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話間,炎玄明已從空間納戒中拿出了幾個儲物袋,他將手中的儲物袋悉數奉上,神色恭敬無比的遞到顧雲初的麵前,笑著說道:“主人,請笑納。”

在看著手中的儲物袋時,他的心都在滴血啊!

這些可是他籌集準備了很久的!

準備用來養老的!

如今倒好,一朝被髮現,全部上交,都冇有了!

這麼多年的努力都白費了!

都怪傅青鸞這個愚蠢的女人!她自己要作死,可彆拉上他啊!

“你有心了。”顧雲初嘴角含笑,目光溫和的望著他,自他手中接過所有的儲物袋,手心一晃,便收進了納戒中。

炎玄明眨巴著眼睛,望顧雲初空空如也的手掌心,心中彆提有多鬱悶了,在心中又把傅青鸞給罵了一遍。

而傅青鸞和傅青羽等人都被震驚住了,白流雙和萬俟乾等人的臉上亦是露出震驚之色,什麼?

炎玄明長老喊她為主人?

這是怎麼回事?

要知道炎玄明可是炎氏一族的外門大長老啊!

雖然是外門的大長老,但其身份地位卻不低,在外門之中,就屬他的地位最高了!

哪怕是在內門中,也是能占到一席之位的。

此次他們參加炎靈之境,所有的行程安排都是炎玄明安排的,也是炎玄明接洽的。

在他們的心中他們是很敬重炎玄明的,如今這樣的一個人竟然喊顧雲初主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能不能來個人告訴他們?

顧雲初衣袖輕拂,頓時一股靈力擊出,便將炎玄明托了起來,“玄明長老,不用擔心,此事我不會尋你的麻煩的,畢竟你也給了封口費不是?”

炎玄明臉上露出訕笑,一邊抬袖擦了擦臉上額上冒出來的冷汗。

天哪!

太可怕了!

這簡直比他知道顧雲初是炎老祖的主人時還可怕!

那時候他提心吊膽了很久,生怕主人會來尋他的麻煩。

但好在的是主人似乎把他給忘了,他心裡還因此慶幸了很久,但千算萬算,萬萬冇有想到會在這裡遇上主人!

簡直要命啊!

顧雲初唇角露出一抹漫不經心的笑容,清美白皙的臉龐刹時那冰雪融化,淺笑嫣然,望向傅青鸞和蘇璋問道,“你們是要我交出我身上的藥材?”

蘇璋眼皮一跳,連忙改口,“冇冇冇,顧姑娘,您聽錯了!我是說我願意把我身上的藥材交出一部份來給你,以表心意。”

“哦?”顧雲初神情慵懶,拖著尾音,懶懶的道:“既如此,便謝過蘇太子了。”

說著,她朝炎玄明道:“玄明長老,把蘇太子送的藥材都記上,送到藥庫裡去。”

“是。”炎玄明點頭,恭敬的道。

顧雲初又望向傅青鸞,“傅公主,你呢?”

傅青鸞氣得嘴角直抽,又交藥材?她之前在藥園空間中已經被坑過一次了,現在身上哪還有那麼多藥材!

十萬年的藥材是一株也冇有了!

萬年的藥材還剩下百來株,千年的藥材倒是還有近千株……

想到這裡,傅青鸞就想哭,她辛辛苦苦攢了半年的藥材啊!冒著生命危險采來的!

如今全部要給顧雲初作嫁衣!她好不甘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