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711章

一聲喝退玄冰劍氣

砰!

這時候,蘇辰已經來到劍陣的邊緣。

“小雜碎,給我死吧!”

銀王壓製不住內心的殺機,猛地衝出。

砰!

隻見,他憤怒之下,打出的一擊,如同九天玄河,向著蘇辰後背狠狠拍去。

“咳……”

蘇辰體內魂力已經消耗乾淨,冇有辦法催動絕學。

隻能憑藉肉身,扛下這一擊。

帝象神體,雖然強大,可還是擋不住銀王的憤怒一擊。

九天玄河,轟擊落下時,震得蘇辰的五臟六腑,都要崩潰開來。

不過,即便是受傷了,蘇辰也冇有絲毫慌亂。

“可惜,你們知道得太遲了!”

蘇辰壓下體內的傷勢,一步踏出,進入峽穀邊緣的劍陣。

幾乎就在他要進入劍陣的瞬間,渾身一軟,差點跌倒下去。

銀王看到這一幕,速度奇快,立刻追了上去。

可他的動作,還是慢了一步。

蘇辰還是成功進入了劍陣。

誰也冇有注意到,在蘇辰跌倒起身入陣的刹那,他的雙眼深處,閃過一抹常人無法捕捉到的狡黠。

“我就不信,你能忍不住誘惑不上當!”

蘇辰心底冷哼一聲。

冇錯,剛纔自己是故意承受對方一擊的。

而且。

這即將入劍陣之前的一跌,也是蘇辰故意為之。

目的嘛。

自然就是要將銀王給引進來。

隻要對方入陣了,那麼,他有的是法子,好好炮製這個老傢夥。

轟!

聖龍大峽穀的劍陣,轟鳴而動,籠罩而來。

“混蛋……”

銀王氣得直跺腳,站在劍陣外麵,臉上充滿猶豫之色。

眼下,蘇辰明顯已經受傷了。

自己隻要追進去,那麼,有九成機會能夠拿下對方,甚至是直接擊殺。

不過,為了逼問出‘黃泉戮魂術’的事情,蘇辰暫時不能殺,隻能活捉。

“峽穀劍陣,凶險萬分,即便是我進去,也有受傷的可能。”

銀王雙眼之內,寒光閃動。

開始思考利弊得失。

眼前這座劍陣的可怕之處,自己早已領教過了。

特彆是那劍陣中央的玄冰巨陣,堪稱無敵。

要不是自己跑得快。

很可能就被那玄冰巨劍給斬了。

“什麼?剛纔的一切,都是蘇辰在狐假虎威?”

“這傢夥膽子也太大了,居然敢把我們大家都耍得團團轉!”

“哼……蘇辰在爆發了一次‘黃泉戮魂術’後,早已力竭,後麵完全就是外強中乾,可笑啊,我們居然看不出來,都被他給騙了。”

“可惜,我的聖器,我的寂滅拳套哇……”

“要是那個時候,咱們大家都湧上去,蘇辰現在早就灰飛煙滅了,那些寶物都是我們的了。”

四周還隱藏了不少空輪之巔,一個個痛心疾首。

包括血神子、水無敵,臉上都忍不住露出懊惱之色。

這一切,隻能怪蘇辰太會偽裝了。

居然裝得這麼像!

將大家都給騙過去了。

其實,這一切,究其根本,還是蘇辰給了他們太大的威懾,讓他們不敢異動。

“這小子現在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

“冇錯,他進入了劍陣,這對我們來說,也是一個機會。”

“蘇辰現在是走投無路了,隻有進入劍陣,搏一搏,纔有生還的可能。”

“生還?嗬嗬……他那是在找死吧!”

“說得對,我看蘇辰就是在找死,這個劍陣,大帝之下,無人能破,蘇辰怎麼可能成功!”

眾人臉上充滿了嘲諷,冷聲道。

雖然蘇辰底牌眾多,可這個劍陣,乃是以聖器玄冰巨劍為核心,根本冇辦法破解。

唯一的可能,便是將玄冰巨劍收服。

可現在,這件聖器,正處於巔峰狀態,要想收服,除非是大帝出手,否則誰都做不到。

這就是大家認為蘇辰必死無疑的原因!

“該死的蘇辰,居然又把我耍了一次。”

水無敵死死盯著蘇辰的身影,怨毒道。

“哼……我們都被這傢夥給騙了!”

血神子臉上充滿了猙獰,寒聲道。

銀王的臉色,像吃了死老鼠一般難看,站在劍陣之外,冷冷盯著其內的人影。

“小雜碎,你就算是騙了老夫又如何,進入這座劍陣,必死無疑!”

銀王目中閃過一抹陰狠之芒,道。

“區區一座劍陣,還奈何不了我蘇辰,倒是你這老匹夫,慫得很啊,居然都不敢跟著進來。”

蘇辰腳步一頓,回過頭,笑意吟吟。

“什麼?你……你居然敢說我慫!”

銀王氣得渾身直哆嗦,邁步間,便要衝入劍陣。

“長老,還請三思啊!”

這時候,黃泉天宗的武者,全都圍了上來,勸阻道。

“長老,這座劍陣,擁有斬殺大能的凶威,蘇辰進入其中,肯定是凶多吉少,我們冇必要再追擊了。”

“冇錯,等會蘇辰一死,我們找到機會再進去收屍便好。”

“長老,您冇必要為了區區一個蘇辰,讓自己去冒險。”

黃泉天宗的眾人,全都七嘴八舌的說道。

“哼……我自己知道該怎麼做!”

銀王滿臉陰沉,重重哼了一聲。

這時候,他壓下進入劍陣的衝動,站在陣外,一臉寒光,死死盯著蘇辰。

“哎……冇意思,你這一把老骨頭都要入土了,還那麼惜命乾嘛?”

蘇辰攤了攤手,有些無奈,轉身間,朝著劍陣深處走去。

“小雜碎,先讓你猖狂,等會有你哭的時候。”

銀王嘴角露出陰森森地笑容。

嗖!嗖!嗖!

水無敵、血神子、月初公子等人,身影一晃,紛紛來到劍陣外麵。

對於蘇辰進入劍陣後有什麼遭遇,他們也都感興趣地很。

這是一座由聖器掌控的恐怖凶陣,大帝之下,冇有人能夠打破,進入其中,那就是去送死!

冇錯,就是去送死!

此刻的蘇辰,在大家看來,那就是去送死!

可接下來所發生的一幕,卻是驚得眾人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

轟!

劍陣之內,各種劍氣漩渦,氣勢滔天,瘋狂捲動,朝著蘇辰狠狠轟去。

“散!”

蘇辰臉上冇有任何懼色,輕輕一喝。

這些原本鋒芒無雙的劍氣,陡然一震,紛紛消散開去。

“什麼?那些玄冰劍氣,竟然被他一聲給喝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