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辰冇有理會禿毛鸚,一個跨步,走進天丹閣。

雖然家族大比在即,可那對他而言,隻是小意思罷了。

如今,他急缺大量的靈石。

所以此番前來天丹閣,正是為瞭解決這個問題!

蘇辰剛進入丹閣,立刻有個著裝淡雅的女子走了過來。

“歡迎光臨,這位公子,不知您想購買何種丹藥?”

淡雅女子緩步臨近,客氣道。

“我想見水木閣主,麻煩通報一下!”

蘇辰臉色淡淡,說到。

淡雅女子愣了一下!

想要見水木閣主?

如此年輕!

似乎就隻有那麼一個人了!

“您是蘇辰長老?”

淡雅女子沉默片刻,恭敬道。

“你認識我?”

蘇辰眉頭一挑,道。

“蘇辰長老,請跟我來!”

淡雅女子見蘇辰冇有否認,臉上的恭敬之色更濃。

要知道,眼前這個年輕人,雖然修為不怎麼樣,可丹道造詣卻驚豔無比。

即使八品丹師‘風楊’大人,也敗於其手。

淡雅女子將蘇辰帶到了內堂一間貴賓室後,恭聲道:“長老,請稍等,我已經通知閣主,他很快就來了。”

蘇辰點點頭,淡然自若的坐了下來。

淡雅女子端上一杯香茗之後,便退下了。

不一會兒,門外便傳來了細微的腳步聲。

“哈哈……難怪老夫今日起床聽聞喜鵲鳴叫,原來是蘇公子來了。”

一道略顯滄桑的聲音傳了過來。

隻見,一個看起來十分普通的老人,緩步走了過來。

是的,十分普通!

彷彿那街頭上的老人家。

可是,誰也不敢小覷對方。

即使是蘇辰,也不敢托大,立刻站了起來,拱手道:“見過水木閣主!”

不管怎麼說,當日自己能夠擊殺王門,救出雲妹,也是這位閣主關照的結果。

否則,王家的人絕不會輕易放自己離開。

“蘇公子請坐!”

水木閣主揮了揮手,客氣道。

隻是,當他的目光落在蘇辰身上,定眼一看之時,心底卻掀起了驚濤駭浪。

“這……這怎麼可能?”

水木閣主心底忍不住驚呼道。

“開脈九重!”

蘇辰並冇有刻意掩飾自己的修為。

所以,他一下子便看清楚了蘇辰的修為。

“這是開脈九重!”

水木閣主傻眼了。

要知道,三天前,蘇辰可還隻是一個開脈三重的廢物罷了。

這才短短三天的時間,對方就突破到了開脈九重,這如何讓他不震驚!

而且,水木閣主還清晰感受到,蘇辰身上的力量,宛如洪荒猛獸般!

一旦爆發出來,足以讓天地驚,鬼神泣。

甚至,他還仔細觀察了一番。

蘇辰的提升,竟然冇有任何丹藥殘留的痕跡,根基紮實,完全就是自己一步一個腳印修煉上去。

“閣主,請坐!”

蘇辰淡笑一聲,道。

“坐!”

水木閣主回過神之後,苦笑一聲。

“蘇公子,真是士彆三日,當刮目相看啊!”

“哈哈……我變強,不是水木閣主所願意看到的嗎?”

蘇辰淡笑一聲。

“咳……不知道蘇公子此番前來,所為何事?”

水木閣主乾咳一聲,冇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纏,轉而問道。

蘇辰冇有說什麼,揮手間,取出一株巴掌大的蓮花。

這雪蓮潔白無瑕,共有九片花瓣,猶如萬年靈玉,散發出淡淡白光。

水木閣主看到這一幕,頓時睜大了眼,呼吸急促。

甚至,那雪蓮上方的虛無,有陣陣漣漪泛動。

蘇辰疑惑的掃了一眼,剛要再做探查的時候,那波動已經消失了。

“這……這是傳說之中的九瓣雪蓮?”

這個時候,水木閣主也反應了過來,失聲道。

“不愧是天丹閣的閣主,眼力確實不凡!”

蘇辰壓下心底的疑惑,淡聲道。

“這……這……”

水木閣主頓時傻眼了,聲音都有些哆嗦起來。

“蘇公子,您……您這是要將九瓣雪蓮賣給我們天丹閣嗎?”

九瓣雪蓮,乃是傳說之中九轉洗髓丹的煉製材料。

洗髓丹,一種珍貴到無法形容的靈丹,可以幫助武者洗髓伐脈,突破桎梏。

縱使是轉元境武者,服用之後,也能夠有巨大提升!

雖然洗髓丹的丹方失傳了,可九瓣雪蓮依舊價值連城。

吞服之後,仍然可以通過寒氣洗髓伐脈,激發潛能。

所以,饒是水木閣主這個轉元境九重的強者,也心動不已。

“當然不是!”

蘇辰搖了搖頭,揮手間,收起了九瓣雪蓮。

“蘇公子,那你是何意?”

水木閣主戀戀不捨的收回了目光,不客氣道。

如果蘇辰不說出個所以然來,他都要懷疑,對方這是故意來消遣自己。

“不知道水木閣主,可否聽說過洗髓丹?”

蘇辰淡淡說道。

“洗髓丹,當然知道,莫非公子是想跟我們打聽洗髓丹的丹方?”

水木閣主慢悠悠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繼續道。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不好意思,洗髓丹的丹方我們也冇有!”

“閣主誤會了,洗髓丹的丹方,我有!”

蘇辰聲音雖然很輕,可傳出之時,卻無亞於驚天雷鳴,令得水木閣主心神巨顫。

“什麼?洗髓丹方你有?那豈不是說,你可以煉製洗髓丹了?”

水木閣主臉上充滿驚色,失聲道。

“冇錯,洗髓丹我可以煉製!甚至,我還能答應送閣主一顆洗髓丹!”

“什麼?”

水木閣主嚇得直接站了起來,一臉不可思議。

這可是傳說之中能夠洗髓伐筋,激發潛能的仙丹。

可現在,對方竟然說要送給自己一顆?

天上會掉餡餅嗎?

而且,還是掉了個這麼大的餡餅!

“蘇公子,雖然你丹道無雙,可是口說無憑啊!”水木閣主反應過來後,沉聲道。

洗髓丹,這個誘惑雖大,可他還冇糊塗,不至於單憑蘇辰的三言兩語就無法自拔。

“哈哈……水木閣主如果不信,現在可否幫我收集一些藥材,我可以在此煉製洗髓丹!”

蘇辰輕笑一聲。

“當真?”

水木閣主雙眼一亮,道。

蘇辰笑了笑,冇有說話,揮手間,一張藥方飛了出去,送到水木閣主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