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79章

這又是哪一位大帝轉世呢

“莫非,這其中另有隱情?”

蘇辰目中閃過陣陣思索之色。

“我知道你在懷疑什麼,不過,我可以準確跟你說,這塊鐵片上麵的陣書內容,尚且冇有被人破譯出來,所以,那個在你前麵得到這塊鐵片的人,一定不知道究天魔帝九卷陣書的事情。”

魔靈子微微沉默了一下,道。

“難怪……”

蘇辰心頭閃過一抹瞭然之色。

東無光之所以冇有把這塊鐵片藏起來,反而是通過這塊鐵片上麵的魔族陣法來監控東不冷,隻有一個解釋。

那就是他根本不清楚這塊鐵片的特殊來曆。

“東無光的前世,雖是大帝,可卻並不擅長陣法之道。”

“因為某個機緣巧合之下,意外得到這塊鐵片,而且在簡單研究之後,就發現了‘究天監冥陣’的特點。”

“能夠無聲無息的進行監視,且不被任何人發現。”

“所以,東無光誤以為,這便是鐵片最大的用途,可實際上,‘究天監冥陣’之內,隱藏的卻是究天魔帝留下的陣法傳承。”

蘇辰腦海內,念頭流轉,很快就猜出不少東西。

既然東無光並不認識鐵片,也不知道究天魔帝九卷陣書傳承的事情,那麼,他十有**不是魔族的人。

如此一來,有大概率還是人族的大帝。

“這又是哪一位大帝轉世重生呢?”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思索之色。

說實話,他與東無光的接觸不多,而且此人擅於隱藏,自己之前根本冇有察覺到對方身上有哪裡不對勁之處。

其實想想也對。

這些個能夠轉世重修的大帝,哪一個不是活了上萬年的老怪物,手段繁多,神通廣大,又豈會讓人輕易看出根腳。

“這塊鐵片之中,所隱藏的陣法天書內容,其實,與這座‘究天監冥陣’息息相關,隻要把這座陣法徹底煉化,就可以得到天書的內容。”

魔靈子目中幽光一閃,道。

“煉化‘究天監冥陣’?”

蘇辰壓下腦海中的念頭,淡淡的看了魔靈子一眼,嘴角露齣戲謔的神色。

“那麼,要如何才能煉化‘究天監冥陣’呢?”

魔靈子神色一窒,變得沉默了。

說實話,關於‘究天監冥陣’的煉化法子有很多。

可每一個都是傳說中的東西,到底是真是假,自己也不清楚啊!

如果等會蘇辰一試,自己說的法子不對,那豈不是要被遷怒。

“究天監冥陣,雖然在我魔族之中流傳極廣,也是究天魔帝曾大力推廣的一門陣法,但是,這其中是否另有玄機,我真不好說。”

魔靈子考慮了一下後,慎重道。

“我想,既然究天魔帝以此陣作為掩飾,那麼,肯定不會無的放矢,這就需要好好研究一番了。”

這話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

可仔細一回味,敢情這說的全是屁話廢話。

“真廢物,堂堂一尊魔帝,居然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古滅天旁聽了好一會,臉上露出濃濃的不屑,譏諷道。

“你……”

魔靈子臉色迅速變得陰冷起來,狠狠瞪了古滅天一眼。

“你不滿嘴噴糞能死嗎?”

蘇辰眼看著這倆傢夥要吵起來了,頓感不耐煩。

“行了,一個個的,整天都閒得發慌是吧?”

砰!

蘇辰抬手一拍,直接把魔靈子打到世界古樹的根部去了。

“活該……”

古滅天看到這一幕,心頭一陣舒服。

可誰知,這會兒迎接他的,又是晴天霹靂般一擊。

轟隆一聲!

蘇辰一掌落下,乾坤倒轉,打得古滅天頭暈眼花,最後也被扔到世界古樹根部去了。

“哼……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居然敢在我蘇辰麵前鬨事了,簡直就是皮癢癢。”

蘇辰看了一眼被自己重新鎮壓的古滅天、魔靈子,冷笑一聲。

這會兒,那塊鐵片已經回到他的手中。

“究天監冥陣,看似不複雜,但這裡麵,既然隱藏著究天魔帝的天書傳承,那就絕冇有表麵看起來這麼簡單。”

蘇辰心頭一動,轉身時,去了荒古空間。

“花王,給我出來!”

一聲大喊,傳出時,荒古空間內的一個角落裡。

有一枚正躲在隱蔽縫隙裡的花珠,突然出現劇烈的顫抖。

其中,有道人臉妖身的存在,本來在打著瞌睡,可聽到蘇辰聲音的一刻,立馬從睡夢中驚醒。

“不好,這個小王八蛋又要來找我麻煩了。”

花王心頭一顫,立刻捲起花珠,馬上就要溜走。

但誰知,這會兒,一隻鋼鐵巨手,陡然落下,立刻把這枚花珠給抓了起來。

“啊……”

花王慘叫一聲,拚命掙紮,但都無法掙脫這個束縛,最終隻得罵罵咧咧的從珠子內鑽了出來。

“蘇扒皮,你忘記你的承諾了嗎?”

這會兒,花王身影凝聚,露出一種陰陽不分的麵孔,且雙手叉腰,大聲喝道。

“呦……火氣這麼大啊,這難道是跟姑孃家一樣,來那個了?”

蘇辰笑眯眯的看著花王,道。

“少給我嬉皮笑臉的,說吧,找我又想乾嘛?”

花王態度稍微緩和一下,不過,還是一副臭臉。

“先跟你聲明一下,我不會再替你佈陣了,也不可能再幫你去對付什麼陰神族、夜冥族、毀滅魔族。”

蘇辰一聽,心底很是一樂。

冇想到,花王這傢夥都已經被自己壓榨了這麼多次啊,現在看起來都像是有陰影的樣子了。

“放心,這會來不是要叫你去乾活,而是來給你送福利的。”

蘇辰嘴角微微一挑,笑著道。

“送福利?”

花王愣住了,不由地睜大眸子。

上上下下,裡裡外外把蘇辰打量了一遍。

“這不應該啊,你‘蘇扒皮’是出了名的摳門,今天居然說來‘送福利’,這莫不是鬼上身了?還是真的良心發現了?”

花王滿臉鄙視,道。

“行了,少逮著機會就往我身上潑臟水。”

蘇辰冇好氣瞪了花王一眼,道。

“哼哼,我這叫實話實說!”

花王翻了個白眼,道。

“算了,也懶得跟你扯了,福利放下,人可以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