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24章算計

聽到顧雲初好不留情的嘲諷,意有所指她被打的事情,慕容月的心裡好不容易壓製下去的火氣轟的一下就騰昇起來。

“野丫頭你說什麼!有種你再說一句!”

慕容月一雙眼眸之中迸出了淩淩的殺機,彷彿想要吃人一樣,狠狠剜著顧雲初的那張讓她嫉妒的臉!

顧雲初神色不動,眸子裡卻瀰漫上了一層寒光,勾唇譏笑:“原來你不僅欠打,連耳朵也不好使,你耳聾聽不清楚的話,我可不介意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再提醒一次你。”

說著她含笑的目光掃了一眼周圍,大有你看我敢不敢的架勢。

她神情自若一派悠閒的模樣,落在慕容月的眼睛裡,就像是寫著大大的威脅兩個字。

慕容月“嘭”地一掌拍在了身前的桌案上,當場就要控製不住發飆,卻被一旁的慕長老給按住了。

那嘭然一聲令周圍瞬間安靜下來。

“無礙無礙,不小心磕碰到了而已,諸位繼續喝茶吃菜,嗬嗬。”

旁邊有一個的臉色泛著油光,微胖的長老立刻麵上含笑,對在做的眾人解釋道。

那些人十分配合,像是恍然大悟似的,打著哈哈又繼續吃喝起來,卻豎起了耳朵,眼神若有若無地往慕容月的方向又看了幾眼。

任滄浪的和秦絕作為學院長老,坐在顧雲初和楊月靈的對麵,不知道剛纔發生的狀況,但見太虛殿的這些人的。

“月兒!爺爺之前怎麼交代你的,你可切莫因為一時之氣壞了大事。”

慕長老轉頭就臉色就微微一沉,悄聲在她耳邊壓低了嗓子警告。

“爺爺!這個賤種她羞辱我!我們為什麼要低聲下氣,她不過是個聖天學院的小小學生,對付她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對付那臭丫頭由有何難,隻是聖天學院雖不如我們太虛殿,可那副院長任滄浪畢竟是藥師公會的副院長,身份不弱,而且為人最是胡攪蠻纏,不到萬不得已,不可莽撞,這件事情你就交給爺爺,你放心,事成之後,那野丫頭隨你怎麼折騰,爺爺絕對不會阻止你。”

他這麼一說,慕容月的臉色總算好看了一些。

她眼裡如藏了蛇信,吞吐著鋒芒,再次望向顧雲初時,眸中恨意一閃即逝。

慕容月冷冷斜視了顧雲初一眼,然後就再也不置一詞,自顧自喝起了靈茶,剛纔的事情,就好像冇有發生過一樣。

詫異於她態度的轉變,顧雲初挑眉。

視線落到慕容月身邊的慕長老身上時,眼眸裡有著一抹深思。

茶宴持續進行,不知不覺天色深深,寒光殿上的點綴著的夜明珠已經亮起,讓大殿之中如同白晝。

就在主賓儘歡的時候,慕長老對一旁的一個老者點點頭,兩人目光一個教會,後者垂手,緩緩退出了寒光殿。

慕長老微微有些褶皺的臉上,浮出了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