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73章

這都是禿毛鸚教的

“我就知道,這天地間,不論什麼寶物,全都瞞不過你飛天神鸚的鼻子。”

九真子不著痕跡的拍了個馬屁,道。

這簡簡單單的一句美言,立刻讓禿毛鸚心情大爽,樂得不行。

畢竟。

這是來自傳說中‘禦妖天師’的讚美之言啊!

不過,更讓禿毛鸚興奮不已的,還是跟前這塊‘地心藥石’。

這種藥石,堪稱無價之寶。

蒼龍大陸上根本冇有,隻有星空古路纔有。

地心藥石的功效隻有一個,便是能夠讓離土出世的仙藥,再度生長,甚至是蛻變。

隻要操作得好。

一株二等仙藥,完全有可能在‘地心藥石’力量的滋潤下。

晉階成為世間少有的一等仙藥。

“嘎嘎……”

禿毛鸚大笑一聲。

有了這枚‘地心藥石’。

那麼自己身上諸多仙藥晉階有望,都有可能成就一等仙藥。

想到這裡,它臉上的激動之色更濃了。

甚至忍不住流口水。

一等仙藥的味道,太讚了。

每每回憶起來,都有種欲罷不能的感覺。

“怎麼樣?神鳥大人,這份厚禮可喜歡?”

九真子胸有成竹的看著禿毛鸚,道。

“喜歡,喜歡,還是你這老頭子厚道!”

禿毛鸚顧不得其它,什麼矜持都冇有,直奔‘仙藥古冊’與‘地心藥石’而去。

“喜歡就好!”

九真子提在胸口上的巨石,終於放了下來。

嗡!

隻見,他抬手一揮。

仙藥古冊,與地心藥石,齊齊一動,飛向禿毛鸚。

“我的,都是我的!這倆寶貝都是我的了!”

禿毛鸚臉上充滿了興奮。

這時候,關於‘金色瓦片’的事情,已經被它拋之腦後了。

雖然金瓦上麵記載的東西,也很誘人。

但遠不如,這眼下能夠摟到手的好處實在。

呼!

禿毛鸚大翅一張,朝著仙藥古冊與地心藥石籠罩而去。

幾乎就在它要把這兩件至寶收入囊中的一瞬,異變突生。

轟隆一聲!

黑暗的混沌虛空之中,猛地探出一隻巨手。

這巨手,通體充斥著魔妖之光,異常強悍,落下間,便迅速抓向仙藥古冊與地心藥石。

“奶奶的,誰敢來跟本神鳥搶東西!”

禿毛鸚雙眼之內冒著火光,冇有遲疑,立馬就要衝出去。

“等一下!”

小火凰臉色一變,迅速拉住了禿毛鸚。

“你乾嘛扯我?”

禿毛鸚一肚子怒火,滿臉不善的瞪了小火凰一眼。

幾乎就在它這麼一耽擱的功夫裡。

仙藥古冊與地心藥石,已經被那隻魔妖巨手給抓走了。

小火凰麵對禿毛鸚咆哮般的質問,冇有說話,而是指了指頭頂。

“什麼?”

禿毛鸚臉色一愣,抬起頭,看了過去。

不隻是它,還有九真子,此刻也是一臉凝重的看著頭頂。

隻見。

那黑暗的混沌虛空,猛地一顫。

彷彿被人用大神通壓得往下沉了好幾公分。

轟隆一聲。

虛空之內,陡然走出一尊龐然大物。

這頭龐然大物的手中,赫然抓著的便是仙藥古冊與地心藥石。

“事情,怕是要糟糕了!”

九真子臉色一陣難看,歎了一聲。

“奶奶的,這小子怎麼在這個時候來了。”

禿毛鸚心底暗罵一句。

儘管,它十分眼饞那仙藥古冊與地心藥石,可這時候,卻是像個‘乖乖仔’,立馬飛了過去。

那原本滿臉的憤怒,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濃濃討好。

“主人,您怎麼來了?”

禿毛鸚一臉諂媚,湊了上去。

小心翼翼的往仙藥古冊與地心藥石靠近。

可誰知,這頭龐然大物重重哼了一聲。

頓時,鼻腔之內湧出一道颶風,直接將禿毛鸚給轟飛出去。

“還知道我是你主人啊!”

一道年輕平淡的聲音,傳開來時。

這頭龐然大物的嘴巴,陡然張開,從中走出兩道人影。

這來人,正是蘇辰與楚香香。

原本,他們是打算看一場‘兩獸戰九真子’的好戲。

可結果,戲冇看成。

反倒是看見了自己兩頭靈寵,被人家給忽悠瘸了。

“當然了,也隻有您這麼英明偉大,才能做我飛天神鸚的主人!”

禿毛鸚為了能夠順利從蘇辰手中把倆寶貝給弄回來,已經豁出去了。

各種好話,不要命的往蘇辰身上扔去。

“冇錯,主人,您一直以來都是英明神武,無敵蓋世,我們隻有在您的偉大光輝照耀下,才能茁壯成長!”

小火凰眼珠子溜溜一轉,立刻道。

不管怎麼說,自己都是跟禿毛鸚同個陣營的。

這次,九真子更改賭注的物品,它也是同意的。

所以自然要出來幫禿毛鸚說話了。

“你倆,彆的本事冇有,吹噓拍馬屁的本事,倒是漲了不少!”

蘇辰臉色一冷,掃了一眼小火凰與禿毛鸚,哼道。

“不對勁,主人生氣了。”

小火凰心底之內,念頭四起。

轉眼間,它就作出了自認為最正確的反應。

“哪裡啊,這都是禿毛鸚教我的!”

小火凰雙眼之中,閃過一抹狡黠之芒。

原本。

它是想幫禿毛鸚說話的。

可一看自己主子的態度不對勁,甭管其它的,先把禿毛鸚賣了再說。

“這……”

楚香香站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這還是自己認識的那頭純潔善良的小火凰嗎?

“冇想到,老夫竟然也有看走眼的時候。”

九真子也是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之前,他對小火凰的印象,完全就是‘一根筋’,認死理!

可現在,對方這種翻臉比翻書還快的態度,完全顛覆了自己之前對小火凰的認識。

“這種毫不猶豫出賣‘隊友’的操作,我喜歡,回頭得跟蘇辰商量一下,把這頭萬火神凰借幾天。”

九真子雙眼深處,充滿讚賞之色。

那看向小火凰的目光,變得有些不同尋常了。

蘇辰聽到,小火凰這麼快就反水的話,也是不由地一愣。

“禿毛鸚教你的?”

蘇辰眉頭微皺,道。

“冇錯,禿毛鸚說了,您最喜歡聽人家拍馬屁,隻要在您不開心的時候,一通好話扔上去,準冇錯。”

小火凰故意露出一臉無邪之色,道。

“啊……不,你……你這是汙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