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717章

發瘋的銀王

“啊……該死的蘇辰,竟然煉化了聖器,還掌控了整個劍陣。”

水無敵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

此刻,他們的情況,糟糕到了極致。

那些玄冰劍氣,源源不斷轟殺而來。

打得他們四人,隻能狼狽招架。

劍陣中央。

蘇辰站在玄冰巨劍上麵,頭髮飛揚,一臉冷漠的看著這一幕。

從一開始,自己的奪命而逃,闖入劍陣,到眼下成功逆轉,掌控全域性。

誰也不知道為了謀劃這一切,自己付出多少心血。

甚至,蘇辰都選擇放緩步伐,推延進入聖域的時間。

若非如此,銀王幾人,又怎麼會有對自己出手的機會。

“柿子,要挑軟的捏,那就從你先開始吧!”

蘇辰殺機淩厲,目光閃爍,掃了一眼劍陣之中的銅王。

這一眼看去,銅王腦海轟鳴,心神顫抖。

彷彿有兩道無法形容的利芒,透過他的雙眼,刺進了心臟中去。

“不……”

銅王驚呼一聲,便是見到蘇辰抬手一撕,直接將黑水風暴給撕裂開來。

下一瞬。

蘇辰踏步間,手持玄冰巨劍,大五行劍光,閃爍不息。

“給我開!”

蘇辰手中的玄冰巨劍,陡然一劈。

雖然以他目前的修為,還冇辦法徹底催動聖器的力量,可玄冰巨劍鋒利滔天,即便是冇有本源加持,這一劈落下時,也爆發出無儘劍芒。

轟隆隆聲傳出。

大五行劍術,催動之下的玄冰巨劍,猶如一把開天辟地的神斧。

這一擊,落下時,徹底將銅王跟前‘籬笆竹符’,全都給擊碎了。

“這……”

銅王雙眼瞪得老大,目中充滿了無法形容的驚駭,呼吸急促。

隻見,那黑水籬笆,在一陣碎裂的聲音中,崩潰了開來。

“雖然殘破了,可回頭還是能夠拿去賣廢品!”

蘇辰輕笑一聲。

反手一抓,直接把黑水籬笆崩潰開來的東西,全給收走了。

“噗……”

銅王原本就有傷在身,何況,之前的空輪被蘇辰給打碎了,力量十不存一。

眼下又被劍陣給死死壓製住了。

所以,麵對蘇辰的強勢進攻,根本無法阻擋。

“哼……殺了你這個所謂的空**能,應該能讓黃泉天宗心疼一陣吧!”

蘇辰冷笑一聲,踏步間,神戰九拳凝聚,轟轟落下。

“不!”

銅王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渾身顫抖。

整個人,被蘇辰的氣機死死鎖住,無法閃避,隻能硬生生承受蘇辰的攻擊。

砰!砰!砰!

神戰九拳,拳拳到肉,拳拳入骨,拳拳滅神。

“啊……”

九拳過後,銅王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

整個人,被蘇辰打成一團肉泥,隻剩下一道萎靡的神魂,正在苟延殘喘。

這一幕,發生得太快了。

幾乎快到銀王等人還冇反應過來,銅王便是徹底失去戰力,生命垂危。

“小雜碎,你怎麼敢?”

銀王雙眼猩紅,如同一頭髮瘋的困獸,拚命掙紮,一拳震碎了玄冰劍氣的攻擊後,瘋狂撲向蘇辰。

“老傢夥,我跟你說過了,殺掉銅王,隻是眨眨眼的事情,你還不信,所以我隻能現在做給你看了。”

蘇辰臉上殺機一閃,握在手中的玄冰巨劍,鋒芒激射。

斬出時,直接把銅王的神魂給撕成碎片。

一代空輪,笑傲人生路。

可誰曾想到,新人換舊人的速度會這麼快。

曾經凶名赫赫的銅王,這般隕落,葬送在蘇辰手中了。

過往傳說,終究成為一片雲煙。

舊王逝去,取而代之的是新王誕生。

這一刻的蘇辰,雖然還不是大能,可卻已經超越了無數大能,成為即將俯瞰各方的存在。

“啊……你,你殺了銅王,老夫不僅要將你千刀萬剮,還要誅你九族!”

銀王徹底暴走,瘋狂至極,衝出時,渾身出現一個個邪惡的圖騰。

這些圖騰。

正是傳說中的上古‘圖騰術’!

圖騰一脈,與遠古巫道一脈,早就是消失在曆史長河中的東西。

可冇想到,隨著蒼龍大陸的動盪浮現。

這些遠古之術,紛紛出世,給這場波濤洶湧的動盪,增加幾分未知與神秘。

“荒魔手!”

銀王大吼一聲。

圖騰之力,飛速湧動,化作一隻巨大魔手。

這隻荒魔手,所過之處,破滅所有,擊潰一切劍氣,狠狠轟向蘇辰。

“老傢夥,原本是想在最後料理你的,可你既然急著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前所未有的冷芒。

那握在掌心之中的玄冰巨劍,陡然一震,爆發出沖天火光。

“冰之極,是為火!”

蘇辰冷喝一聲。

玄冰巨劍上麵,冰火湧動,形成一個巨大的陣圖。

轟隆隆聲傳出。

冰火陣圖,瘋狂轉動,直奔荒魔手而去。

不僅如此,整個陣圖,在飛出時,還吸收了四麵八方劍氣的力量。

到最後,形成一張滅世之圖,狠狠轟了下去。

哢嚓一聲!

荒魔手陡然一顫,立刻崩潰開來。

“不!這不可能!我的力量是無敵的!我是不會敗的!”

銀王感受到冰火陣圖中的恐怖力量,臉上充滿了瘋狂。

“小雜碎,今天,老夫就算是舍掉這一身修為,也要將你滅殺!”

轟!

銀王體內,仙輪之光,瘋狂湧出,融入到周身間的圖騰中去。

砰!砰!砰!

各種巨響,瘋狂傳開。

原本,他的圖騰荒魔手,隻有一丈大小,可在這一刻,卻是瘋狂膨脹起來。

十丈!

五十丈!

一百丈!

……

轉眼間,圖騰之力凝聚而成的荒魔手,便達到了九百九十九丈。

“法則之力,圖騰之力,徹底合一!”

銀王大吼一聲。

開始往荒魔手中注入法則之力。

如此一來,原本是一片漆黑的荒魔手,在這一刻,變得猩紅至極,看起來讓人感到觸目驚心。

“冰火陣圖,劍起合一!”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早就知道,仙**能不好對付,所以他也做了萬全準備。

砰!

整張冰火湧動的陣圖,猛地一動,與整個劍陣的天幕,貼合到了一起。

頓時,劍陣內的天空,立刻出現一個恐怖的冰火漩渦。

滾滾而動,吞噬所有。

“今天,怕是難以脫身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