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76章師父?

聖天學院的學生們臉色一黑!

“太虛殿的人就是這麼待客?也太過分了!看準了我們冇有靈獸當坐騎,故意要炫耀的嗎!”

“就是啊!這不是擺明瞭給我們下馬威嗎?十大宗門有什麼了不起的!”

開口說話的人,顯然都是被剛纔太虛殿兩個弟子的態度也惹惱了。

有任滄浪和秦絕在,他們當然不擔心無法上去,隻不過太虛殿的人的嘴臉,實在是太欠打了,聖天學院的所有學生,都覺得很受羞辱。

顧雲初也是皺了皺眉,她本來就對太虛殿冇有什麼好印象,現在見此,印象分更是直接往下掉。

再看一旁的君無殤,自始至終都慵懶地抱胸而立,半闔著眸子,嘴角微揚著,氣定神閒的樣子好不悠閒自在,剛纔太虛殿兩個人的態度,完全冇有影響到他的樣子。

就在眾人都很不高興的時候,一隻飛舟在空中突然出現,漲大。

秦絕甩袖的姿勢剛剛收了回去。

聖天學院的學生們立刻就被轉移了注意,一臉欣然地在前者的提醒下,走進了飛舟裡。

不多時,飛舟騰空直上,青雲山雲霧繚繞的至高處飛去。

等他們到了太虛殿的山門之外時,之前那兩個接應他們的年輕弟子,已經不耐煩地在大殿之外等著他們了。

“現在纔來,慢慢吞吞的,真是墨跡。”

兩人撇撇嘴。

顧雲初等人從飛舟裡出來時,入眼就是一片靈雲環繞,青翠欲滴的碧綠之色。

他們所在的乃是一處高台,往後就是數百丈的山崖,險之又險。

好幾道靈光從山崖下射來,咻咻咻地往太虛殿之內而去,與此同時,又有一道靈光一閃,一葉飛舟穿空而來,落在了聖天學院的不遠處位置。

看到非洲裡麵下來的人之後,聖天學院的學生們一下子就冇有了好臉色。

正是帝華學院的學生,以及黃長老和張長老。

“原來是兩位院長,數年不見,彆來無恙啊,嗬嗬。”黃長老看到遠遠立在高台上的秦絕等人,就被對方的如同謫仙給晃了眼睛,他眼神一眯,臉上立刻掛上了一抹客套的笑容,帶著帝華學院的學生們走上前來。

任滄浪早就聽說了當初在顧雲初差點錯失秘境之行的機會,而且始作俑者就正是眼前這個黃長老,看到此人就冷笑了兩聲。

這姓黃的老頭,裝模作樣也不嫌累,真是虛偽得緊啊!

他看也不看黃長老,轉身就對顧雲初道:“小師父,當初是他欺負的你冇錯吧?”

顧雲初勾唇而笑,不置可否。

那聲音傳到了黃長老的耳朵裡,後者笑容立刻就僵在了臉上。

小師父?

大名鼎鼎的任滄浪,藥師公會的會長,竟然叫這個小丫頭片子小師父?

他冇有聽錯吧?

黃長老的臉上一片詭異之色。

聖天學院人群之中的南宮玲兒和楊月棠,不約而同地張了張紅唇,眸子裡的震驚之色收也收也收不住!

怎麼回事?

任副院長,不是想要收顧雲初為徒嗎?為什麼他會叫她師父?

南宮玲兒隻覺得天旋地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