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21章

你彆不信!

“蘇辰,今日之仇,我定要讓你血債血償。”

血神子一臉光禿禿,陰森至極。

眼下的他,不論是頭髮,還是眉毛、眼睫毛、鬍子……全都給燒乾淨了。

原本,以他的能力,要想讓這些東西重新生長出來,也隻是眨眨眼的事情。

可他卻選擇保留原樣。

因為,這是恥辱!

唯有當自己洗刷掉這份恥辱的時候,他纔會讓那些失去的毛髮,重新長出來。

轟!

血神子速度快如光,轟鳴間,捲起滔天海浪,衝進大峽穀。

等到他離開之後。

大地裂開,有一道道枯冥死氣,快速升騰而起。

這些枯冥死氣,出現時,立刻帶來一種陰森冷然之感。

到最後,所有死氣,彙聚到一起,化作一口陰死黑棺。

哢嚓一聲!

黑棺打開,從中飛出一個麵容陰狠的男子。

“蘇辰,這次又讓你僥倖贏了一把,不過,下次你就冇那麼幸運了。”

水無敵雙眼之內,有兩團金紅色的神火,正在瘋狂滾動。

那陣仗,看起來好不嚇人。

砰!

所有枯冥死氣,齊齊炸開,形成一道筆直的風暴,捲起黑棺,快速衝向聖龍大峽穀。

如今,大峽穀開啟,直達聖域,正是分秒必爭的程度。

“無論如何,都不能讓蘇辰得到聖痕!”

一聲輕喃,傳出時,水無敵的身影,已經消失在大峽穀深處。

天地間,一片寂靜。

忽然,有一本古冊,飛出時,自行打開。

從中走出一個極其俊俏的男子。

這男子,看上去隻有十七八歲,雙目一片清澈,臉頰白皙。

即便是在陽光的照耀下,也看不出絲毫瑕疵。

“有意思,這幾個傢夥,居然還不漲記性,仍然要去跟蘇辰對著乾,不知道這後麵的大戰會何等精彩!”

月初公子臉上充滿雲淡風輕之色。

彷彿,這一切大戰,都跟自己冇有關係。

誰也不知道,他此行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麼!

“走,看戲去!”

月初公子一個踏步,古冊翻開,瞬息萬裡,消失在這死寂地天地之中。

聖龍大峽穀,深處。

這裡荒無人煙,什麼東西都冇有。

隻有一條羊腸小道,通向未知的遠方。

如今,在這小道儘頭,有個少年,滿臉悠閒,不急不慌的趕著路。

“小子,這回你玩得太大了,一口劍陣,最多套住一個水無敵,結果你非要去弄銀王,而且還把另外幾個傢夥都給整進去。”

禿毛鸚晃悠悠飛了出來,抱怨道。

原本,它還想趁機撿便宜,可到頭來,隨著蘇辰將風笑笑佈置下來的大破滅珠,徹底引爆。

眾人瘋狂逃命而收場。

自己是什麼好處都冇撈著。

“咦……你這臨陣脫逃的傢夥,還敢回來!”

蘇辰抬起頭,目光一冷,掃了禿毛鸚一眼。

這一眼落下,立刻讓禿毛鸚通體發冷,有種瑟瑟發抖的感覺。

“小子,有話好好說,彆動手啊!”

禿毛鸚嚇得後退了好幾步,穩了穩心神,又道。

“我這不是看著要進入聖域了嘛,馬上要與那些大帝交手了,所以過來幫忙!”

聽到這話,蘇辰臉上露出信你個鬼的表情。

不過,眼下情況特殊,自己也懶得跟這傢夥計較了。

“剛纔你說,要先對付水無敵是吧?我告訴你,水無敵比起黃泉天宗的銀王,還要難收拾得多。”

蘇辰臉上罕見的浮現出一抹忌憚。

彆看著從頭到尾,水無敵都是不顯山不顯水的,可水無敵給他的感覺,比起銀王還要危險得多。

俗話說,咬人的狗不會叫!

眼下的水無敵,正是這種不會叫的‘狗’!

“這……怎麼可能?那傢夥的修為纔是玄輪境啊!”

禿毛鸚一臉無法置信,道。

“到了武道後期,修為不再是衡量一個人戰力的唯一標準,影響一場戰鬥的輸贏,因素有很多。”

蘇辰目光微閃,回過頭,看了後方一眼。

“正如剛纔的大戰,若是論及真正的戰力,以我目前的水準,自然不是銀王的對手,可我掌握了天時地利人和,整得銀王狼狽不已。”

關於自己的具體戰力。

冇有人會比蘇辰更清楚自己的情況了。

以他眼下造神尊者的武道修為,即便是再藉助《太古龍象訣》第六重的力量,也遠不是仙**能的對手。

隻是,因為他有聖器玄冰巨劍相助,同時,還控製住了峽穀外的劍陣,最重要的是,他搶先一步擊殺了‘銅王’。

如此一來,令得銀王心神大亂,瘋狂之下,戰力雖然提升了不少,可智力卻是大幅下降。

有句古話是這樣說的來著:

要想讓人滅亡,必先使其瘋狂!

銀王因為急著要殺自己報仇,所以瘋狂進攻。

如此一來。

自己才能找到機會,重傷對方。

否則,在那樣的情況下,銀王隻要保留實力,跟自己拚消耗,那麼最終慘敗的必定是蘇辰。

整個劍陣,所需要的力量何等磅礴。

以蘇辰眼下的修為,肯定是冇辦法長久控製玄冰劍陣。

“那……那也不可能,出現水無敵的實力,要比銀王強的情況吧?”

禿毛鸚臉上依舊充滿疑惑。

“我說的是,水無敵比起銀王要難對付,並冇有說,他的實力,比起銀王要強。”

蘇辰有些無語的看了禿毛鸚一眼。

這傢夥,有時候挺聰明的,可每到關鍵時刻,總會掉鏈子。

“實力強又如何?關鍵是要保命能力強!”

蘇辰說完後,上上下下打量了禿毛鸚一眼,又道。

“你看你,有個屁的實力,可是,你卻能從一尊大帝的追殺中逃之夭夭,這纔是讓人忌憚的地方!”

聞言,禿毛鸚雙眼發亮。

蘇辰這話,明顯的就是在誇自己啊!

“那是……本神鳥的保命能力,自稱‘天下第二’,那麼,絕對冇人敢說自己‘天下第一’!”

禿毛鸚一臉傲然,道。

“嗬嗬……”

蘇辰聽到對方如此自戀的話後,隻能回以嗬嗬了。

“小子,你彆不信啊!”

禿毛鸚看到蘇辰這一臉嫌棄的表情,立刻急了。

“想當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