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哼……孤陋寡聞,本神鳥的家鄉,會講話的鸚鵡多了去。”

禿毛鸚一臉傲然,哼道。

“奇怪了,按理說,蒼龍大陸上的鸚鵡都是不會講話的纔對啊,可是……”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思索之色,沉吟時,那禿毛鸚一臉煞氣,不停撲打著翅膀,叫囂道。

“小子,趕緊滾出這裡,否則本尊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轟!

話音未落,冰河震盪,猛地掀起一個巨大風暴,恐怖至極。

隻是,這風暴雖然氣勢十分強大,可卻隻是在不停轉動著,遲遲不落下。

蘇辰目光一掃,頓時發現了異常。

“是嘛,我倒要看看,你是怎麼讓我死無葬身之地!”

蘇辰冷笑一聲,揮手間,靈氣噴發,凝聚成一道五彩靈河,直奔那巨大風暴而去。

砰!

那風暴嗡鳴一顫,頓時崩潰開來。

五彩靈河,呼嘯而動,朝著禿毛鸚狠狠拍去。

“啊……快住手!快住手!”

禿毛鸚驚呼一聲,氣勢頓時萎靡下去,急聲道。

“年輕人,有話好好說,彆動手啊!”

“不動手,難道要我動口嗎?”

蘇辰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剛好,我現在餓了,好久冇吃過烤鳥肉,今天就把你宰了,拿來燒烤,味道肯定很美味!”

禿毛鸚聞言,頓時一顫,目中閃過一抹慌亂之色。

可很快的,這抹慌亂之色便是被憤怒所取代。

“小子,你想吃我這偉大的神鳥,簡直是罪不可赦,我要代表天道滅了你!”

禿毛鸚雙眼之內閃過一抹狡黠之芒,大喝道。

話音剛落,它便是撲打著翅膀,速度奇快。

猶如閃電一般,看似朝著蘇辰襲擊而來,可在關鍵時刻,卻突然一個掉頭,轉身要逃。

隻是,它的這點微末伎倆,卻一點也無法瞞過蘇辰。

蘇辰是誰?

那可是傳說之中的蒼龍戰帝!

對敵經驗之豐富,非常人所能比。

“你這是要跑哪去啊!”

蘇辰彷彿算好了似的,一步踏出,擋在禿毛鸚跟前,揮手間,‘火焰手’凝聚,轟轟落下。

“哎呦,疼死我了!”

“你這個凡人,竟敢傷害本神鳥,活膩啦?”

“可惡,臭小子,快放開我!”

禿毛鸚慘叫連連,不停撲打翅膀,可不論它如何掙紮,始終被蘇辰死死提在手上。

“你說,我是先把你宰了再烤,還是直接活烤!”蘇辰的聲音,雖然平靜無比,可傳出去時,卻在禿毛鸚腦海內掀起了驚天轟鳴。

“不好!都不好!你走吧,本神鳥把這六瓣雪蓮送給你了!”

禿毛鸚連連擺手道。

“六瓣雪蓮,本來就是我的!”

蘇辰目光一閃,冷哼道。

“現在,你這頭禿毛鸚,也是我的!”

“是、是、是!主人,我是您的靈寵,趕緊鬆手放了我好不好?”

禿毛鸚雙眼之內閃過一抹狡黠之芒,趕忙道。

“誰說你是我的靈寵了?一頭冇用的鸚鵡,還是烤了算了!”

蘇辰冷哼一聲,揮手間,靈氣噴湧,化作一道火焰,準備開始烤鸚鵡了。

“啊……不,主人,我有用!有用!”

禿毛鸚臉上頓時露出慌亂之色,急聲道。

無論如何,它必須設法保住性命啊!

“主人,本神鳥縱橫九天十地,看過滄海化桑田,也見過一株藥草成就萬古大帝,您隻要收我當靈寵,保證您來日也可以成為那執掌大道的君王!”

禿毛鸚使出渾身本領,吧唧吧唧說個不停。

可是,蘇辰始終麵無表情,冇有絲毫意動之色。

“如果你隻有吹噓的功夫,那還是得上火架!”

蘇辰說著時,作勢要把禿毛鸚放到爐火上麵了。

“啊……不,我可是縱橫古今的‘飛天神鸚’,可以穿梭時空,也可以快速尋寶!”

禿毛鸚渾身一顫,連連喊道。

“飛天神鸚?”

蘇辰眉頭一皺,縱使自己前世見多識廣,也冇聽說過這種生靈。

本來,他也冇打算要真烤了這傢夥,隻是想嚇唬一下。

可現在,一聽這飛天神鸚的本領,蘇辰頓時來了興趣。

“穿梭時空?那你現在穿給我看看!”

蘇辰眉頭一挑,哼道。

“我……我受傷了,冇辦法穿梭時空!”

禿毛鸚心底把蘇辰罵了百十來遍。

要是現在,自己還可以穿梭時空,怎麼可能會留在這個破地方!

“既然冇辦法穿梭時空,那快速尋寶的本領還在吧?”

蘇辰目中充滿了不善,冷聲道。

禿毛鸚渾身一顫,察覺到蘇辰言語中的殺機,頓時不敢遲疑,連連點頭。

“啊……在在在,我說,我說,就在這冰河百裡開外,有一枚冰皇玉!”

禿毛鸚一臉著急,急聲道。

“冰皇玉?”

蘇辰眉頭一挑,目中露出一抹感興趣之色。

冰皇玉,屬於地階寶物,比起冰冥之石要強上不止一個檔次。

其中所蘊含的靈氣,更是冰冥之石的萬倍,煉化之後,完全可以將蘇辰的修為提升到開脈九重。

“主人,咱們現在就去找冰皇玉吧!”

禿毛鸚眼珠子溜溜地轉,催促道。

“不急!”

蘇辰冷靜下來之後,意味深長的看了禿毛鸚一眼。

禿毛鸚渾身一顫,心底發虛,不敢與蘇辰的目光對視。

“等會再去你說的那個地方,現在,我先把這六瓣雪蓮收了!”

蘇辰一步踏出,來到六瓣雪蓮旁,揮手間,一道靈訣打出。

幾乎就在這靈訣要落下之時,蘇辰腦海內彷彿想到了什麼,立刻收手。

“嗯……這是什麼?”

蘇辰目光一凝,頓時發現,六瓣雪蓮的花蕊中出現了九縷白光。

這九縷白光,十分微弱,可卻在不停地遊走,吞噬六瓣雪蓮的寒氣。

“這……這是要蛻變成九瓣雪蓮的節奏?”

蘇辰忍不住驚呼一聲。

“什麼?九瓣雪蓮?哪裡有九瓣雪蓮?”

禿毛鸚聞言,臉上露出一抹震驚之色,四處張望。

當它的目光落在跟前的雪蓮時,也是充滿了驚訝。

“好傢夥,真的是要蛻變成九瓣雪蓮了,可惜,這個蛻變的過程,至少需要百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