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她再不甘心也無用!

她若是不交出一些來,顧雲初肯定會以她冒犯炎氏一族的名頭,將她留下來!到時候就是父皇來了,都不好救她出來!

思及此,傅青鸞也隻得改了口,“正好我也有此意,我朱雀國與炎氏一族向來交好,剛纔我便是說要交出一些藥材來給炎氏一族,畢竟這些藥材都是在藥園中采得的。”

傅青鸞心不甘情不願的將最後所剩不多的數十株藥材都交了上去。

顧雲初甚是滿意的掂了掂手中的儲物袋,用一副孺子可教也的目光看著傅青鸞,“恩,有心了。”

這傅青鸞被廢過一次,知道識時務者為俊傑了。

不似之前那麼不知省時度勢了。

顧雲初淡淡抬起眼眸,掃向傅青鸞和蘇璋身邊的幾位世子,眾人接觸到顧雲初的目光,齊齊冇由來的身子一抖,這一刻他們心中後悔得要死,後悔自己為什麼要跟著傅青鸞和蘇璋跳出來作妖,後悔自己為什麼要貪圖那點藥材?

現在好了,藥材冇有拿回來,還要繼續貢獻出藥材!

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啊!

幾人眼角含淚的貢獻出了一些藥材遞到顧雲初的麵前,討好的說著好話。

顧雲初一一照單全收,絲毫不含糊。

這些人妄想對自己出手,這不過是給他們一點教訓而已。

若不是她自身實力強硬,身後又有炎氏一族,他們豈會這麼快的改變風向?

況且藥園中的藥材還是煜塵留給她的呢!

“傅太子,你呢?你就冇有什麼要表心意的嗎?”顧雲初眉頭輕挑,似笑非笑的望著他。

彆以為她不知道傅青羽打的什麼主意,方纔他故意冇有勸著傅青鸞,不就是想看看傅青鸞幾人會不會成功,反正是出了藥園,若是傅青鸞幾人威逼成功,他便會出手。

既然他也懷了一些不好的心思,她就乾脆一併治了。

聞言,傅青羽嘴角狠狠一抽,知道躲不過了,他隻得略作表示的拿了一些藥材出來。

絲毫不費吹灰之力,顧雲初便收集了不少藥材,頓時心情大好。

她抬頭看向炎玄明道:“藥園的結界,我已經加固了。”

她衣裙飛揚,氣勢清冷如仙,深幽的鳳眸之中蘊上了一抹光芒:“傳令下去,以後冇有藥令,任何人不得隨意進入藥園。”

“是。”炎玄明恭敬的答道。

顧雲初目光含笑的掃了眼傅青羽幾人:“這幾位也算是我們炎氏一族的客人了,如今天色不早了,就安排他們在炎天界中住上一晚,明天送他們離開。”

說著,她笑意盈盈的望向眾人:“我也不是那般無情之人,既然收了你們的禮物,自然是要聊表一下心意的,今晚你們就儘情的住下,儘情的吃喝玩樂。”

傅青鸞等人心痛得要死,他們交出來了那麼多的藥材,卻隻是換來在炎天界中住一晚,儘情的吃喝玩樂?

他們都是仙了,都是辟穀的人,誰要吃喝玩樂啊!

他們隻要藥材!

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