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21章

仙藥,全都冇了!

轟隆一聲!

幾乎就在秦龍宇離開的一瞬。

整個第八風浪,立刻咆哮起來。

那無儘河水紛紛沖天而起,成為滔天之柱,撞擊長空。

“不好!”

衛窮臉色一變,立刻看到,有無儘波濤洶湧的水浪襲來。

“天地玄輪,擋!”

砰!

一道法則玄輪,轟鳴落下,擋在跟前,立刻攔住那些狂暴的水浪。

轟隆隆聲傳出。

第八風浪,瘋狂捲動,直接沉入死神之河。

“冇有這第八風浪,我一樣有的是法子進入河底世界。”

秦龍宇臉上露出一抹冷冽之色,揮手間,一艘戰船落下。

砰!

隻見,他一步邁出,踏入戰船。

全力催動之下。

竟然速度不比第八風浪慢上絲毫。

這艘戰船,乃是天地間少有的速度類型仙寶。

且還是最為頂尖的那一種。

全速爆發之下,即便是空**能都望塵莫及。

秦龍宇站在船首,衣袍翻滾,頭髮飛揚,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冷峻。

“萬裡追蹤,定!”

隻見,他伸手一拍。

追蹤之術,徹底展開,立刻對第八風浪進行定位。

然後,展開追尋。

……

河底世界,東部平原。

兩人一鸚,全都冇有出聲,小心翼翼的隱藏了自己。

然後,慢步往前走去。

整個過程,大概持續了兩個時臣。

這兩人,正是蘇辰與楚香香。

他們還不知道徐老已經出事,更不知道,衛窮三人,已經通過第八風浪,殺入河底世界。

一場前所未有的危機,正在悄無聲息間,蔓延而來。

再過不久,迎接他們的將又是一場驚天動地的死戰。

砰!

蘇辰一步落下,看著寂靜無聲的河底世界,皺起了眉頭。

“奇怪,那些夢幻冰蝶都躲哪去了呢?”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早在此前,他們剛進入河底世界那會,直接遭到上萬頭冰蝶的追殺。

後來,意外之下,引出楚霸王的意誌。

就在蘇辰與霸王意誌一爭高低的時候。

那些本來看上去威風凜凜的冰蝶,全都被嚇得奪命而逃。

楚霸王的意誌,擁有至高無上的氣息。

這種氣息,讓冰蝶的生命本源顫抖,靈魂驚駭,所以全都躲起來了。

因此,蘇辰他們這一路走來,纔會如此平坦。

“小子,那些冰蝶肯定都是躲在族地之中,咱們現在快去仙藥之地,那裡已經冇有冰蝶的守護,正是挖取靈藥的大好時機。”

禿毛鸚雙眼發亮,迫不及待道。

“全都躲到族地中去了麼?”

蘇辰神色一動,不由地加快了腳步。

時間流逝,很快的,半個時辰過去了。

這段時間的趕路速度,快了不少。

果真如禿毛鸚所言。

那些冰蝶,因為恐懼楚霸王的意誌,全都躲回族地了。

他們這一路走來,再冇有遇到任何一頭冰蝶。

可是,蘇辰卻冇有因此感到心安。

反而是心頭在狂跳。

隱約間,似乎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讓我這般心緒難寧?”

蘇辰眉頭緊皺,想了片刻,都冇能弄明白這不安的來源。

無奈,他隻能壓下心底的躁動,繼續向前趕去。

時間流逝,又過了半個時辰。

砰!

蘇辰腳步一頓,停了下來,抬起頭,看過去時。

一座遼闊的平原,映入眼簾。

“這……”

蘇辰目光看向平原的刹那,臉色猛變。

“怎麼會這樣?”

楚香香臉上露出了無法置信。

不隻是他們,還有禿毛鸚,雙眼之內更是露出滔天怒火。

整個平原,生機肥沃。

仙靈之氣瀰漫。

看上去充滿無限活力與造化。

可是,再進一步細看,便會發現,平原上麵,還有無數的坑坑窪窪。

原先長在平原上的仙藥,全都被人挖走了。

是的!

所有仙藥,全被挖走了!

而且還是雁過拔毛那種,挖得乾乾淨淨!

連同讓那培育仙藥的土壤,也都被鏟走!

蘇辰心心念唸的仙土,早就讓人刮地三尺,全給弄走了。

整個寶藏之地的仙藥,冇了,都冇了。

“這……這是誰乾的?”

禿毛鸚氣得渾身顫抖,絕望道。

“不清楚,冇想到居然有人比我們先了一步。”

蘇辰臉色無比陰沉。

河底世界,居然有人比他們先一步到來。

而且,還趁著冰蝶都進入族地的一瞬,把這寶藏之地的仙藥,都給挖乾淨了。

“小子,快取出‘天命珠’,給我進行時光回溯,我倒要看看,誰敢把手伸到我飛天神鸚碗裡夾肉吃!”

禿毛鸚雙眼血紅,咆哮道。

這片寶藏之地的仙藥,早就被它視做囊中之物。

如今,有人硬生生搶走自己的囊中之物。

這讓禿毛鸚如何不生氣?

“好!”

蘇辰冇有任何遲疑,點頭道。

這次他也是生氣了。

偷挖仙藥這種勾當,乾了也就乾了,可卻把仙土都給挖走了。

這讓蘇辰怒了,真的怒了!

先不管那族地內有什麼寶物,當務之急,應該是掘地三尺,將那偷走仙藥的賊子找到。

“天命珠,開!”

蘇辰伸手一拍,掌心內,立刻飛出一枚拳頭大的珠子。

隨著他的靈氣、心神、魂力,不停融入其中,原本黯淡無光的天命珠上麵,立刻散發出九彩光暈。

這一層光暈,似乎蘊含了神秘莫測的命運大道,讓人無法琢磨。

天道神機,輪迴萬測。

“什麼?這枚傳說中能夠預測命運大道的珠子,居然在他手中。”

楚香香呼吸急促,臉上充滿了震驚。

以她的見識,自然知道,天命珠的來曆有多麼不凡。

曾經,她在古冊上看過記載,上古時代,有上百位大帝,為了天命珠打得頭破血流。

最終天命珠的下落,不知去向。

可冇想到,這枚擁有探尋未來,回首過去的逆天神珠,居然是被蘇辰得到了。

“難怪……難怪我父親會不惜動用自己的意誌本源,助他突破!”

楚香香目中泛起陣陣流光溢彩,喃喃細語。

“天命之道,還原此地!”

蘇辰冇有使用天命珠去算冰蝶族地的至寶。

那是要涉及到未來的,存在太多變數。

所以,他隻能讓天命珠,對仙藥之地進行時光回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