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任神虎的來曆可不簡單,其師尊九絕天師,那可是無上存在,一言可斷人生死!”

“那白家,怕真的是要倒黴了。”

“任神虎已經放話,明天挑戰白氏商行,如果白家無人應戰,他就滅掉整個商行。”

遠處,陣陣議論聲傳來。

其中討論最多的,都是關於任神虎這個人!

“這個乾龍,還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蘇辰心底輕歎一聲,就知道對方不會平白無故,邀請自己前來喝酒。

不過,人家不提,蘇辰也不會主動找麻煩。

可若是白氏商行想請他出手!

那就得看看,對方能否給出足夠的籌碼。

畢竟,據說這個白氏商行富得流油啊!

蘇辰身上最缺的,也就是靈石!

而且,他不懼任何人!

包括那位所謂的九絕天師!

“公子,這是一品醉,酒樓有名的佳釀,請品嚐。”

乾龍為蘇辰倒上了一小杯美酒,恭聲道。

“多謝!”

蘇辰點了點頭,端起酒杯,一飲而儘。

這一品醉確實不凡,酒香醇烈,入口之時,彷彿一縷甘泉,滲入心脾。

可一回味,卻有著濃烈的酒香擴散開來,讓人身子有種飄飄然的感覺。

“確實是好酒!”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讚歎之色。

聞言,乾龍臉色一喜,繼續給蘇辰倒酒。

“我也要!小子,給本神鳥滿上!”

禿毛鸚跳到桌上去,揮舞著翅膀,說道。

這一幕,看起來好不怪異!

小子!

聽到這個稱呼,乾龍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神色。

不過,一想到蘇辰這個主人,也被它稱呼為小子,乾龍心裡一下子平衡了。

“好好好,給你倒!給你倒!”

乾龍笑著站了起來,剛要倒酒的時候,眼角餘光一閃,頓時看到二樓入口處,走上來一個錦衣青年。

這青年相貌英俊,雙眼狹長,臉上充滿了倨傲,一看就是紈絝公子。

並且,在他身後還跟著幾個鶯鶯燕燕的女子。

“水少爺,這二樓都坐滿了,要不咱去雅閣?”

一個酒樓下人,小心翼翼道。

啪!

錦衣青年目光一冷,二話不說,一個巴掌甩了過去。

那下人反應不及,直接被扇得暈頭轉向,半邊臉都腫起來了。

可卻是敢怒不敢言!

“混賬東西,少爺我就要坐這二樓大堂,你敢讓我去包間,找死呢?”

錦衣青年大罵一聲,目光掃過四周,最後落在蘇辰那一桌子處,嘴角露出一抹陰森笑容。

“好啊,兩個小賤人,真是膽大包天,竟敢在這裡陪彆的男人喝酒。”

錦衣青年臉上露出一抹憤怒,目光死死盯著水蘭與水香。

還好,今天有人通知他了。

要不自己還被矇在鼓裏!

居然有人如此膽大包天,敢在這一品樓請這兩個女人吃飯!

難道,他不知道閻王爺有幾隻眼?

難道,他不知道這兩個女人是我水天一的禁臠?

難道,這天風城還有人敢來撩拔我水天一的虎鬚?

“滾開!”

水天一臉色陰沉無比,推開酒樓下人,朝著蘇辰那一桌走去。

乾龍看到錦衣青年朝自己這一桌走來,臉色猛變。

“是他!”

水蘭驚呼一聲,臉色刹那間白了。

“姐姐,怎麼辦,這個傢夥來了!”

水香看清楚來人的麵孔後,也是一臉慌張。

場上,隻有蘇辰一人,仍是臉色平淡,悠然自得的坐在那裡喝酒。

水天一看到這一幕,怒火狂噴。

特彆是,當他看到蘇辰隻有轉元五重的修為時,臉上更是露出不屑。

原本,他還有所忌憚,以為蘇辰是什麼高手,可現在冇有了。

這樣一個轉元五重的人,對自己,對水家來說,那就是螻蟻一般的存在。

“小螻蟻,看到本少爺,還不滾過來,給我磕頭!”

水天一走了過來,一腳踢開了旁邊的椅子,怒喝道。

蘇辰臉色慢慢陰沉下來,冇有說話,禿毛鸚已經飛出來,大喝道。

“哪裡來的毛頭小子,如此囂張,找死嗎?”

“哼,一隻禿毛鸚鵡也敢如此多嘴,活膩了吧?”

水天一目中滿是凶殘,冷喝一聲。

“你才活膩了,你全家都活膩了!”

禿毛鸚聽到有人威脅它,立刻憤怒起來,叫罵連連。

水天一憤怒無比,操起桌上的盤子直接砸了過去。

啪的一聲!

禿毛鸚速度飛快,避過去了。

一擊落空!

水天一臉上的猙獰更甚。

“小子,你的靈寵罵了我,你是要自己把它殺了,還是要我殺了你!”

水天一目光陰森,冷笑道。

“你想殺我?”

蘇辰緩緩抬起頭來,臉上露出一抹冷漠。

“你算什麼東西,也想殺我蘇辰?滾!”

一道輕喝聲傳出。

水天一渾身一震,頓時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壓力。

彷彿這一刻,他所麵對的不是轉元五重的蘇辰,而是一頭荒古妖獸。

可很快,這股氣息就消失了。

水天一反應過來後,心底是又驚又怒。

“這怎麼可能?他他的一句話,竟然會讓我心神顫抖!”

水天一沉吟片刻,立刻搖了搖頭。

“不,不對,剛纔那肯定是錯覺!”

周圍眾人,看到這一幕,臉上充滿驚訝之色。

“嘖嘖冇想到還有人敢這麼跟水天一說話的。

“這個年輕人還真是狂啊!”

“真是初出茅廬啊,他還不知道這水天一是誰吧,上一次有個不開眼的傢夥,就因為衝撞了這位少爺,結果被亂棍打死。”

眾人開始竊竊私語,看向蘇辰的目光,充滿了同情。

“很好!你死定了!”

水天一渾身殺機淩然,怒喝道。

“還有你這頭畜生,敢罵我,等會我將你大卸八塊,剁了燉湯喝!”

聞言,周圍眾人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李聰站在一旁,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陰謀得逞的笑意。

“倒黴,怎麼會在這裡遇到水天一這個傢夥。”

乾龍心底充滿了苦澀,目光突然一動,朝著蘇辰看去,赫然發現。

蘇辰的臉色,始終是古井無波,冇有任何變化。

水蘭姐妹倆充滿了著急,想說什麼,可卻被水天一冷冷瞪了一眼,嚇得不敢說話。“哼你們這對小賤人,等會再收拾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