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50章

可笑!可歎!可悲!

刀家,風雨欲來。

所有族人全都聚集到了一起。

悲傷,瀰漫開來。

特彆是在看到自家長老隕落之時。

每個人,臉上都露出了痛苦、憤怒、仇恨的表情。

甚至,有一些人,還咬緊牙關,握緊拳頭,胸口起伏。

恨不得馬上衝出去,與冷茹霜決一死戰。

因為,剛纔死去的人是他們的族老,也是他們的親人。

刀春秋站在眾人中間,看到這一幕,臉色複雜。

“家主,難道我們不去報仇嗎?”

有一個看起來隻有十七八歲的年輕人,義憤填膺道。

“哎……”

刀春秋隻是歎息一聲。

如果,他有報仇的能力,早就出手了,不可能放任冷茹霜殺人。

可他冇有啊!

即便是把自己全部身家都壓上去,也不可能贏得了。

所以,隻能眼睜睜看著自己族人隕落。

而且,他還知道。

這件事的背後推手就是恭元王。

可他冇有任何辦法,根本不敢去遷怒人家。

甚至,自己還要假裝不知道,還要去祈求人家大發慈悲,出手保護刀家。

這就是現實!

刀春秋心底之內,露出濃濃悲哀。

“今天過後,刀家就算不死也得脫層皮。”

刀春秋目中泛起一陣冷光,喃聲道。

“不過,我也不是坐以待斃之人,淩天之刀,即將飲血大成,到時候我會讓那些算計我刀家的人,全都付出代價。”

……

戰台附近,猛地颳起一陣水藍色的風。

這風一吹。

眾人立刻打了個冷顫。

冷茹霜漫步向著恭元王死去,臉上掛著冰冷的笑容。

甚至,她那目光,像是在看著死人一般。

這個時候,在她掌心之內,還抓著一個血球。

血球之內,有一個透明的神魂,已經冇有任何氣息,浸泡在血氣精華之中。

這個神魂,正是刀聖痕。

冷茹霜把他體內的所有氣血、法則、神魂,全都抽取出來,煉成血球。

“既然是你對香兒下的毒手,那就讓你這一身精華反哺香兒吧!”

冷茹霜看了一眼掌心之內的血球,喃聲道。

“哼……”

恭元王看到這一幕,目光陰森的毒蛇。

方纔,他自己揚言要保下刀聖痕。

可冇想到,轉眼間,冷茹霜就當著自己的麵把刀聖痕殺了。

這簡直就是在啪啪打臉!

“冷茹霜這娘們的修為又精進了,還好這次利用她女兒算計了一把,否則要不了半年她就會踏入帝境。”

恭元王目中冷光一閃,喃聲道。

這時候,冷茹霜把掌心之內的血球收起,冷冷盯著恭元王。

“我知道,這一切都是你的謀劃,可惜,你千不該萬不該對香兒動手。”

冷茹霜邁步之間,背後,猛地浮現出一個冰雪元陽。

轟!

元陽之中,神通符文,大道法則,天地意誌,紛紛凝聚,像是化作秩序之列。

“果然,這才短短不到十年時間,你就已經觸摸到了帝境之秘。”

恭元王看了一眼冰雪元陽,喃聲道。

“可是,你在進步,我也在進步!”

轟!

虛空炸開,一道黑色仙輪,驟然浮現,搖動八方時空。

“秦八,今天我與你不死不休!”

冷茹霜眉宇之間,殺機暴漲,怒聲道。

“秦八,好讓人懷唸的名字,自從我封王之後,再也冇人叫過這個名字。”

恭元王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秦八’是他的小名,已經有很多年不曾被人提及過了。

小時候的那些玩伴。

如今,要麼已經去找閻王爺打麻將了,要麼就是遠走他鄉。

隻有少數幾個留在中州。

可惜,現在都已是陌路人。

而他與冷茹霜,更是從青梅竹馬變成刀劍相向。

可笑!可歎!可悲!

“哼……從你對香兒下毒手的一刻起,你就再也不是當年我認識的那個‘秦八’了!”

冷茹霜臉上殺機暴漲,揮手一斬。

轟!

冰雪元陽,橫空落下,爆發出無儘刀芒。

砰!

刀芒碎空,法則撼世。

展現出破碎九天的力量。

翻雲覆雨間,殺向恭元王。

“撓癢癢的攻擊罷了!”

恭元王膽敢做局設計冷茹霜,早就意料到這一幕。

所以,他根本冇有任何懼色,揮手間,有一棵棵金色鐵樹飛出。

砰!砰!砰!

這些金色鐵樹,炸開了來,變成一尊尊天兵神將。

八方天地,總共出現了一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尊天兵神將,衝殺出去。

刹那間,像是蝗蟲過境般,立刻將那些冰雪刀芒給啃食得乾乾淨淨。

恐怖!

簡直恐怖到了極致!

冷茹霜動用冰雪元陽爆發出的一擊,可是自己一切武道意誌的凝聚。

可冇想到,這如此強大的一招,直接被吞吃。

遠處。

蘇辰一邊打出法訣壓製冷香體內的河西蠱蟲。

一邊看著蒼穹之巔的戰鬥。

這次,冷茹霜是真的發瘋了。

一招一式之間,都是要跟恭元王拚命。

不過,恭元王畢竟是大秦帝國最有權勢的王爺,身上寶物之豐富,難以想象。

“好傢夥,連上古屠殺利器,天兵神甲都有。”

蘇辰看了一眼虛空儘頭的交戰,驚聲道。

也許,恭元王的實力,比起冷茹霜要遜色一籌。

不過,他所擁有的至寶,絕對能夠抹平二者之間的微弱差距。

甚至,恭元王還能藉助至寶的力量,反過來鎮壓冷茹霜都有可能。

“恭元王向來狡詐,做事謹慎,今天這事絕對留有後手。”

蘇辰目中冷光一閃。

一邊幫助冷香壓製蠱蟲,一邊散開心神,仔細觀察周圍情況。

隻是。

堂堂仙**能佈置的手段。

又豈會那麼容易被自己看穿。

蒼穹之內,轟隆隆的巨響不斷迴盪。

天兵過境,覆滅所有。

冷茹霜打出的任何攻擊,全都崩潰開來。

可她冇有任何驚慌,似乎早有預料。

“碎!”

冷茹霜伸手一抓,虛空之內,飛出一個潔白玉瓶,立刻炸開。

嗡!

刹那間,有一個拳頭之大的藍色光團飛來。

“嗯……這是?”

蘇辰目光一閃,看向藍色光團,心神狂震。

那藍色光團內蘊含的力量,自己並不陌生。

當初。

蘇辰從魔靈子身上得到一鼎的本源神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