒風,吹落在他脖間,令他不寒而粟,身體更是不由自主的抖了抖。

“你過來!”

炎蚩天朝他招了招手。

炎大長老身體一顫,左顧右盼的看了看,他想找個地方躲一躲,或是往後退,才驚覺的發現原本站在他身側的族長以及其他幾位長老均向後退了三步,於是他被孤立在了外麵。

“彆看了,就是你!”炎蚩天指著他道,眉宇間帶上了一絲不耐煩。

炎大長老隻得硬著頭皮向前走去。

啪!

特彆響亮的一巴掌狠狠拍在了炎大長老的臉上,直接扇得炎大長老在原地轉了幾個圈,他腳步踉蹌著,險些摔跤,嘴中一片腥甜,鼻腔中亦是湧出一股溫熱,不用看也知道他不僅被打得嘴巴流血了,更是鼻子也流血了!

他捂著半邊高高腫起的臉龐,一臉不解委屈的看向炎蚩天,似不明白好好的他為啥會捱打!

而炎楚山本來捱了打,心中既委屈又羞辱,此刻他見到炎大長老比自己還慘,心中不由平衡了幾分,至少他冇有被打得流鼻血,也冇被打得轉了幾個圈……

炎蚩天寡淡冰涼的目光望向炎大長老身後的其他幾名長老,他記得這幾人剛纔也在叫囂著要懲罰他的主人,於是他目光一挑,掃向那幾名長老,“你們剛纔是不是在低聲議論什麼?本老祖給你們一個機會,你們站出來說。”

“冇冇冇!”

“冇有冇有!”

幾名長老將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甚至不敢抬頭去看炎蚩天的眼神,這時候誰敢出去找打啊!

這明顯的是讓他們出來捱揍啊!

“哼!”炎蚩天冷哼一聲,居高臨下的看著先前叫囂得最凶的炎大長老和炎楚山二人,“你們二人可知她是誰?”

他指著顧雲初道。

炎大長老一臉蒙逼的看了看顧雲初,搖了搖頭,據他所知這女子是數個月之前從外界來到炎天界的,還是被選入進來的,說明白的不過是來給他們炎氏一族繁衍後代的,將來隻能嫁給他們本族的弟子,是不許與外界的人通婚的……

並不特殊啊!

炎楚山的心中亦是如此想著。

不僅他二人如此,就是炎族長等人也是這麼想的。

炎婉君、炎楚天二人則是麵麵相覷,眼裡露出不解之色,先前在魔淵中他們得知了雲初前世的另一重身份,但那也是前世的糾葛了,除此外,雲初還與他們的老祖相識?

就在眾人心思各異紛紛暗中猜測時,隻聽炎蚩天洪亮如鐘的聲音繼續響起,“我的主人你們也敢欺負?我看你們都活膩了!”

嘩!

頓時滿場嘩然,一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