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571章

邪惡之力再現

“蘇辰,我就算是死,也不會臣服於你!”

烈明鏡咬了咬牙,怒聲道。https://www.biqugecom.com

“看樣子,你是選擇第一條路了。”

蘇辰神色淡淡,伸手一抓,直接掐住烈明鏡的喉嚨。

無儘毀滅之力,狂湧而出。

“不!”

烈明鏡感受到這巨手蘊含的力量,讓他有種要窒息的感覺。

這一刻。

死亡的大門已經向他敞開了。

那所謂傲骨,彷彿不在錚錚而立,而是要分崩離析。

烈明鏡的腦海內隻有一個聲音。

那就是——活下去!

隻有活下去,他纔有機會崛起。

有機會繼承燭火大帝的力量。

有機會踏上衝擊大帝的道路。

有機會滅了蘇辰一雪前恥。

眼下,暫時的服軟,根本算不上什麼。

古有聖人‘勾踐’臥薪嚐膽,忍氣吞聲無數載,終將崛起,成就皇圖霸業。

烈明鏡認為自己也可以。

隻要日後找到機會,一定能滅了蘇辰,報今日搶寶侮辱之仇!

烈明鏡腦海內,閃過無數念頭。

到最後,化作一聲求饒。

“不……不,我願意,我願意臣服!”

烈明鏡也是個能屈能伸的人,臉上的憤怒,全都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是,濃濃諂媚。

“放開心神,接受我的烙印!”

蘇辰冷哼一聲,話語中,充滿了前所未有的霸氣。

“你……”

烈明鏡一臉驚駭,想要拒絕,可他卻不敢說出來。

從蘇辰話語之中,他感受到了一股不容反抗的味道。

否則,迎接自己的便是雷霆之怒。

“即便你在我心裡留下烙印又如何,隻要我實力超過你,依舊可以把這道烙印強行驅除。”

烈明鏡心底冷笑一聲,反抗了抵抗。

轟!

刹那間,有一束極其強橫的光芒衝進他的心神之海。

這光芒,照耀開來,形成一個心塔之狀的圖案,烙印其中。

“還算你識相!”

蘇辰在烈明鏡體內留下自己的禁製後,大手一抓。

那些擁有無儘束縛之力的陣法鐵環,立刻破碎開來。

“呼……”

烈明鏡重重鬆了口氣,感覺自己渾身在發軟,一個不慎,跌倒在地上。

砰!

烈明鏡渾身是傷,狼狽不已,可他卻顧不得這個,而是心有餘悸的看著蘇辰。

眼前這傢夥,看起來人畜無害,可簡直就是個煞星!

超級大煞星!

自己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

竟然……竟然招惹到這個傢夥!

不過。

他烈明鏡也不是好惹的。

以後,隻要找到機會,絕對要一雪前恥。

楚香香站在一旁,看著這一幕,目中充滿了震撼。

“果然,無論什麼時候,還是要靠拳頭來說話!”

楚香香心底忍不住一歎。

要是自己實力足夠,烈明鏡又怎敢咬死不認賬。

根據他們之前打賭的內容。

烈明鏡連續兩次都賭輸了,必須要給蘇辰為奴十三年。

可這傢夥就是仗著自己還有底牌,無賴毀約。

最終,還是蘇辰出手,將之強行鎮壓,令其服軟。

所以啊!

這個世界,說到底,還是強者為尊。

一切,憑實力說話。

楚香香心底,猛地露出強大鬥誌。

通過今天的事情,她深刻體會到了自身強大的重要性。

所以,她決定,等回家族之後,一定要好好修煉,爭取讓自己早日踏入大帝之境。

以大楚帝國皇室的底蘊,培養出一尊初階的大帝,還是能夠做到的。

“如今我都被你種下神魂烙印,可以放我走了吧!”

烈明鏡一刻都不想留在蘇辰身邊,道。

“哼……放你走?你這是在說笑話嗎?”

蘇辰眉毛一揚,道。

“既然打賭輸了,你要給我為奴十三年,我雖然給你減免掉了三年,還有十年時間,你都得留在我身邊,好好伺候本少爺。”

聞言,烈明鏡氣得直咬牙。

可卻冇有一句反駁的話。

蘇辰的話,確實有道理。

眼下,自己成了人家的奴仆,當然要跟在一旁伺候著了。

可問題是,烈明鏡並不是真心實意要認蘇辰為主啊!

“我勸你,還是不要再起什麼小心思,免得給自己找不自在。”

楚香香冷冷掃了烈明鏡一眼,道。

“不敢,我哪裡敢起什麼小心思啊!”

烈明鏡城府極深,立刻忍住心底的不滿,轉而恭敬道。

“走吧!”

蘇辰收走了天霜龍梅後,心底一直有種繚繞不散的危機。

“接下來我們去哪?”

楚香香神色一動,道。

“先離開這個地方吧,不知為何,他總有種心神不寧的感覺。”

蘇辰臉色微沉,道。

按照之前的規劃,進入深淵幻境是為了尋找天霜龍梅。

如今,天霜龍梅找到了,也是時候離開這個地方了。

雖然蘇辰此前懷疑。

這個地方可能是第三通道所在之地。

可剛纔他初略了觀察一下。

這裡,根本冇有任何空間通道的痕跡。

“離開也好。”

楚香香細緻秀眉,微微動了一下,道。

從始至終,烈明鏡就像個透明人,一句話都冇有。

幾乎就在他們三人要動身的一瞬。

砰!

突然,有道沉悶的巨響傳了開來。

蘇辰腳步一頓,臉色立刻變了。

“快看,這大地的顏色怎麼變了?”

楚香香驚呼一聲,低下頭時,立刻看到,這個大地都變得血淋淋的。

彷彿,這塊大地成為了模糊血肉。

“這股氣息……”

蘇辰目光一片凝重。

看向下方的血色大地,隱約間,想到了什麼,臉色狂變。

“不好,這是我們在剛進入深淵幻境時遇到的那股邪惡力量。”

蘇辰想起之前在進入幻境後,經過的一個地方。

那個地方,泥土之中,蘊含有一種特殊的邪惡力量,讓他根本不敢多做停留,很快就離開了。

可讓他萬萬冇想到的是,現在這股力量,居然追蹤到了此地。

“莫非是衝著先民之畫來的?”

蘇辰腦海內,立刻閃過這樣一個念頭。

轟!

幾乎就在這時。

一種讓他毛骨悚然的感覺,浮上心頭。

“不好!”

刹那間,一股強烈的生死危機擴散開來。

砰!

整個人,立刻倒退開去。

“桀桀……好小子,果然不愧是得到‘先民之畫’認可的人,反應夠快的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