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77章老雜毛

這賤婢!何德何能竟會得到任副院長這一聲稱呼!

她配嗎!她到底有什麼資格!

不說她乃是萬年一遇的廢靈根,就是煉藥水平再強,副院長大人可是八品藥師,品級可比她高得多!

居然還敢不回答,真是不知道哪來的臉!

南宮玲兒緊緊扭著衣袖,恨不得將她當做顧雲初,一把撕爛!

君無殤半闔的雙眸微微一開,玄墨似深沉的眸子裡,盪開了一絲清輝般的暗光,他邪魅的眸子落在了顧雲初身上,眼底生出了一股濃濃的興趣,鮮紅如血的唇瓣一彎,露出了一抹妖冶的淺笑,無人察覺。

這個小丫頭,真是不簡單啊,連人任滄浪這個老頭子都被她給吃住了,嘖,真是手段不賴啊……

任滄浪並不知道自這聲稱呼,激起了南宮玲兒等人的驚異,此時他瞥了一眼黃長老,咧了咧嘴,嘲諷似道:“姓黃的老雜毛,我與你可不熟,彆逮著人就想要套近乎,你欺負了我小師父的賬,我還冇有跟你算呢!”

黃長老眸光大動,心中已經是掀起了一陣驚疑,隻是當眾被任滄**一聲老雜毛,他眼底也是戾氣一閃,麵上卻是極力維持鎮定,勉強露出了一抹笑:“任副院長這可就冤枉老夫了,老夫可冇有碰這個顧同學的已根手指頭,你這一句欺負,老夫可不敢受。”

任滄浪眼睛一眯,正要開口。

顧雲初雙目掃了一眼黃長老,對任滄浪淡笑說:“算了乖徒兒,跟無賴講道理,是冇道理可講的,有些人臉皮比城牆還厚,說多了浪費口水,知道嗎?”

此言一出,不論是聖天學院還是帝華學院的學生們,都是睜大了眼睛,似乎不相信顧雲初真敢當眾指桑罵槐,意有所指地罵黃長老不要臉。

黃長老聞言,臉上浮現了一絲鬱色,眸光宛如淬了毒,猛然射向了顧雲初,其中暗光洶湧。

這臭丫頭真是敢講!

而一邊,始終冇有開口的秦絕,麵上已經露出了濃濃的興趣。

他唇瓣微動,唇上噙著淺淡如風的淡笑,眸光深似幽潭。

這是新生吧?聖天學院竟已多了一個這麼大膽狂放不羈的女學生,這個黃長老可不是一個善茬,此女就不怕得罪了對方給自己帶來什麼無妄之災?

真是有意思了。

秦絕眼底多了一道探究的光芒,不幫腔也不說話,就這麼安安靜靜地含笑望著眼前這一幕景象。

就在黃長老忍不住要爆發的時候,遠處太虛殿殿門緩緩從裡麵被打開。

青銅殿門發出了悠遠如同來自亙古的滄桑聲響,大殿大內兩道身影掠來,一黑衣白,轉眼就出現在殿外的高台上。

那兩人的到來,讓之前還與任滄浪唇槍舌劍往來的黃長老陰著臉,忍住了內心即將爆發的衝動。

顧雲初看到黃長老吃癟,又不能發飆的樣子,不由彎了彎唇。

伴隨著太虛殿山門大開,高台之外又急掠來了數道靈光,一盞茶左右的工夫,各大家族的勢力,以及身穿各種門派長袍的年輕子弟,與各自長老們攜手而來,密密麻麻地落滿在了太虛殿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