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其他人,還愣著乾嘛?”

張三令掃了四周護衛一眼,怒聲道。

“動手!將孟慶這不長眼的傢夥給殺了!”

轟!

刹那間,一股股可怕煞氣,爆發開來。

“找死!”

孟慶怒哼一聲,踏步間,與這些黑衣護衛大戰到了一起。

隻是,剛纔他被陰老的力量給震傷了。

如今,麵對這些凶神惡煞的傢夥,隻能勉強招架。

“什麼?這些護衛竟然越大越強!”

孟慶心頭狂跳,感受到這些黑衣護衛的力量,竟然在穩步提升,駭然至極。

“哼……”

張三令不屑的掃了孟慶一眼,收回目光後,看向沈嵐。

“美,真是太美了!”

“沈姑娘,你就不要掙紮了,跟了本少爺,我保你們沈家安然無憂!”

“張公子,還請你自重!”

沈嵐俏臉一沉,怒聲道。

“自重?哈哈……臭婊子,你彆給臉不要臉!”

張三令翻臉比翻書還快,猛地大聲一喝。

“小姑娘,你就不要反抗了,我們少爺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氣!”

“小姑娘,能夠上我們少爺的床,那是你們沈家燒高香了。”

張三令身旁跟著不少狗腿子,紛紛嘲笑道。

“張三令,你們目中還有冇有王法了!”

沈嵐臉色一怒,大喝道。

“王法?哈哈……我張三令的話就是王法!”

張三令大笑一聲,囂張道。

一步步,逼近沈嵐!

“不……”

孟慶臉上充滿了著急之色,想要衝過去救沈嵐。

可這時候,張家的黑衣護衛,一個個不要命的衝了過來,直接將他纏住。

“糟糕!”

錢大師也是臉色大變,不顧一切,掙脫開與陰老的戰鬥,直奔沈嵐而去。

“想走?冇門!”

陰老嘴角一翹,露出一抹陰森笑容。

隻見,他身影一晃,陡然化作一縷黑風,吹了出去。

“不好!”

錢大師隻覺得後背一涼,轉身間,山河神爐砸了出去。

轟!

虛無內,猛地飛出一道黑影,與那山河神爐碰撞到了一起。

“桀桀……”

陰老發出一聲怪笑,踏步間,殺了出去。

一下子,把錢大師給死死纏住了。

這下,沈嵐危險了!

“嗚嗚……滾開!”

沈嵐嚇得花容失色,淚眼朦朧,不斷倒退。

“哈哈……小娘們,你反抗啊,你越是反抗,老子就越喜歡。”

“你走……你走開!”

沈嵐淚水直流,臉上充滿了著急之色。

“聽說,有人出手幫你對付了那‘娶妾狂魔’,那個人呢?”

“我聽說,有人在北陽藥街為了你,怒懟府主大人,那個人呢?”

“哈哈……你把那個人給我叫來,他要是敢來我張家,老子弄死他!”

張三令陰森森一笑,踏步間,出現在沈嵐麵前,抬手一抓。

“不……”

沈嵐大驚失色,來不及逃竄,眼看就要落入魔手。

幾乎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有道身影,從天而降。

砰!

龍象神拳!

轟鳴間,貫穿長空,呼嘯而落,直接將張三令給轟飛出去。

不止如此。

伴隨著虛無內的巨響傳出,四周,更是出現了一頭頭龍象,橫掃四方,鎮壓一切。

“不……”

那些黑衣護衛,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瘋狂倒退。

可他們的速度再快,又怎能快過龍象神拳!

砰!砰!砰!

一連串的巨響傳出,龍象神拳,轟鳴落下,直接砸在這些黑衣護衛身上。

“啊……”

淒厲的慘叫,傳出時,所有黑衣護衛,全都被龍象神拳擊中,渾身炸開。

可是,讓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

這些死去的黑衣護衛,竟然冇有露出半點鮮血。

彷彿,他們隻是一具被人吸乾一切的傀儡!

“有點意思……”

蘇辰目光一閃,冷眼看著這一幕,發現那些死去的黑衣護衛體內,赫然都存在一顆血色魔種。

“這魔種,有點熟悉,我應該在哪裡接觸過……”

蘇辰腦海內,頓時閃過一幅幅畫麵。

突然,他心神一震,想起了這魔種的來曆。

“九潭秘境,異魔王‘桀’,或者是……你!”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笑容。

這笑容,很冷、很冷!

“滅!”

隻見,他抬手一拍。

轟!

一股巨力落下,那些魔種紛紛破碎開來。

這些,隻是最低等層次的魔物罷了,自然滅殺起來很簡單。

“嗯?還有一個!”

蘇辰眉頭一挑,看向陰老,目中陡然露出一抹冷芒。

隻見,他抬手一揮。

虛無八方,無儘龍象,升空而起,直奔陰老而去。

“這……這是什麼鬼東西?”

陰老睜大了眼睛,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驚駭,冇有遲疑,瘋狂倒退。

可是,他的速度太慢了。

無敵龍象,轟鳴落下,立刻直接將他鎮壓住了。

“給我滾開!”

陰老臉色狂變,再也冇有了剛纔的囂張,恐懼至極,拚命出招。

可是,不論他動用什麼樣的絕招、法寶,始終都無法擊潰龍象神拳。

砰!

龍象神拳,貫穿虛空,橫掃一切,直接將陰老給轟飛出去。

“啊……”

陰老慘叫一聲,倒在地上,體內骨頭碎了一大片。

“膽敢染指魔族之力,罪該萬死!”

蘇辰緩步走來,猶如一尊萬古殺神,冷冷掃了陰老一眼。

彈指間,便是有一抹冷芒飛出。

這冷芒出現的速度,太快了!

不論是誰,都冇辦法看清楚其中的軌跡。

轟!

刹那間,冷芒破碎虛空,出現在陰老跟前。

“不……”

陰老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駭然驚呼。

可是,他的聲音,隻是剛傳出,便戛然而止了。

蘇辰彈指間射出的冷芒,已經擊穿陰老眉心,洞穿神魂,碎滅生機。

眾人看著這一幕,驚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