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0章

懲治(4)

楊月棠往前爬了幾步,再抬頭時,目中含淚,嚶嚶哭道:“長老明鑒,我隻是見我姐姐被人利用唆使,怕她不知迷途而返,從此陷入泥潭,就好心勸誡,這一切都是因那顧雲初而起,我也是受害者啊!”

傅長老看了一眼神色未改的顧雲初,輕飄飄道:“哦?你是說,都是這個顧姑娘橫行霸道,搬弄十分,不但無緣無故先出手,把你們打成這樣,其後又跟修士院的這幫老學生打了一架,把他們打得頭破血流?”

楊月棠聞言,垂下的目光微微一閃,也忽略了傅長老提及顧雲初時的稱呼,連忙應聲,神情淒苦道:“回長老,事情前後差不多是這樣,不過顧雲初打人也並非無緣無故,是因為她奪了真真同學的靈劍,真真同學索要不成,顧雲初就把她打成這般。”

說著她眸種淚水滾落下來,她擦了擦,說:“我原先也隻是為了我姐姐,冇想到不知不覺就發生了這麼多事,許是顧雲初見我和真真姑娘要好,也連帶著一起針對我,我才說了我姐姐幾句,她不但惡語相向,還出手打我。”

“我逼不得已,隻好自保還手了……”

她梨花帶雨,一席話下來說得情真意切,再看她的淒慘之貌,不知情的人聽了,還真可能會信以為真。

傅長老並冇有接她的話,而是轉向了林真真,目光淩厲道:“你,來說說看,她所言是否屬實?”

林真真恨不得把臟水都往顧雲初身上潑,反正傅長老也冇有看見,情況到底如何誰也不知道,他們幾個隻要一口咬定,傅長老如何能辨彆得出真偽?

於是她連忙點頭,連聲道:“傅長老明鑒!事情正像月棠所說,我們都是受害者啊,您看那顧雲初,身上完好無損,而我們卻是這般,我們兩個的傷勢,全都是拜她所賜的!我大哥也是看我被打成如此,纔過來阻止顧雲初繼續作惡,我們所言句句是真,絕無虛假啊!”

傅長老瞥了她一眼,語氣淡淡的,聽不出喜怒,他說:“所以說,你們兩個都冇有錯,所有一切,都是顧姑孃的錯了?”

林真真一喜,道:“正是如此!”

她又眼眶紅紅,咬唇說:“長老,您一定要相信我們,不要被奸人所矇蔽了!”

傅長老眼中掠過一抹厲色,對林軒冷冷道:“你呢?你又有什麼話要說?”

林軒隻看傅長老的神情,心中隻覺得有些不妙,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卻來不及多想,低頭眼神幽暗,道:“我相信我妹妹所言,不瞞長老,我原本在修士院中研習功法,卻突然有人跑來對我說,我妹妹叫人打了,等我趕去時,正好看到那個女人對我妹妹下狠手,這般情形我等不及多想,就連忙出手阻止,以免對方釀成大禍。”

楊月靈眼睛一瞪,搶話道:“你們胡說!分明是你們阻撓我們領取物資,還把我的聚元液毀去,惡語相向百般刁難,現在竟然歪曲事實賊喊捉賊,太卑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