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56章

禿毛鸚的羽毛

“哼……小雜碎,你以為有了‘天滅符’佈置的玄輪界就能困住我嗎?你也太天真了!”

陰刃冷靜下來後,目中殺機暴漲。

轟!

這時候,他身子一動。

向著玄輪界的核心之處殺了過去。

彆看整個世界都佈置了‘魚眼’符文,可這一切的核心,都是在於玄輪界的核心。

隻要在覈心區域引爆聖器本源,那麼,這些‘魚眼’符文都得崩潰。

“不好!”

蘇辰一眼看出陰刃的打算,臉色猛變,直接調動整個世界的力量,擋住陰刃的步伐。

“虛空牢籠!”

砰!

天地間,有無數根粗壯如柱的樹枝飛了過來。

撕拉一聲!

這些樹枝,出現之時,在半空中描繪起來。

一撇一捺,大道至簡。

砰!

幾個筆畫勾勒之下,一座座虛空牢籠,徹底凝聚,向著陰刃籠罩而去。

“螻蟻,又豈可與日月爭輝!”

陰刃嘴角浮現出一抹不屑,揮手間,焚天葬場碾壓而來,直接把所有的虛空牢籠都給震碎了。

“原來是世界古樹,不過,這玩意可擋不住本尊的步伐!”

陰刃冷笑一聲,一步踏出,整座焚天葬場,直接向著世界古樹碾壓而去。

哢!哢!哢!

眨眼間,世界古樹上麵有無數枝乾爆炸開來。

“該死,這傢夥的力量居然這麼恐怖。”

蘇辰臉色陰沉至極。

如今,世界古樹與玄輪五行界融合,足以鎮壓劫境大帝。

可這力量,在陰刃麵前,卻是如此不堪。

“退!”

蘇辰一把撤走了世界古樹。

同一時間。

陰刃快要衝入玄輪界的核心了。

“不,不能讓他進去,否則他在裡麵徹底引爆聖器本源的話,我的五行玄輪界,肯定擋不住。”

蘇辰臉色著急,連忙聯絡花王。

“小子,你替我擋住他半炷香的時間,核心之地的‘天滅符’馬上就要佈置完成了。”

花王此刻就在覈心區域中佈置天滅符。

所以,它自然知道蘇辰的形勢很危險,但這也是冇辦法的。

如果最開始不從外圍佈置‘天滅符’的話,那麼,根本就困不住陰刃。

而從外圍入手,把整個世界壁障都打上‘天滅符’,這無疑是極其費時間的,導致現在覈心區域的守護陣地都冇弄好。

“半炷香的時間?”

蘇辰咬了咬牙,衝出時,擋在焚天葬場麵前。

“大五行劍術,劍陽境!”

轟隆一聲。

四麵八方,無窮無儘的劍氣,沸騰而來,化作一輪絕世劍陽。

劍陽之光,折射開來,照耀諸天萬界。

“我為劍陽,劍陽為我!”

蘇辰一步邁出。

彷彿與這輪劍陽合二為一。

刹那間,有無儘感悟浮上心頭。

這一刻的他,好似化作一道亙古至高的五行仙陽劍,斬出時,徹底消滅黑暗。

砰!

這一劍,代表兩極之陽,斬出時,像是跨越了四季輪迴,更是抹去了天地差距。

劍起,劍落。

焚天葬場上麵的三千火墳,灰飛煙滅。

不過,這一式力量雖強,但依舊冇能撼動陰玄。

“小子,你真是讓我感到意外,居然能滅我

-->>

三千火墳!”

“可你知道嗎?”

“我的死亡葬場,總共有十萬八千座火墳,又豈是你能滅得完的!”

陰刃大笑一聲,輕輕一跺腳,十萬八千座火墳,齊齊衝出,鋪天蓋地,簡直都要把整個玄輪五行界給碾爆了。

“該死……”

蘇辰身軀狂顫,頭皮發麻,不過卻冇有後退半步。

“大五行劍術,第四式,劍界境!”

轟隆一聲!

天地儘頭,一輪輪劍陽衝出,化作一道亙古至高的五行陽劍。

隻可惜,這些五行陽劍的力量太弱了。

即便是凝聚到一起,形成一座劍界,也擋不住這十萬八千座死亡火墳。

僅僅隻是一個照麵。

大五行劍術的第四式,就要崩潰開來。

可就在這時,轟隆一聲,一把光華四溢的太陰劍飛了出來。

“蘇辰,用你體內的本源去催動太陰劍!”

仙兒在最後一個喚出太陰劍,交到蘇辰手裡。

“我體內的本源?”

蘇辰愣了一下。

他隻是一個玄輪境,哪裡來的本源?

如果要說有,也就是從古滅天的奪舍之身那裡弄來的本源陰陽道。

可如今,這條本源道已經快要燃燒耗儘了。

而蘇辰的修為,也要從帝境跌落,回到正常水準。

幾乎就在蘇辰想著要如何催動太陰劍的時候。

嗡!

一根毛髮飛了出來。

“小子,拿去用吧!”

禿毛鸚不知從哪個角落裡冒了出來,直接從身上為數不多的羽毛中剪下一根,扔給了蘇辰。

“這是……”

蘇辰一握住這根羽毛的瞬間。

頓時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本源之力,衝入體內。

而最讓他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這道本源,居然是無屬性本源。

這會兒,他看向禿毛鸚的目光都變了。

“嘖嘖……敢情,你身上最珍貴的是這幾根羽毛啊!”

蘇辰忍不住一歎。

“小子,你,你彆想打我這幾根羽毛的主意。”

禿毛鸚忍不住渾身一顫,感覺自己像是被某個無良的獵人給盯上了。

“這根羽毛我不是免費送你的,而是賣你的,記住了,你欠我一萬株仙藥。”

嗡!

禿毛鸚撂下這句話後,立馬跑了,

雖然他們的對話,看起來很長,可這一切,都隻是轉瞬間的事情。

蘇辰在煉化了這根羽毛中的本源之力後,直接催動太陰劍,一把斬了過去。

嗡!

劍動九霄!

無窮無儘的太陰劍氣,席捲而出,化作一個劍道之界。

一劍之間,便是一界!

這是何等恐怖的攻擊。

“什麼?太陰劍……被他徹底催動了?”

陰刃嚇得渾身一顫,話都說不完整。

這一幕,簡直顛覆了他的認知。

根據他所掌握的資訊,太陰劍,曆來隻有鎮陰使才能使用。

可眼前這個年輕人,為什麼能催動?

“不好!”

陰刃剛反應過來時,立刻看到。

自己麵前的十萬八千座的死亡火墳。

在這一瞬間。

被滅了個乾乾淨淨。

“果然,你們陰神一族,被‘太陰劍’剋製得死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