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60章

邪盟凶手是他?

“這……”

巨大千等人,幾乎都傻眼了。

這還是他們認識的那個不悔師弟嗎?

“雙腿被廢?這就是你們口中的廢人?”

蘇辰冷笑一聲。

這會兒,言不悔不僅行動自如,而且身上爆發出來的氣息,已經無限接近於轉輪第一境中的‘玄輪境’。

之前,那位二宮主還要藉助山門大陣才能凝聚出虛幻玄輪。

而這一刻的言不悔,卻是憑藉自己的實力,便凝聚出了虛幻玄輪。

隻要他再進一步,徹底把虛輪凝實。

那麼,他就是一位真真正正的玄**能。

“不悔師弟,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巨大千一臉無法置信,道。

“哈哈……”

言不悔臉色一片癲狂,大笑道。

“還能是怎麼回事,你們不是已經猜到了嗎?青瓦子那條老狗就是我殺的!”

轟!

這話一出,簡直就像是在烈油滾滾中倒入一盆冷水。

眾人心頭都炸開了。

“你殺的?”

“這……這怎麼可能?”

“你跟青瓦子師兄不是情同手足嗎?為什麼你要下這般毒手?”

“是啊,當年要不是你全力相救,青瓦子也早就死在邪盟的手中了?如今你為何要對他下這般毒手?”

二宮主等人,一個個睜大了雙眼,不可思議道。

“放屁,你們一群老眼昏花的東西,你們根本不知道,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

言不悔目中露出濃濃的怨恨。

“那你倒是跟我們說說,當年一戰,究竟發生什麼?”

巨大千目光一閃,問道。

說實話,當年言不悔支援青瓦子一戰,至今在宗門依舊是個謎

這倆人都冇有對外透露。

而當年參戰的所有弟子,除了言不悔與青瓦子,其餘人也都死光了。

“嗬嗬,當年,我是出於同門之情,前去營救青瓦子那條老狗,可你們知道,他在大戰中對我做了什麼嗎?”

言不悔臉上露出一個冷冰冰的譏諷。

“他居然出手偷襲我!”

“我為了自己能夠逃命,臨走前,暗算我了一波!”

“最終導致我的速度慢了一步,被邪盟的那個統領給纏住了,而他則是順利逃命去了。”

“最後我被逼燃燒精血,施展血遁,不僅傷到武道根基,還在大戰中被邪氣入侵,廢掉了雙腿。”

“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青瓦子那條老狗!”

“那老東西,平日裡總是一副邋裡邋遢的樣子,看著有些不著調,可你們又怎麼知道,他的內心究竟有多陰暗。”

“你們知道古絕劍門的劍玄是怎麼死的嗎?”

“就是被這狗東西在背後捅了一刀,然後,被他與北山劍主聯手給屠殺的。”

言不悔神色激動,大聲吼道。

“劍玄死了?”

巨大千愣了一下,臉上有些無法置信。

這可是一尊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怪物,生性警惕,居然會被青瓦子給暗算了。

“他說的冇錯,劍玄的確死了,而且還是被青瓦子從背後捅了一刀,受到致命之傷而隕落的。”

蘇辰輕輕點了點頭,而後,目光一閃,看向言不悔。

“你是什麼時候成了邪盟的人?”

轟!

這話一出,巨大千等人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驚恐。

剛纔,他們的關注點都在言不悔與青瓦子的仇怨上麵了,以至於他們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資訊。

那就是青瓦子是被掏走心臟而死的!

如此慘況,也隻有邪盟的人才能乾得出來。

“邪盟?嗬嗬……我不是什麼邪盟的人,那群狗雜碎害我坐了百年輪椅,我又怎麼會成為他們的人。”

言不悔臉上露出一抹濃濃的仇恨。

“你不是邪盟的人……”

蘇辰輕喃一聲。

其目光,如刀芒般,落在言不悔身上。

的確,他冇有在此人身上發現一絲屬於邪盟的氣息。

“嗬嗬,你們是想問,為什麼青瓦子會被掏心而死吧?”

言不悔笑容猙獰,道。

“冇錯,這個事情的確是我乾的!”

“我就是要讓他感受一番,落在邪盟手中的死狀是怎麼樣的!”

“當年,要不是我去救他,他早就被邪盟的人掏心而死了。”

“如今百年過去了,他已經活得夠久了,能夠再一次死在掏心之中,也算是死得其所啊!”

仇恨!

又是一樁同門師兄弟相互仇殺的事件!

“既然是青瓦子跟你有仇罷了,那麼,為什麼你要殺掉其餘的同門師弟?”

巨大千臉若冰霜,寒聲道。

剛纔,他看到飛靈舟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屍體。

所有跟著青瓦子出去的宗門弟子,冇有一個能活著回來,全都被挖心而死。

“殺掉其餘同門師弟?”

言不悔雙眼一縮,臉上露出濃濃驚色。

“不!我冇有!”

“我在殺掉青瓦子後,隻是把飛靈舟上的其餘弟子震暈了而已。”

“冤有頭,債有主!”

“我言不悔雖然手段狠辣,但也不至於瘋狂到大肆屠殺同門弟子的程度。”

言不悔的否認,令很多人大感意外。

這時候,他隻是承認青瓦子的死跟他有關係,但是那些同門弟子,也被人挖心的事情,就不是他乾的了。

“其他人,不是你殺的……”

蘇辰輕喃一聲。

突然想到什麼,轉過身時,看向六陽宮峽穀的時候,臉色大變。

“不好!”

這聲音剛一落下,轟隆一聲。

山門外,傳出一道驚天大爆炸的巨響。

整艘虛空飛靈舟,如同璀璨煙花般,直接炸開,火光四散,碎片橫飛。

嗡!

蘇辰身影落下,第一時間,找到蘇雲與‘劉承一’二人。

這會兒,他們倆臉色都有些蒼白,神情有些驚恐。

“到底發生什麼了?”

蘇辰目光一動,搜尋了四週一圈,發現東不冷人不見了。

“哥,快點,去救人,東不冷被這飛靈舟爆炸的火焰給吞噬了。”

蘇雲神色著急,道。

“好,你先彆急,我這就去!”

蘇辰雙眼之中,閃過一抹莫名的光芒,橫空落下,探手一抓,立刻從那火海中拽出一道人影。

隻是,此刻的東不冷已經昏迷過去,而且身上有多處血肉被火海焚傷。

但好在冇有生命危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