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569章

死不認賬的烈明鏡

“不敢了?”

楚香香臉上露出一抹冷笑,道。www.biqugev.cc

“哼……是個男人,就不會在女人麵前說不敢!”

烈明鏡咬了咬牙,又道。

“我跟你賭了!”

二人,雖然隻是口頭之言,冇有任何契約的東西。

可這一次,烈明鏡卻不敢不當真。

“哼……我就不信,這小子真能逆天,百息之內,煉化天霜龍梅上麵的數萬道歲月之輪,除非是大帝,否則誰都做不到。”

烈明鏡心底念頭翻滾,不斷安慰自己。

可惜,這接下來的事情,並冇有朝著他的想法發展,反而是讓他大跌眼鏡,嚇得差點暈倒過去。

“蘇辰,百息之內煉化天霜龍梅,我讓一個神體給你為奴十年!”

楚香香聲音不大,傳出時,卻是讓天地為之一震。

“嗯?為奴十年麼?”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剛纔,烈明鏡與楚香香的賭注,他都聽得一清二楚。

隻是冇想到,這個烈明鏡會如此的死皮賴臉,明明已經打賭輸了一次,還敢再來第二次。

這都不用讓人挖坑,他就給自個挖坑自個去跳了。

“要煉化這天霜龍梅,又豈止需要一百息,隻要五十息便可。”

蘇辰大笑一聲,踏步間,背後猛地分出一道新的人影。

“神魂九影!”

轟!

這道新出現的人影,陡然竄出,在半空中炸開,頓時變成九道魂影。

砰!砰!砰!

一道道天火炸開的巨響,迴盪開來。

蒼穹之內,風雲湧動。

神魂九影,齊齊出手,火焰轟鳴,翻滾而動。

“九龍煉天術,落!”

九大魂影,同時施展這一式煉物**。

一下子,便是凝聚出了九九八十一頭火焰長龍。

這是何等壯觀的局麵。

深淵幻境上空,八十一頭火龍,呼吸而動,形成九座虛空烘爐。

這九座烘爐,都能引天地靈火,聚萬物靈氣,煉自在造化。

“歲月之輪,分而煉之!”

蘇辰揮手一拍,立刻把天霜龍梅給分成九份。

每一份,也就隻有幾千道歲月之輪。

九爐同煉天霜龍梅的歲月之輪,如此一來,速度突飛猛進。

百道歲月之輪!

千道歲月之輪!

萬道歲月之輪!

……

僅僅隻是幾個眨眼的功夫,蘇辰便煉化了大半的歲月之輪。

可這時候,百息的時間,也纔過去三十息。

“九魂之煉,便是造化之煉!”

蘇辰大喝一聲,揮手間,心界之塔,神光普照,轟然落下。

刹那間,神魂九影上麵,全都泛起了各種道紋,變得強橫至極,煉化歲月之輪的速度,再次攀升。

“一萬九千道!”

“兩萬五千道!”

“三萬七千道!”

……

蘇辰目中的光芒越老越亮,看著那些歲月之輪,全都被打上自己的心神烙印,立刻有種掌控所有的感覺。

而且,隨著自己對天霜龍梅的掌控加深,自己似乎也與那留在仙藥上的先民畫麵,也有了聯絡。

“難道,煉化了天霜龍梅,便能得到先民畫麵?”

蘇辰想到這裡,不由地呼吸急促,出手的速度,更快了。

“心界魂光,燃照諸天!”

蘇辰伸手一拍。

浩瀚魂力,澎湃而動。

全都朝著天霜龍梅上麵的歲月之輪湧去。

一下子,餘下的七百七十七道歲月之輪,直接被煉化。

“天霜龍梅,起!”

蘇辰低喝一聲,抬手一拍。

九大虛空烘爐,紛紛炸開。

整整八十一頭火焰之龍,朝著天霜龍梅盤繞而去。

到最後,巨龍抬頭,齊齊仰天一嘯。

“吼……”

當這一聲如同開天辟地的嘶吼,傳開時,八十一頭巨龍,齊齊騰空而起。

同時,也把天霜龍梅給拉上土壤。

“烙印!”

蘇辰心神一動,立刻把自己的心神之力,烙印在天霜龍梅的根部。

如此一來,他也算是徹底煉化了整棵仙藥。

“嗯?”

蘇辰神色一動,立刻發現,在他煉化天霜龍梅的瞬間。

那仙藥內部的生機,不再流逝。

反而是逆轉造化,又開始變得力量充沛。

更讓他感到震撼不已的是,在這天霜龍梅的枝乾上麵,所有歲月之輪,聚集到一起。

所凝聚出來的畫麵,正是自己此前看到的先民畫麵。

先民畫麵,乃是天地規則運轉所誕生的東西,向來神秘莫測。

蘇辰也不清楚為何會出現在天霜龍梅的歲月之輪上麵。

不過,這並不妨礙他感悟先民畫麵,從中修煉出獨尊蒼生的聖痕。

雖然這個過程困難重重,可也不是冇有希望。

“收!”

蘇辰伸手一抓,立刻把這枝乾上的仙果收入囊中。

這枚仙果,乃是自己突破進入造神四境的關鍵,不容有失。

遠處,烈明鏡看到這一幕,驚呆了。

“這……這怎麼可能?”

烈明鏡臉上充滿了無法置信,還未來得及細想,立刻感受到一股恐怖威壓。

整個人,渾身狂顫,差點冇忍住就要跌倒下去。

蘇辰渾身氣血直衝雲霄,強大至極,狠狠鎮壓住了烈明鏡。

“剛纔是你說,賭注輸了,要給我為奴十年的?”

蘇辰威勢滔天,冷冷看著烈明鏡。

“不,這……我冇……”

烈明鏡臉上滿是驚恐之色,拚命搖頭。

“不什麼不,準確來說,應該是為奴十三年!”

楚香香嫣然一笑,道。

“那三年就算了,給我為奴十年,我可以饒你一命!”

蘇辰聲音雖然平淡,可卻有種不容置疑的味道。

可是。

烈明鏡本是一府之主,又是覺醒神體,受天眷顧,得到燭火大帝的傳承。

這讓他擁有了要爭當天下之雄的決心。

但眼下要讓他臣服蘇辰。

這自然是很難做到的事情。

“蘇辰,贏了賭注的人,又不是你,我是絕不會給你為奴十年的!”

烈明鏡咬了咬牙,狠聲道。

幾乎就在他聲音傳出的一瞬,眉心之內,燭火寶石上麵,立刻出現一層濃鬱的火焰。

這層火焰,與禿毛鸚噴出的白火,十分相似,可卻要可怕得多。

僅僅隻是剛一凝聚,立刻把虛空都給燒得灰飛煙滅了。

“不要逼我……”

烈明鏡臉上充滿了瘋狂之色,咆哮道。

這一刻。

他的神體,顫抖到了極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