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瑾覺得自己眼睛快瞎了。

“玉兒,早餐你們吃吧,我上樓歇會兒!小北!”

莫北舟乖乖地上前扶著喬瑾就回房間休息了。

現在隻剩下花楚玉和喬野大眼瞪小眼。

“……你以前,職業還挺……隨心所欲。”花楚玉上前,拍了拍喬野的肩膀,“隻要身體冇出問題就好,誰年輕的時候不衝動犯錯呢?”

喬野:“……彆裝了,我看見你憋笑憋得嘴都在抽。”

花楚玉繃不住,大笑出聲。

“喬野,你是不是覺得你這一身特彆帥?”

喬野:“……”

他看了看旁邊的鏡子,臉上的表情回答了一切:豈止是特彆帥,這簡直帥呆啊!

花楚玉摘下圍裙,二話不說拉著喬野去了他的房間。

“去再洗個澡洗個頭。”她開口吩咐。

喬野嘟嘟囔囔:“我憑什麼?”

花楚玉眼神飄過去,大眼睛眨了眨,甜美無害,“小野哥哥,去洗個頭吧,你髮膠摸太多了。”

“……”

這一聲‘小野哥哥’搭配上那張超級萌妹的臉,實在是犯規。

喬野最後還是乖乖進了浴室。

等他洗完出來,房間內已經不見花楚玉的身影,但床上留下了她替他搭配的一套衣服。

喬野狐疑著上前看了看,最好還是穿上了。

等喬野重新下樓,花楚玉和喬瑾還有莫北舟都坐在餐桌前吃飯,喬瑾聽見腳步聲,抬了下眼皮,隻覺得剛剛被喬野辣到的眼睛,現在被治癒了。

“野哥,這一身好看。”莫北舟更直接。

花楚玉露出自得的笑意,她很清楚喬野身上的特質,成年男人少見的乾淨少年氣,於是給他搭了紫色牛仔外套和白T,乾淨又清爽,正好中和了喬野那張俊美得有幾分妖孽感的臉。

而且紫色的確很適合喬野,冇人比他更能駕馭這種顏色,但太重就顯得整個人愈發浮誇……就像,藏在彩色的迷霧,存心不讓人發現他的真心。

花楚玉聽喬瑾說過,在喬野父母去世後很長一段時間裡,喬野都會把自己打扮成小醜,戴著誇張的假髮,臉上塗滿顏料……嘴角畫出一個大大的燦爛的笑容。

而如今,這麵具留在他臉上已經太久太久,久得彷彿已經和他融為一體……

花楚玉迎上喬野的目光,笑得眉眼彎彎。

這笑容犯規,喬野彆開眼,走到花楚玉旁邊坐下,然而還冇坐熱,花楚玉就碰掉了手邊的筷子。

喬野下意識地彎身去撿,直起身的時候,花楚玉忽然低頭,長髮垂下來拂過他的臉。

喬野聽見花楚玉的聲音,在他耳邊,飛快又小聲的說了句:“小野哥哥,我承認你迷住我了。”

喬野手一抖,剛撿起來的筷子冇出息地又掉了。

等他紅這張臉重新坐好,花楚玉就像什麼都冇發生過一樣,已經邊吃邊跟喬瑾聊天,談笑風生了。

喬野輕拍了拍自己不安分的心臟。

完了,這個小土豆太會了……

吃完早餐,喬野就直接出門去了公司。

今天雖然是週六,但他還有些工作要處理,一些檔案需要他過目,晚上還有個飯局……

雖然喬野接手喬家後,也算得上一路順風順水,但這些社交應酬,一樣都少不了。

今晚的飯局,是北城的秘書長攛的。

喬野自然得親自去一趟。

離開辦公室前,他脫掉了牛仔外套,換上了正經深色西裝,鏡子裡的男人便隨之變得沉穩起來。

其實在成為喬家接班人的那一天,在大伯喬植死去的那一天,他就已經長大了。

一代一代便是這樣傳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