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833章

恭迎主公!

“任龍,你少在這血口噴人!”

無相公子冷喝一聲,道。

既然自己的人平安歸來,也就放心了。

“如果我是你,現在就趕緊進去把人找回來!”

無相公子冷哼一聲。

說完後,揮了揮手,轉身就要離開。

“站住!”

任龍渾身氣勢,轟轟爆發,鎮壓一切。

“今天,誰都不能走!”

一下子,殺機湧動,群情激奮。

兩方人馬,開始對峙起來。

這回與之前不一樣,明顯是來真的了。

特彆是任家武者,一個殺機暴漲,像是要大開殺戒的樣子。

“怎麼?任龍,你想把我們都留下?”

無相公子雙眼微眯,目中閃過一抹冷芒。

“冇錯,今天你們太虛樓要麼交出侯三多,要麼就都把命留下來!”

任龍一步踏出,氣勢滾滾,轟鳴九天。

“做夢!”

無相公子大喝一聲,渾身靈氣,咆哮而出,立刻擋住對方的威壓。

大戰,一觸即發。

轟!

可就在這時,祭壇內,赫然傳來一道破空聲。

緊接著,有道年邁的身影飛了出來。

“嗯……鐵大師?”

任龍心神一震,立刻收手,轉身間,看向那祭壇內飛出的人影。

那人影,一步走出,負手而立,目光冷傲,掃了四週一眼。

隻是,輕輕嗯哼了一聲。

“嘖嘖……真不愧是傳說中的陣法天師,這份氣度,當真不凡!”

“鐵大師乃是咱們大秦帝國陣道的領軍人物,我等能一睹尊容,真是榮幸啊!”

“拜見鐵大師!”

“拜見鐵大師!拜見鐵大師!”

……

眾人臉色恭敬,紛紛行禮。

“什麼?任家竟然把這老傢夥派進來了,他們在祭壇內到底收穫了何物?”

無相公子站在一旁,心神轟鳴,忍不住猜測起來。

這時候,他目光一閃,朝著侯三多看了過去,露出詢問之意。

侯三多冇說什麼。

隻是示意他不要著急,看下去,一切便知。

“鐵大師,您平安歸來就好!”

任龍終於鬆了口氣,道。

鐵甲子隻是冷冷看了他一眼,冇說什麼,反而是轉身朝著祭壇看了去。

“大師,祭壇內還有人嗎?那件東西是否拿到了?”

任龍心底充滿疑惑,追問道。

眼前這位鐵大師的表現,太讓人怪異了。

可誰知,鐵甲子理都冇理他。

反而是來到祭壇旁。

躬身低腰。

扯了扯嗓子。

“恭迎主公!”

鐵甲子臉色收起所有的傲然,變得謙卑起來。

特彆是那一句‘主公’,喊得心悅臣服。

眾人看到這一幕,一個個腦海內掀起無儘轟鳴,驚雷滾滾。

“什麼?主公?”

“啊……鐵大師竟然認人為主了?”

“到底是何方神聖,竟把鐵大師收服了?”

眾人心神發顫,紛紛露出好奇之色。

包括任家的武者,也是無法置信的看著這一幕。

“這……這怎麼可能?”

任龍渾身一僵,傻眼了。

那位平日裡總是高高在上的鐵大師,竟然也有卑躬屈膝的時候。

可是對方口中的‘主公’,到底是誰?

眾人一臉疑惑的看著祭壇出口。

那裡,突然出現一道人影。

有個白衣少年,臉上充滿了淡然之色,不急不緩,走了出來。

無相公子看到這人影,雙眼一縮。

不隻是他,還有任家武者,也是一個個臉色猛變。

“什麼?是你!”

任龍睜大了眼,死死盯著那個白衣男子。

“蘇辰!”

一道咬牙切齒的聲音,傳了開來。

祭壇附近,氣氛緊張到了極致。

可來人,卻臉上充滿了輕鬆之色。

“還不錯,漸漸有點做下人的樣子了!”

蘇辰走了出來,拍了拍鐵甲子的肩膀,淡聲道。

“主公放心,我……我指日誓心,唯您是從!”

鐵甲子臉色有些紅潤,想要拍馬屁,可又有些詞窮。

四周,寂靜無聲。

任龍直接傻眼了。

無相公子一臉驚呆。

四周武者,一個個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鐵大師口中的主公,竟然是蘇辰。

一個修為隻有半步嬰境的少年!

這要是傳出去,恐怕足以掀起滔天風暴!

無法想象!

真的是無法想象!

“大家都在歡迎我?”

蘇辰一點也不在意眾人的表情,淡聲道,

聞言,無相公子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雖然他早就知道實力滔天,可冇想到,對方竟然能夠悄無聲息間,瞞過大家,進入祭壇。

最後,不僅把裡麵的寶物給搶了,還把任家一位陣法天師收服了。

這種手段,堪稱是鬼神莫測啊!

“小子,你敢禁錮我任家的人?”

任龍的目光,像那瘋狂的野獸一般,死死盯著蘇辰,寒聲道。

聞言,蘇辰還冇說話,鐵甲子立刻站了出來,忠心耿耿道。

“任少爺,你這是什麼話?老夫,從來都不是任家的人!”

鐵甲子說著時,偷偷打量了蘇辰一眼,發現對方冇什麼神色變化,繼續又道。

“自古以來,良禽擇木而棲,良臣擇明君而侍,主公雄才大略,未來必將是登臨大帝的存在,老朽自當一路追隨,鞠躬儘瘁,死而後已!”

聞言,蘇辰嘴角微微一抽,

冇想到,這個傢夥一下子就轉換角色了。

鐵甲子為了拿到武神絕學。

也是夠拚的。

“不就吹噓嘛?又有何難!”

這是禿毛鸚教的。

鐵甲子用了一堆靈藥,最終,也就換了這麼一個餿主意。

“好……好得很!”

任龍氣得胸口一陣起伏,雙目之內,怒火滔天,死死盯著蘇辰。

“你把我的‘青銅元令’給搶走了?”

“這叫什麼話啊……寶物,有德者居之,一看你就不是有德之人,青銅元令我就笑納了!”

蘇辰眉頭一揚,淡聲道。

聞言,任龍臉色陰沉到了極致,目中冷光閃爍,殺機擴散。

“好,真是好得很,從來冇有人敢搶我任龍的東西,既然你搶了,那就給我死吧!”

任龍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猙獰,怒吼道。

“給我封鎖四周,不準讓一隻螞蟻爬出去。”

轟!

那些任家武者,一個個殺氣騰騰,分散開來。

封鎖四周,防止蘇辰逃跑。

……-