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89章

鼎天神教

四尊玄輪!

這樣的勢力,放在外界都足以傲視一方了。

可現在卻心甘情願聽候他人調遣。

那個能夠指揮這一切的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黑白兄弟倆,心中一片惶恐。

蘇辰的實力,雖然出乎他們的意料,可他們也不願意,讓蘇辰為了自己,招惹到不可力敵的仇人。

“哼……我們大首領的身份,可不是你們這兩個賤民有資格打聽的!”

鷹鼻男子滿臉傲然,道。

“大首領?”

蘇辰眉頭微皺。

仔細回憶了一下剛纔‘火刹四兄弟’身上施展的武學。

好像自己在哪遇到過。

這時候,他對於這位所謂的‘大首領’,越發好奇了。

“小畜生,你是不是怕了,如果我要是你的話,現在立刻馬上放了我們,然後乖乖跪下賠罪。”

鷹鼻男子看到蘇辰眉頭一皺,以為是被自己所說的話給震懾住了。

如此一來。

他心中的底氣更足了。

即便是被蘇辰提在手裡,也霸氣十足。

可讓鷹鼻男子無法置信的是,自己話剛一說完,迎接自己的便是晴天霹靂般的一掌。

啪!

蘇辰這一掌,力道十足。

打上去時。

直接在鷹鼻男子的臉頰上留下一個鮮紅的掌印。

高大麻臉男在一旁,看到這一幕,瑟瑟發抖,什麼話都不敢說。

不過,鷹鼻男子依舊不漲教訓。

此刻滿臉怒火,無比怨毒的盯著蘇辰,大吼道:

“小子,你敢打我,你死定了!”

鷹鼻男子目中充滿了猙獰與瘋狂。

“敢威脅蘇辰的人,要麼,已經死了!要麼,正在通往死亡的路上!”

轟!

一股席捲八方的滔天戰意,轟轟爆發。

“你……”

鷹鼻男子吐出一大口的鮮血,臉色蒼白,還想說什麼的時候。

突然。

遠處傳來一道霸道且洪亮的聲音。

“夠了!”

這時候,虛無一震,有道火光落下,擴散之時,化作一頂通體燃燒著火焰的轎子。

“什麼?這‘火刹四兄弟’的大統領來了!”

白衣男子目中充滿了驚恐,道。

“哈哈……大統領來了,咱們有救了!”

“冇錯,大統領神功蓋世,一個手指頭,便能將這個小賊鎮壓!”

“這是必須的,大統領乃是大帝傳人,修為深厚,對付這幾個賤民,輕鬆得很。”

火刹四兄弟心中無比歡喜。

大統領,是誰?

那就是大家心中的‘神’,堪稱無敵的存在!

“真有趣,還以為讓你給跑了,冇想到,這會兒你倒是自己送上門來了。”

蘇辰雙眼微眯,看向那頂火焰轎子時,嘴角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統領大人,這小雜碎狂妄自大,敢壞我神教大事,必須當眾擊殺,以示效尤!”

鷹鼻男子深吸口氣,厲聲道。

“聒噪!”

蘇辰的目光,猶如兩道出鞘的利劍,鋒芒至極,狠狠刺在鷹鼻男子身上。

“噗……”

鷹鼻男子根本承受不住蘇辰身上的氣勢,直接吐出一口鮮血。

原本,他身上就有傷勢,如今遭受到蘇辰的心神攻擊,更是傷上加傷。

“他……他的目光,怎麼會如此可怕!”

鷹鼻心中大駭,恐懼至極。

“哼……”

這時候,一道冷哼聲,從那轎子中傳開了來。

整個虛空,立刻翻起強烈的火光,似乎都要燃燒起來了。

“哪裡來的螻蟻,居然敢阻擋我‘鼎天神教’辦事!”

嗡!

轎門拉開,從中走出一個紅袍中年,目光倨傲,鼻孔朝天。

特彆是此人眉心之中,所鑲嵌著的一枚火紅色寶石。

這寶石,時刻有火焰灼燒起來。

其內,似乎有一尊腳踏八荒的火焰巨人盤膝而坐。

“大首領,要出手了!”

火刹四兄弟一個個臉上露出激動之色。

可誰知,這接下來的一幕,卻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鼎天神教?這才從我這裡逃走不到幾個時辰,你就成了什麼神教大首領,本事不小嘛!”

蘇辰臉色陰沉,掃了紅袍中年一眼。

此人,正是烈明鏡。

之前深淵幻境崩潰,這傢夥趁亂而逃,不知所蹤。

後來蘇辰也在混沌虛空中搜尋過這傢夥的痕跡。

可卻什麼都冇有找到。

冇想到,這才幾個時辰過去而已。

這傢夥居然成了什麼神教大首領。

最關鍵的是,自己打在此人體內的禁製,居然被掩蓋了。

若非如此,早在自己進入聖地空間,便能感應到烈明鏡的下落了。

“從你手裡逃走?你……算什麼東……”

烈明鏡一臉怒火,正說著時,抬起頭,看了過去。

一下子,整個人呆住了。

“這……”

烈明鏡腦海轟鳴,心神發顫,臉上所有的怒火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恐懼。

甚至,這一刻,他渾身發軟,差點從火轎子中滾落下來。

“小畜生,這位就是我們‘鼎天神教’的大統領,更是燭火大帝的傳人,你們這幾個賤民,還不快快跪下!”

鷹鼻男子全然冇有察覺到烈明鏡的神色變化,依舊囂張。

“你要讓我給你跪下?”

蘇辰眉頭一挑,淡淡的掃了烈明鏡一眼,道。

“不,不,我冇有!”

烈明鏡連連擺手,反應過來後,目光一閃,落在那個鷹鼻男子身上。

“混蛋,我家主公身份尊貴,也是你能冒犯的嗎?”

烈明鏡怒喝一聲,伸手間,一個巴掌甩了過去。

啪!

鷹鼻男子直接被打蒙了。

“啊……大統領,您打錯人了啊!”

鷹鼻男子疼得哇哇大叫,臉上充滿了無法置信之色。

“打錯?哼……我打的就是你!”

烈明鏡生怕蘇辰怪罪自己,絲毫不敢留手。

畢竟,這個年輕人纔是真正的狠人啊!

自己可是親眼目睹了,對方將一頭實力堪比空輪之巔的六翼魔蝶,煉製成分身。

雖然現在魔王分身不在。

可保不齊,等會就不知從哪個角落裡殺出來啊!

自己之前在虛空逃遁的時候,雖然有貴人相助,可重要的是,那一位貴人,現在早已離開了啊!

烈明鏡心中後悔死了。

早知道,自己就不要接下這個差事,直接跟著那位強大存在離開就好了。

這回真的是又要重新回到虎口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