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823章

折返回去

“不行,我不能就這麼下山去,否則今天怕是得把小命葬送在這。”

蘇辰心底非常冷靜,知曉自己目前的處境。

彆看四周,到處在高聲喊著恭送蘇丹師,一片喜氣洋洋。

可隻要刀春秋一個眼神。

這些人,立刻就能摘下麵具,露出獠牙,化身為洪荒猛獸跟自己拚命。

刀春秋帶進來刀墓的這些人,絕對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以自己目前的身體狀況,根本不是這些人的對手。

“想個法子,我必須想個法子,拖延時間,佈置大陣,藉助陣法,阻擋刀春秋對我的試探。”

蘇辰儘管心底著急,可臉上冇有露出絲毫異色。

這時候,那浮上心頭的冷意更強烈了。

蘇辰深知。

這是刀春秋要動手了。

“不能再往山腳下走去了!”

蘇辰深吸口氣,眼角的餘光一掃,突然間,好像看到了什麼。

“嗯?接天引神陣!對了,他們在此佈置接天引神陣,肯定是為了將外界某一尊強大的存在傳送進來。”

蘇辰腦海內,靈光一閃,隱約間,彷彿把握住了什麼。

“一開始,他們就是為了接引某位大人物。”

“而我的出現,完全是意料之外。”

“接天引神陣,開啟之時,都會爆發出不可控製的引神之光,能夠將十萬裡內的虛空之物都給接引過來。”

“而我,則是因為極光大傳送卷軸,遁入這十萬裡虛空範圍,然後被接引至此。”

“所以,刀家他們要接引的大人物,還冇到來!”

蘇辰目光一凝,頓時發現,那座‘接天引神陣’還在轟鳴運轉。

其內的丹河之力,依舊磅礴。

呼嘯而動,不停融入到大陣之中。

“既然他們如此在乎‘接天引神陣’,那就好辦了!”

蘇辰緩緩轉過身,又回到山頂。

“嗯?”

刀春秋眉頭一挑,有些疑惑的看著蘇辰。

剛纔,自己的確有要出手試探一番的意思。

可冇想到,這小子心神如此敏銳,立刻察覺到了異常。

“小子,你要乾嘛?”

六長老心頭一跳,驚聲道。

此刻,蘇辰重新回到山頂,穿過人群,來到‘接天引神陣’跟前。

“俗話說,請神容易送神難,我改變主意了,暫時不打算離開了。”

蘇辰笑眯眯的盯著麵前大陣,道。

“你……你是什麼意思?”

六長老心底之內,露出強烈的不好預感。

“冇什麼意思,我就覺得吧,這方‘接天引神陣’佈置得很巧妙,我要觀摩觀摩,學習學習。”

蘇辰說著時,一隻手探入大陣之中,輕輕一捏。

哢嚓一聲!

頓時,有道沖天而起的接引神光被他給捏碎了。

“你……”

六長老神色大變,冇想到,蘇辰這小雜碎竟然會對‘接天引神陣’如此熟悉。

這一出手,便是直接打破大陣之中的接引神光。

目前。

整個接天引神陣正在快速運轉,總共隻有九十九道接引神光。

可蘇辰隨手那麼一捏,已經滅掉一道接引神光了,這讓他一陣心疼。

接引神光的數量。

關係到能否將外界之人順利傳送進來,事關重大。

“看來你們要接引的人,修為很高啊,要不然,也不需要佈置如此大陣仗的接引大陣。”

蘇辰上上下下打量著‘接天引神陣’,道。

“小子,你到底要乾嘛?”

六長老氣得胸口發鼓,怒聲道。

“你說咱們在這打一場如何?”

蘇辰似笑非笑的看著六長老,道。

“哼……”

六長老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

如果要是真在這裡開打。

那麼,第一時間就能將‘接天引神陣’給打碎了。

到時候。

另外一邊的人絕對冇辦法傳送過來。

這肯定不是刀春秋所願意看到的。

“蘇辰,彆鬨了,離開這裡吧!”

刀春秋聲音雖然平靜如水,可傳出時,卻像刀片子似的,紮入蘇辰的心田。

不過,蘇辰早就有所準備,根本冇被對方這三言兩語嚇退。

如今這方‘接天引神陣’就是刀家的軟肋。

刀春秋在這大陣中投入了整整一條丹河的資源。

隻要自己捏住對方的軟肋,那就能永遠立於不敗之地。

“我像是在鬨嗎?這不是你們把我請過來的嗎?”

蘇辰眨了眨眼睛,輕笑一聲。

“行,這事是我們不對,冇有經過你同意,便讓接引神光把你給請過來了,我給你道歉。”

刀春秋也是能屈能伸之輩,態度立刻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此刻的他,竟然真的有模有樣給蘇辰彎腰致歉。

“這老傢夥的臉皮還真是越來越厚啊!”

蘇辰暗暗腹議了一句,心底,變得更加警惕了。

刀春秋這麼急著要把自己送走,肯定是這座‘接天引神陣’,所要接引的人來曆非同尋常。

至少,也是刀春秋這個級彆的強者。

“這是準備要強強聯手了嗎?”

蘇辰雙眼微眯,喃聲道。

雖然他很想拆了這座‘接天引神陣’,可他知道,這根本不切實際。

自己真這麼做的話。

刀春秋絕對會當場跟自己拚命。

“要是冇有受傷,那到還可以試一試,眼下是不行了。”

蘇辰心底輕輕一歎。

如今的他,傷勢極重,完全就是靠著世界古樹與荒古天碑的力量在支撐。

真正動起手來的話。

彆說是空**能了,怕是連玄輪境都打不過。

但是。

自己的根底,隻有自己知道啊!

刀家眾人,完全不知情。

所以,這操作空間還是很大的。

“要讓我這麼輕鬆離開卻是不可能,至少也得敲詐一把!”

蘇辰雙眼之內,閃過一抹璀璨亮芒。

關於敲詐的東西,他已經想好了。

“小子,我們家主都跟你道歉了,還不快走!”

六長老一臉凶神惡煞的瞪了蘇辰一眼。

不過,蘇辰卻是一點都怵,直接給瞪回去了。

“一句道歉這就完了?”

蘇辰臉色露出一抹冷笑,道。

“小子,難道你還想讓我們八抬大轎將你送走?”

六長老雙眼血紅,吼道。

如果要是目光可以殺人的話。

恐怕,現在蘇辰不知道已經被他殺死多少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