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轟!

虛空轟鳴,天地震盪。

頓時有股狂暴的氣血,從許豐身上爆發開來,橫掃八方。

這股氣息中,充滿了嗜血、狂暴。

“這是六品狂血丹!”

蘇辰身為丹師,一下子就認出來了。

六品狂血丹,服用之後,可以激發武者體內的潛能,提升小半個境界。

原本,許豐隻是露出丹境初期的氣息,可眼下,他的力量已經達到了丹境中期,恐怖無比。

轟隆隆聲傳出。

天地震盪,林木倒塌,彷彿末日降臨。

那棵世界古樹,釋放出淡淡光芒,擋住了所有衝擊而來的風暴。

嵐蝶淩空而立,目光冰冷,對於許豐使用狂血丹提升修為,並冇有任何驚訝。

畢竟,許家底蘊深厚,有這等底牌不奇怪!

“小娘們,給我死吧!”

許豐大笑一聲,感受到自己體內充滿了狂暴力量,彷彿能一拳轟碎山河,頓時信心十足,蔑視八方。

“銀水狂海。”

許豐大吼一聲,揮手間,丹元噴發,融入到銀水劍中去,爆發出一片狂海,橫掃天地,向著嵐蝶轟轟而去。

嗖!

嵐蝶並冇有硬接許豐這一劍,縱身一躍,直接避開了。

砰的一聲。

原先,她所處的位置,突然炸開來,無數古樹,紛紛倒退。

大地顫抖,露出一個巨大的深坑。

“我看你往哪裡躲!”

許豐冷笑一聲,踏步落下,劍海咆哮,向著嵐蝶呼嘯而去。

嗖!嗖!嗖!

嵐蝶衣袂飄飄,腳踏星河,時空鬥轉。

地階極品武學星空步被她發揮到了極致。

許豐的攻擊,不斷被她給避開了。

轟!

許豐一劍斬落之後,體內力量,暫時力竭,就要倒退。

可他的速度,終究還是慢了一點。

嵐蝶冷冷看著這一幕,抓住時機,揮刀一斬。

一刀落下!

無儘刀芒,擴散開來,凝聚成一座刀山,朝著許豐狠狠鎮壓而去。

“哈哈你上當了。”

許豐見到這一幕,不僅冇有驚慌,反而大笑起來。

周身之間,淩厲劍氣,轟轟爆發,粉碎一切,將臨近的那座刀山給擊碎了。

“不好!”

嵐蝶臉色凝重,一刀劈出,與這銀水劍海,碰撞到了一起。

八方轟鳴,天地震盪。

嵐蝶整個人被擊飛出去,體內氣血翻滾,臉色發白。

“哈哈嵐蝶,你還是乖乖地躺下,讓本公子蹂躪一番吧!”

許豐得意的大笑起來,使用了六品狂血丹後,戰力達到巔峰的他,此刻麵對嵐蝶,完全是一副戲謔之色。

“你高興得太早了!”

嵐蝶冷笑一聲,張口間,吐出一口本命元氣,落在自己的冰刀上麵。

冰刀嗡鳴,突然發出劇烈震動。

虛無內,立刻掀起陣陣漣漪。

嵐蝶周身之間,彷彿出現了一片古老神秘的星空。

那藏在暗處的蘇辰,目光一閃,落在嵐蝶身上,頓時感受到一股讓他心悸的氣息。

“不,這不是血脈之力,她的身體之內,恐怕藏著一尊古老存在。”

蘇辰輕喃一聲,臉上充滿震驚之色。

這一刻的嵐蝶,彷彿一尊從時空深處複活過來的絕世強者,一舉一動,牽引了無窮無儘的天地之力。

轟!

山河震顫,嵐蝶周身之間的神秘星空,刹那凝聚。

星空之內,刀氣滔天。

彷彿,每一顆星辰都是刀芒凝聚而成的。

“死!”

一道冰冷至極的聲音,似跨越了層層時空,傳出時,漫天星辰,轟然落下,朝著許豐狠狠砸去。

“不銀水狂海,給我狂暴吧”

感受到這漫天星辰的毀滅之意,許豐目露驚駭,瘋狂無比,拚儘全力,爆發出了全部力量,化作驚天一劍。

隻是,他的這一劍,與那漫天星辰相比,實在渺小得可憐。

轟!

巨響迴盪!

星辰隕落,滄海凋零!

整個世界,掀起一片片風暴,席捲八方,毀滅所有。

“啊”

突然,一道淒厲的慘叫傳出。

許豐的身體,從碰撞風暴中倒飛出來,渾身是血,氣息萎靡,臉色蒼白如紙,奄奄一息。

周圍那些許家族人,一個個睜大了眼,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驚駭。

“這這怎麼可能,少爺竟然敗給了嵐蝶!”

眾人心神轟鳴,顫聲道。

嵐蝶一擊過後,臉色也是變得蒼白無比。

方纔那一招,乃是她的保命之法,不到萬不得已,她是不會動用的!

嗖!

突然,一個灰袍男子飛了過來。

嵐蝶看到這一幕,一顆心沉到了山穀底!

“哼隱藏了這麼久,終於要出手了嗎?”

蘇辰目光一閃,死死盯著那個灰袍男子。

對方是場上所有人之中,唯一一個,讓他看到強烈危機的人!

“散!”

灰袍男子緩步臨近,抬手間,輕輕一揮,四周所有的碰撞風暴都消失了。

隻見,他一步落下,來到許豐身旁,拿出一顆珍貴的療傷靈丹,給他服下。

“你是誰?”

嵐蝶死死盯著灰袍男子,臉上充滿了凝重之色。

這人,絕對不一般!

那一舉一動,紛紛透露著一種與天地相融的氣息,太可怕了。

“林叔,給我抓住她,我要讓她生不如死!”

許豐服下丹藥之後,臉色好了許多,可目中卻充滿了猙獰,怒聲道。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想到自己竟然會敗給嵐蝶。

這份巨大恥辱,必須要用鮮血才能洗刷!

“公子,放心吧,交給我就好了!”

灰袍男子臉色淡淡,道。

這個時候,許家的其餘幾名族人,也都紛紛跑了過來。

當他們看清楚灰袍男子的麵孔時,臉色一變,立刻恭敬起來。

“把公子接下去,好好療傷!”

灰袍男子麵無表情,道。

“是!”

那幾人紛紛點頭,接過許豐,抱著他離開戰場。

做完這一切後,灰袍男子才慢慢抬起頭來,打量了嵐蝶一眼。

“你你到底是誰?”

嵐蝶發現對方的目光極其犀利,竟然讓她忍不住發顫。

轟!

灰袍男子冇有說話,一步踏出,氣息瘋狂暴漲。

合靈境中期!

合靈境後期!

合靈境巔峰!

隻是,稍微一停頓,灰袍男子的氣息就跨越了靈境,達到了丹境。

可依舊冇有停下來。

灰袍男子的氣息,還在暴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