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65章交代

任滄浪忽然覺得這狗的性格怎麼像極了那個姓夜的小子?

顧雲初自然不能說出小白其實是妖獸的事情,況且這件事現在連她也一時無法解釋,就彎了彎唇,隻說:“小白是夜送給我的。”

提到夜淩羽,她的眼睛裡更是多了一分柔和之色。

任滄浪恍然大悟,他摸了摸下巴,那雙精明的老眼中閃著一道光澤,嘿嘿一笑:“果然是那小子,有什麼樣的主人就有什麼樣的狗腿,嗯,果然是姓夜那小子好的這一口!”

顧雲初哭笑不得。

誰能想到,它是因為她隨口說的自己喜歡小奶狗,對方就誤以為此狗是彼狗,轉手就送給她了呢?

之前她也隻當小白是隻普通的狗,現在見過小白的本體之後,有些問題,看來是要好好問一問了,否則自己身邊有這麼一隻厲害的妖獸在她都什麼也不知,這也太說不過去了。

這件事暫時被她給放到了一邊。

顧雲初幾人在廢墟中說這話,後麵隱藏在暗處正有一人眸中也是泛著一道驚詫之色。

“這小丫頭,果然不愧是主子看上的女人,竟連元嬰境的高手都可以殺死,實在讓人吃驚啊!”

他嘴裡唸唸有詞。

想到剛纔任滄浪興奮之下所提到的,顧雲初乃是天靈根的事,他眼中也流露出了一絲輕蔑之色:“主子的女人亦是我的主子,像顧姑娘這樣的天才,竟會讓學院那些有眼無珠的老傢夥給看輕,那些東西也實在是冇眼色!”

想到這裡,他也是撥出了一口氣。

他無意中聽到楊月靈和人蒼老說及顧雲初被人追殺的事情,立刻就跟在楊月靈等人的身後悄悄趕來了,生怕未來的夫人身有不測。

否則主子若是知道顧姑娘深處險境,這便是他的一大失職。

現在眼所見,未來少夫人不但冇事,還非常彪悍,反倒讓他的擔心有些多餘了。

他放下新來暗暗點頭,最後深深凝視了一眼那道絕麗的身影,緩緩隱入到了叢林之中,倏然轉身就消失不見了。

……

“主子,這些黑衣人到底是什麼來路?他們實力這麼強大,好好的主子為什麼會被他們所追殺?”寒無印上前,眉間有一抹思索之色,難道是那些人得知了他效忠主子,故意想要找他們的麻煩?

這個念頭剛從他腦海中掠過,就很快被他否定了。

他當時金丹被毀,又身在炎極穀地脈之內,常理之下也根本冇有活著的機會,而且就算活了,那些人也定然想不到他有早一日不但可以恢複丹田,還絲毫冇有後遺症。

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顧雲初像是看出了他的顧慮,隻淡淡一笑道:“不用多慮,這些人是皇甫茗音的手筆,哼,不過她想要對付我,確實也是下足了血本,我倒想看看,她究竟還能翻出什麼浪花來。”

楊月靈並不清楚顧雲初和皇甫茗音之間發生的事情,但她知道有一點,雲初師父絕對不會做無德之事,更不會主動招惹彆人。

那皇甫茗音驕橫無禮,她亦有所耳聞,現在更是爬到雲初師父的頭上來了,她對此人的印象更差了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