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10章

殺上門

煩了。

兩個字還冇說出口,迎麵突然射來一道寒光,那叫罵之人眼眶瞠得極大,喉嚨上一根冰錐赫然將他捅了個對穿,轟然倒地!

“啊啊啊啊!殺人了!”

周圍頓時傳來一陣尖叫聲。

場麵混亂無比。

納蘭行雲正在小妾的房間裡,撲在嬌美之人身上,此時正在興頭上,就突然聽到外麵傳來一陣‘轟隆’巨響,一陣騷亂和尖叫聲此起彼伏。

“殿下!殿下!不好了!不好了啊!”

有下人急匆匆闖入,連連敲門,驚慌無比。

他暗咒一聲,意猶未儘地爬了起來,冷聲道:“還不給本皇子滾進來!”

門開了後,一個小廝如喪考妣,連滾帶爬地闖入:“是大……大……大皇子!大皇子來了!”

納蘭行雲眉頭一擰,陰惻惻道:“納蘭淩羽?哼!他昨天傷了本王的手,被父皇跪得還不夠的,此刻竟敢跑到我府中殺人鬨事?”

昨天他當眾被納蘭淩羽弄得很冇麵子,一口氣要是不去,他豈能如願?

所以他就命人添油加醋把納蘭淩羽當眾和男人勾搭,害皇甫茗音落水這件事情,告訴了蕭皇後,很快納蘭皇帝也知道了此事,連夜就把納蘭淩羽傳召入宮,狠狠訓斥了一遍。

這纔剛暢快了一夜,納蘭淩羽就坐不住了?

嗬嗬。

“好!本皇子倒要看看,他究竟還想怎麼樣!”

納蘭行雲穿戴整齊,隨下人風一樣匆匆出門。

剛來到二皇子府門口,眼前一副淩亂無比的景象,就闖入眼簾。

隻見一片殘桓斷壁,門梁廳堂幾乎冇有完好的。

納蘭行雲臉色當即就黑了。

他眼中陰霾彌補,盯著不遠處一個冷酷俊逸,周身散發著淩冽寒氣的男人,咬牙切齒道:“皇兄,一大早就你就來我府上拆我的家,你就不怕所作所為讓父皇知道!”

一抹寒光突然射向了納蘭行雲,後者剛想抵擋,長劍就已經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她在哪裡!”

納蘭行雲愣了愣,冷笑:“皇兄真是莫名其妙,小弟剛臥床未起,連皇兄所說什麼事都不知道,你這樣興師問罪也要有個證據。”

他當然不能說,是因為被打斷了好事耿耿於懷。

納蘭淩羽手往前一挺,納蘭行雲的脖子立刻就被劃破了一道口子,殷紅的鮮血立刻順著他的脖子流下。

尖銳的刺痛讓納蘭行雲臉色忽然冷了下來。

“納蘭淩羽!你若是想為昨天罰跪的事情向我報仇,直說就是,實話告訴你好了,是我向父皇母後稟告的,告訴你又何妨,你要是有膽子再下狠手,光是殺害手足一條罪名,父皇得知必不饒你!”

納蘭淩羽眯了眯,漆黑的眸子裡一片殺意,他唇邊勾起了一道冷酷的弧度:“你不用顧左右而言他,昨天你府上的人擄走了我的人,你敢說冇有?”

納蘭行雲臉色又是黑了黑,他怒喝一聲:“你發的什麼瘋!本皇子好好的擄你的人做什麼!有病!”

“不承認?”納蘭淩羽唇邊一片鋒芒,“玄慕,把人帶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