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前她還以為哥哥不疼她了,偏著一個外人,如今看來哥哥還是疼自己的,畢竟自己纔是他的親妹妹。

正在這時,天邊有幾道流光快速掠來。

“咻咻咻……”

眨眼間,這幾道身影便落在了傅青鸞等人的麵前。

顧雲初看向來人,是炎氏一族外門的大長老炎玄明。

先前他想要收自己為徒,後來被她師父炎金曜知道後,爆錘了他一頓,炎玄明當時還鬱悶了一陣,誰知道她是炎金曜前輩看中的徒兒啊!

不然就是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跟炎金曜搶人啊!

不過炎金曜也很快認出了顧雲初,我滴個乖乖,這可是他們炎氏一族的老祖宗啊!

得好好供著!

炎玄明正想上前與顧雲初打招呼,突然身後響起一道女子清亮而憤怒的聲音:“玄明長老,這個女子是你們炎氏一族的人吧?她是個小偷!她無緣無故闖入藥園中,還搶走我們身上的藥材!還望玄明長老能為我們討回一個公道,好好教訓她一頓!”

傅青鸞怒指著對麵的顧雲初,向炎玄明告狀道。

她看向顧雲初的目光中帶上了一絲得意與輕蔑。

要知道當初正是玄明長老接待的他們,而且玄明對他們很是客氣,那是因為他們來炎靈之境曆練前,她的父皇有給玄明長老送了不少禮物,所以玄明長老也暗中給了他們炎靈之境的地圖,哪處有危險,哪裡有機緣,都標註得清清楚楚,所以這一趟她纔會那麼的順利。

若不是後麵突然出現黑洞,將他們吸到藥園中,她的曆練之路會更加順利,不過到藥園中,也算是一個不錯的機緣了,如果冇有被顧雲初搶走那些藥材的話……

但是現在有玄明長老在,他一定會為自己討回公道,而後狠狠的教訓顧雲初一頓。

聞言,顧雲初眉頭輕輕挑了挑,而後目光略有些同情的望著她,她居然讓玄明教訓自己?

炎玄明正要打招呼,聽到傅青鸞的話,頓時所有的聲音不由卡在了嗓子眼,他機械性的轉過頭,目光有些震驚而駭然的看著傅青鸞,“你剛剛說什麼?你讓我教訓她?”

看著炎玄明有些扭曲的臉龐,傅青鸞臉上露出疑惑之色,這話不對嗎?

但她還是重重點了點頭,“玄明長老,這個女人一開始就不懷好意……”

“住嘴!”

呆怔過後的炎玄明終於恍回了神來,他幾乎是暴喝出聲,打斷了傅青鸞的話。

傅青鸞長這麼大,還從來冇被人這樣吼過,當即一雙眼睛紅了起來,她臉上的神情漸漸變得扭曲起來,“玄明長老,你竟然敢凶我?你可彆忘了,當初你收了我父皇不少禮物!如今,我不過是讓你教訓一下這個女人而已!”

禮物?

顧雲初眉頭輕挑,唇角輕勾,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邪笑來。

聽到這,炎玄明額角青筋直跳,大感心中不妙,他連忙轉首去看顧雲初,便見她臉上的笑容邪魅狷狂,桀驁清冷,嚇得他心臟一縮,連忙‘撲通’一聲跪倒在顧雲初的麵前。

“主人,我我我錯了!我當初是收了一些禮,但那些禮,我都冇亂用!都還在!我這就把它們都上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