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若溪把萱草的所作所為義憤填膺的告訴給姐妹們,姐妹們聞言,頓時惱羞成怒。

無雙大姐怒不可遏:“我以為寒寶喜歡的女孩子,必然和我們一樣,是個心胸坦蕩的豪爽女子。冇想到,那萱草卻當著寒寶是人,揹著寒寶是鬼。這樣兩麵三刀的女人,我們不能讓她禍害寒寶。”

三姐四姐都點頭附和道:“大姐說的是。這麼多年,我們姐妹們能夠團結一致,不生二心,就是因為我們心胸開闊,從不藏著掖著。這萱草故意給若溪妹妹難堪,心思可真惡毒。虧得若溪還是她的堂姐。這樣的女孩,絕不能讓寒寶對她一往情深,最後受苦的肯定是寒寶。”

十妹提議道:“所以我們要趁早棒打鴛鴦。”

主意打定,姐妹們便慫恿戲精十三妹給寒寶打電話。

為何十三妹被評為戲精,主要是因為十三妹不論接受什麼任務,哪怕是臥底,也都能板著一張嚴肅的臉,不苟言笑的她很難讓人揣摩透她的心思。她是做臥底的最佳人選。

十三妹當著姐妹們的麵給寒寶打電話。電話響了幾聲後才接起。

“十三妹,你找我有何貴乾啊?”寒寶不羈放縱的聲音傳來。

十三妹聲音很乾:“冇事就不能找你嗎?”

寒寶聽出十三妹的怨氣,頓時變得嚴肅起來。

“妹妹怎麼了?心情不好?”

十三妹冷哼道:“哼,不是我心情不好。是六姐姐心情不好。六姐姐不知何故要脫離我們軍情殿姐妹,要單飛。我們就想問問你,六姐姐到底發生了什麼大事?”

脫離軍情殿姐妹團,這可是十幾年來姐妹們不論麵臨多大困難挫折的時候,都冇有的戲碼。

十三妹編造的謊言,讓在場的姐妹們都驚得目瞪口呆。更何況是重情重義的寒寶?

“怎麼會這樣?”寒寶明顯慌亂了,聲音裡透著自責慌亂。

“十三,你務必把六姐姐留下來。你告訴她,待我回來向她負荊請罪。”

“我若能留得住她,又啟會跟你求助?你不是不知道六姐姐,一慣會拿自己的主意。”

寒寶道:“拚命拖住她。我馬上回來。”

十三流露出欣慰的表情。

誰知,電話未掛斷,彼端傳來萱草的聲音:“寒寶,好不容易出來遊玩一趟,你要中途退席,讓我閨蜜怎麼看我?不如你就再陪我玩一會,我找機會離開。如何?”

“這?”

寒寶和萱草的談論聲傳過來,氣得姐妹們臉色都沉了下來。

“果然是碧茶。”

十三怒道:“寒寶,六姐姐已經氣走了,你就彆回來了。”然後砰一聲掛了電話。

若溪埋怨十三:“十三,這個玩笑會不會太過了?寒寶會著急的。”

十三悶哼:“他喜歡和碧茶女在一起,就讓他們在一起。”

若溪苦口婆心的勸慰十三:“你不是不知道嚴家有遺傳性精神性焦慮症,把寒寶逼急了,我就怕他犯病啊。”

錚翎和婉兒出來,就聽到若溪的聲音,錚翎頓了頓。

心底湧起一股暖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