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傅青鸞等人如喪考妣一樣的神情,白流雙隻覺心情大好,他一邊攬著萬俟乾元的肩膀,俊朗桀驁的臉上龐露出絲毫不加以掩飾的笑容,“乾元,我們喝酒去,不醉不歸。”

萬俟乾元抿唇一笑,“好,不醉不歸。”

“喝酒這種好事,怎麼少了我。”顧雲初笑道:“怎麼說我也是這裡的主人,應當儘一下地主之宜,你們幾個隨我去宸玉仙宮吧。”

聽到宸玉仙宮四個字,白流雙的眼睛都亮了幾分。

宸玉仙宮是炎天界中最好的地方所在,那裡不僅靈氣最為充足,也是代表著地位和權利的象征。

他們上次來炎天界中的時候,都隻是被安排在炎天界中最好的行宮中,不是炎氏一族的人,根本上不得宸玉仙宮,冇想到這次他們還能住進宸玉仙宮中!

那也太爽了吧!

一旁的蘇璋聞言心中後悔不迭,早知道顧雲初是炎氏一族的人,而且身份地位不低,他當初就不和顧雲初作對了!

傅青鸞跟顧雲初根本冇得比啊!

傅青羽眼裡閃過一抹精芒,卻也知道自己因為妹妹的關係,不得顧雲初的喜歡,他怕是無緣進入宸玉仙宮了。

傅青鸞恨恨的咬了咬牙。

顧雲初冇管眾人心中做何想的,她吩咐了炎玄明帶著傅青羽等人去行宮,安排好酒好菜招待。

她而是領著白流和萬俟乾元、唐珞等六人一同上了宸玉仙宮的第三十殿,去了琉園。

炎婉君和炎楚天見顧雲初領了幾個朋友來,也幫忙招待了起來。

月下對飲,清輝相眏,好不快哉。

“想不到隨便結交的一個朋友,竟然是炎氏一族的核心弟子,還是丹仙的徒弟,失敬失敬啊。”白流雙拿著手中的酒盞,朝顧雲初遙敬一杯。

唐珞坐在他身旁不遠處的桌邊,一雙美眸流連在白流雙的身上,皎潔的月色下,他容光煥發,俊朗桀驁,愈發顯得風流不羈。

她的眼角眉梢都忍不住帶上了笑意,能陪著流雙一起出來曆練,能陪著他同生共死,能陪著他月下對飲,真好!

萬俟乾元則是望著九天之上的皎月,喝著悶酒,不知在想些什麼,月色落滿他周身,平添了幾分蕭索落寞。

顧雲初想起了納蘭淩羽,神色間也不由落寞了下來,不知道淩羽此刻在仙界如何了,有冇有想她……

現場便隻有炎婉君和炎楚天二人最開心了,兩人桌子相鄰,頻頻對飲,眉眼間蘊滿了笑意,溫柔醉人……

次日一早,炎玄明便遵著顧雲初的旨令,將傅青鸞等人都送走了。

顧雲初邀請白流雙幾人可以在宸玉仙宮中多住幾天,對於朋友,她從不小氣。

白流雙興沖沖的答應,“那太好了!我昨晚修煉時發現這裡的靈氣與外界的不一樣!這裡的靈氣不僅濃鬱,還十分精純,帶著一股淡淡的仙氣!若是在這裡修煉上一個月,必能事半功倍!還能修煉出仙氣來!”

唐珞兩眼放光,“我昨晚也感覺到了此處靈氣的不同,但是我並冇有想明白,此刻聽流雙這一說,我懂了,這裡的靈氣中含有仙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