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29章

以茶代酒

“公子,我不是有意的……”

烈明鏡嚇得一個哆嗦,馬上站起來。

不過,蘇辰卻是笑了笑,冇有任何介意。

“吃頓飯,哪有那麼多計較,反正我是不願換位置了,你看其他人有冇有願意的?”

蘇辰淡然一笑。

徑自拿起筷子,夾了一塊芳香四溢的魚肉,輕輕放入口中。

其餘幾人,全都默不作聲,各自吃起了東西。

尷尬!

烈明鏡非常尷尬!

冇有一個人願意搭理自己!

這下子,他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難道,公子是對我之前的表現很不滿意,所以故意要敲打我?”

烈明鏡腦海內,頓時浮現出很多念頭。

之前,他在聽到藥師工會的‘藥祖’是魔靈子,城主府背後的掌控者是‘古滅天’這個訊息時,的確嚇得慌亂不已。

甚至產生退縮之意。

莫非公子就是因為這事對自己有所不滿?

烈明鏡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最後,還是徐老伸手拽了他一把。

“既然你不敢坐主位,那就老夫來吧,蘇公子都說了,吃個飯而已,不需要有那麼多的講究!”

徐老起身,把自己的位置讓給了烈明鏡。

這下子,烈明鏡如蒙大赦,連連道謝,換到一邊的位置後纔敢坐下去。

可他依舊坐如針墊,心思全然不在飯桌上麵。

蘇辰看到了,隻是無所謂的笑了笑。

這個烈明鏡做事還行,可就是小心思太多,需要敲打敲打。

冇過多久,那位白老闆過來了。

這傢夥也是個妙人。

彆人到其它飯局,大部分是去敬酒。

可這傢夥,卻是帶著一壺茶過來了。

美其名曰:敬茶!

“蘇公子,聽說您接管了藥街,小老哥日後的生意,還需要多多仰仗您啊!”

白老闆說話的功夫,茶杯已經靠了過來。

“今天,就讓我以茶代酒,敬蘇公子一杯!”

言罷。

白老闆一飲而儘。

蘇辰不知道這位白老闆在賣什麼關子,所以靜靜地看著對方,靜等下文。

“蘇公子,實在抱歉,如果要是能夠喝酒的話,我今天肯定不會喝這茶水,可我的身體實在不允許我喝酒,所以隻能以茶代酒了。”

白老闆一臉歉意,解釋道。

“冇事,既然白老闆不能喝酒,那喝茶也是可以。”

蘇辰說完之後,眼角餘光,不留痕跡的掃了周念一眼。

頓時,周念立刻會意,站了起來,端起酒杯,看著白老闆,沉聲道。

“白老闆,我敬你一杯!”

周念也不等白老闆反應過來,直接一飲而儘。

“豪爽!不知道這位小兄弟如何稱呼?”

白老闆立刻把自己的茶杯裡麵倒茶水,不過,周念卻是突然上前,把他那小茶杯給搶了過來。

“白老闆,小杯喝著冇意思,咱們用大碗,我大碗喝酒,你大碗喝茶!”

周念霸氣得很,立刻從桌子邊緣的碗架上麵,抽出一個乾淨的大白碗。

然後在白老闆一臉目瞪口呆中,往這大白碗裡麵倒滿了酒。

咕隆幾聲!

大白碗裡的酒全都喝了個乾淨。

“白老闆,該你了!”

周念把自己喝得乾乾淨淨的大白碗,晃悠了幾下。

接著,又從碗架上麵抓起一個大碗,扔給白老闆。

“這……”

白老闆看到這口大碗,有點發怵。

這喝茶,也是這麼個喝法啊!

“怎麼?白老闆是不想喝茶了,打算喝酒?”

周念笑眯眯的看著白老闆,道。

“冇,冇有!我喝茶!我以茶代酒,敬大兄弟!”

白老闆打了一顫,咬著牙,把這口大碗給滿上,然後一把飲光。

“爽快!”

周念大笑一聲,又往自己的大碗裡麵倒酒。

“來,白老闆,咱們繼續,乾了這一碗,還有下一碗!”

聞言,白老闆嚇得渾身一個哆嗦。

想要撤退,可卻被周念拽住了。

“白老闆,我喝的是酒,你喝的是茶水,這才第二碗就要開溜,不合適吧!”

周念又把白老闆的大碗給滿上。

最後,白老闆一臉生無可戀,咬著牙,又喝了一大碗的茶水。

可這隻是剛剛開始。

果然如周念所言,乾了這一碗,還有下一碗!

蘇辰等人,也不說話,靜靜地看著,周念不停的給那位白老闆灌茶水。

三大碗!

五大碗!

八大碗!

……

最後,白老闆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份大碗茶!

隻知道自己下麵的‘小兄弟’要炸裂了。

“不行了,不行了,我得去解手!”

白老闆再也撐不住,直接選擇‘尿遁’。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想到,原來喝茶會這麼痛苦。

一杯兩杯那是享受。

可這一口氣喝個幾十大碗,那就不是享受,而是生無可戀的折磨。

“哼……還想占我們便宜,冇門!”

周念看著白老闆挺著個大肚子,扶著牆出去的背影,嗤笑一聲。

“行了,人家好歹剛纔還出言幫我們呢!”

蘇辰伸手示意了一下週念,讓他坐下來說話。

“過來敬酒,居然端著一茶壺過來,這明擺著態度不端正啊!”

烈明鏡也跟著附和道。

“人家也許是真的不能喝酒呢!”

楚香香在一旁幫腔,道。

“既然不能喝酒,那我就讓他把茶水喝個夠!”

周念一臉壞笑,全然看不出是跟人家拚了幾十碗酒的樣子。

“你冇事吧?用不用也跟著去解解手?”

蘇辰輕輕放下筷子,道。

這裡畢竟是天道規則禁錮得厲害的古王城。

武者強大的體魄,在此都會受到壓製。

那麼多的酒水下肚,要是不能自行分解,那估計周唸的情況,也比那位白老闆好不到哪裡去。

“不用,當年我還是個小武徒的時候,我就能喝上幾大桶‘仙人醉’了,今天這點酒,算不了什麼。”

這話,剛一落下,立刻聽到門口傳來一陣清脆的掌聲。

“這位兄弟果然海量!”

吳大海笑眯眯走了進來,態度比起之前還要恭敬。

無他,隻有兩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是,已經知道了蘇辰在古龍藥街暴打‘星魂公子’,逼得‘藥祖’交出古街控製權的事情。

至於第二個原因,則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